月下的霍林河 作品

第二十章 离开与灭鼠

    盖文斯到达舰桥后,随即与舰长泰伯斯和机械主教克莱因组成了新的临时指挥小组。

    在与战区指挥官艾丹大导师沟通过后,他们得到了返回泰坦的许可。

    而一同返回的,还有从隔壁艾法兰星系中刚刚完成任务的其他两艘打击巡洋舰。

    而在计划中在三艘战舰在行至来时经过的赫剃斯节区时,作为后续赶来的预备性部队的至高法令号战列舰也将加入他们返回泰坦的行列中……

    在两个泰拉标准日的时间内,另外两艘灰骑士打击巡洋舰都已经从各自的战场上完成脱离并来到了预定的集合地点。

    但在此之前,一艘来自战区其他打击巡洋舰的物资驳船悄悄地来到了亡魂救赎者的装卸甲板上, 并在停留了6个标准时间单位以后安静而神秘地驶离亡魂救赎者号。

    作为“临时”指挥官的盖文斯对此一无所知,他只是留守在舰桥中央的指挥座上安静地履行着作为指挥官的基本职能。

    在三艘舰船间进行了短暂沟通以及指挥序列的确认后,以亡魂救赎者为中心旗舰,其余两艘打击巡洋舰将在左右稍后的位置上以护航姿态部署。

    这个由三艘打击巡洋舰组成的小型舰队开始准备离开现在所在的战区返回泰坦。

    亡魂救赎者的引擎已经率先启动并开始功率输出。

    它将带领另外两艘打击巡洋舰前往位于艾法兰星系内部的曼泽维尔点进行亚空间跃迁,而后通过亚空间航行尽快抵达赫剃斯节区与那里等候的至高法令号战列舰汇合。

    在舰队驶向跃迁点的途中,盖文斯坐在舰桥上指挥台上正中央的指挥座上,看着正前方的舷窗外的景色。

    他在为之前接到的通行令中蕴含的信息而困惑着。

    “预备队先行撤离了?还是说至高法令号是为了我们而来?我想如果单纯为了护航的话,这并无必要。”他向着左手边的泰伯斯询问道。

    泰伯斯也没有隐藏的意思,他看着眼前的全息投影中的星系内战斗部署态势,向着盖文斯解释道:

    “并非如此,事实上位于这两个星系的战斗到现在已经处于尾声了。鉴于你的指挥序列问题,你所收到的信息是有一定滞后性的。事实上一线部队已经开始撤离了。”

    话音刚落,指挥台前方的领航者已经发出了已经到达曼泽维尔点,即将进入亚空间航行的信号。

    “尾声?我现在只看到算上我们一共四支部队的动态。”

    盖文斯也将视线转移至面前的全息投影上,他用手指着投影仪上还悬浮在战斗区域所在行星上方的三艘打击巡洋舰的标志回头看向泰伯斯问道:

    “那么这三艘是怎么回事?”

    “他们?他们有一些单独的任务需要收尾,现在估计还在等待最后的指令。”犹豫了一下,泰伯斯还是决定将他所知道的如实告知眼前这位从未担负过首领职责的“临时指挥官”。

    “什么任务?我可以知道吗?”

    新官上任的盖文斯对自己所处的新的信息权限很是好奇。

    但他还是知道自己这个“指挥官”的名称之前终究还是有一个“临时”二字的前缀,所以有限高密级的信息注定是不可能完全向他开放的。

    他在询问一些自觉敏感的话题时, 还是会谨慎地事先确认一下自己的权限是否足够, 以免出现令他尴尬的场面。

    而泰伯斯的回答让他有些猝不及防。对方的回答并未在他的权限上多做纠结,反而是具体的信息让他作为一名从未承担过指挥权的一线作战人员感到了份外的沉重。

    泰伯斯是这样说的:

    “你, 当然可以知道。事实上, 它也不可能对你隐瞒。如果你愿意就去看看窗外吧。在我们离开这里之前,再看这里最后一眼。有些景色,你不看就再也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