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喃诗人 作品

第七十五章 承蒙关照

    佛珠里的聂小倩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

    “住持,你真的要度化那个邪恶的丑陋小怪物吗?

    哪怕是以我的微末道行,都能感觉到他的未来是一片血海呀。”

    法海还没有说话,白秀秀就忍不住痛骂道:

    “呔!你这小鬼好不晓事,也不知道大王怎么会收你这样无能的东西。

    我们妖鬼要做大事,正需要这样能搅起滔天杀孽的恶魔。

    大王啊,他是在下一盘大棋,只有本将军这样聪明,而又道行高深的大妖才能参与其中。

    你又蠢又没实力,就要学会闭嘴。

    本将军最讨厌话多的女鬼了,到时候本将军不开心了,一个血食都不给你。”

    自从看过了法海的三头六臂神通后。

    白秀秀就把法海当成了潜伏在人类中,准备搞大事的巨妖大魔。

    做事格外的积极,每天都在畅想着事成之后,要拿多少人来祭炼自己的赤血长刀。

    法海停下了脚步,负手仰头,看着皎洁的明月,声音飘渺而又澄净:

    “吾心吾行澄如明镜,所作所为皆为光明。”

    白秀秀看着笼罩在轻柔的银辉里,不染纤尘,宛若人间谪仙的法海,话语中满是崇拜:

    “大王,我懂你,我都懂。

    大王光明,大王慈悲,大王是人类的守护神!”

    说完,他低下头,掐着一点点小指头对着聂小倩说道:

    “看看,这就是专业!

    这就是为什么大王是大王,这就而你只是一个小小小女鬼。快闭嘴吧,还想教大王做事?”

    聂小倩看着弯月下,法海那巨大而又浓重的阴影。

    山风呼啸,枝摇影动。

    法海的影子和遍地的杂乱树荫,一起疯狂的扭动,如同万魔在狂欢乱舞。

    “住持,你到底是魔还是佛?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堕入魔道,小倩又该怎么办?

    这个世界,何时才会有安宁啊。”

    微不可查的声音还没出口,就随着山风消散在月色里。

    法海一行游荡了两天,终于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一座充满了阴暗气息的山丘。

    那里有一个黝黑的洞穴,森森寒气从里面冒出,仿佛是通往九幽地狱的入口。

    蜿蜒曲折的山洞尽头,是一个闪烁着诡异金光的宽敞大厅。

    阴冷、滑腻的幽冷金光仿佛是某种湿腻的爬行动物,在一个老者的身上舔来滑去。

    老者头戴五佛冠,慈眉善目,精神矍铄。

    他一手缓缓的拨动着佛珠,一手握着一把细长的银色长刀,眼睛定定的打量着洞壁,愁眉不展。

    四面洞壁乃至洞窟顶部,画着一个鲜血铺就的巨大潦草符文。

    每一面墙壁上,都有一具沙弥的尸体,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被钉在上面。

    五把细长的银色长刀,分别钉住了尸体的心脏和四肢。

    刀柄上有一个圆形孔洞,一条红绳穿过五把银刀的孔洞,也缠成了一个五芒星的形状。

    除此之外,尸体上最大的伤口,就是脖子上一个巨大的圆形孔洞。

    仿佛用人有一个大铁椎,直接戳断了喉管以及动脉。

    绘制符文的鲜血,正是来自这五个死不瞑目的小沙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