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风吹 作品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

    此前宋妙仙支持柳竹秋向唐振奇假投诚,主动让她和自己断交,以免那奸贼疑心。

    柳竹秋去求朱昀曦替她解决这条后顾之忧。

    朱昀曦命单仲游化装成山西富商做宋妙仙的新“主顾”,给了老鸨崔六娘一大笔钱包养费,这样宋妙仙就能照旧过安稳日子,麻烦的是姐妹俩只能约在别处见面。

    宋妙仙听柳竹秋诉说她在东宫的经历,替她忧虑。

    “我当初就提醒你别对太子动心,今日不幸被我言中,你断不可再陷下去了。”

    柳竹秋辩解:“这不算动心吧,我就是放不下他,也不忍再戏弄他。”

    正说到这儿彩玲送来刚买回的冰块。

    天气炎热,柳竹秋想吃雪花酪,宋妙仙说外面卖的不干净,让彩玲去官营冰窖买冰,亲手熬了一盆牛奶拌上白糖放晾凉备用。

    此刻冰块到手便开始制作,一边用锥子碎冰一边接续刚才的话题苦笑着对柳竹秋说:“你都开始心疼在意他了,还不叫动心?所以我才把男女之间的□□比做掰手腕,必有一方被另一方降服。之前太子都被你压着,如今看就快反败为胜了。”

    柳竹秋只想跟朱昀曦玩一场风月游戏,以为他这方面经验丰富,头脑也清醒,享受一下猎奇体验就会浅尝辄止,谁知事态会朝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她愁恼地支着下巴,被这笔良心债压得难受。

    “我没想到他会真的爱上我,甚至还冒死相救,总觉得自己成了骗子。”

    宋妙仙最清楚她那宁亏人不欠亏心的个性,劝解:“太子资本雄厚,纵使上当也赔得起。你若因内疚而去迁就他,才真要输得一干二净呢。”

    她将冷牛奶掺入碎好的冰沫,搅拌均匀后浇上瓜膏、蜂蜜、酸梅汁和坚果碎,香甜细腻的雪花酪便做好了。

    柳竹秋接过来大口吃着,想靠这冰饮冷却烦躁。

    宋妙仙拿起扇子为她扇风,又用手帕为她擦脑门上的细汗。

    认识多年没见这义妹为一件事如此踌躇纠结,生怕她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犹豫着说:“你就当我瞎猜吧,总觉得太子发现了你怜香惜玉的弱点,故意装可怜来勾住你。”

    柳竹秋停住调羹,失笑:“他是堂堂太子,从来气充志骄,只有别人对他俯首帖耳的份,不至于做小伏低来博取女人同情吧。”

    宋妙仙啧嘴:“你虽常与男子打交道,但谈情说爱的经验太少,不知道他们玩弄女子感情的手腕有多高明。为得到你,那殷勤卑微比得上刘皇叔三顾茅庐,张子房1下邳拾履。”

    柳竹秋深知义姐沦落青楼这几年阅人无数,对男人的心理研究得透彻无比,将信将疑道:“他现在随意处置我,我也不能反抗,何必兜这圈子。”

    宋妙仙抓住她的手臂,递出最接近真相的假设。

    “因为他不止要你的人,还想要你的心。他如今的处境说成水深火热也不为过,皇后、外戚还有阉党,哪一方都不好对付,可不得找个得力的内助吗?太子妃仁懦,他宫里那些婢妾更靠不住,他放眼所及有才有貌,能为他出谋划策,出生入死的女子只有你了。”

    一席话代替雪花酪对柳竹秋的心产生冰镇效果。

    那夜太子承诺不再勉强她,君无戏言,看似可靠。但他也曾答应为她择婿,后来不也言而无信了吗?

    倘若真将她永远栓在身边,等即位后再找理由纳入宫中,她就走上绝路了。

    宋妙仙见她回过神了,提出建议:“我看你还是把择偶标准稍微降一降,尽快找个丈夫来挡驾。萧其臻真是最适合的人选,你可趁这次与他共事之机接纳他。”

    柳竹秋作难:“姐姐说得有道理,可萧大人的母亲极度反感我们全家,他至孝无比,绝不会为我忤逆萧老夫人。”

    宋妙仙听了也泄气,只好帮她另寻对策。

    柳竹秋表面维持乐观,暗中怨自个儿当初不该招惹太子。

    可假如不去献媚讨好,也未必能得他赏识重用。名利双收的过程必然伴随作茧自缚,这世道女人要想做一番事业怎么就那么难?

    傍晚云杉来看白桃,见到柳竹秋很惊喜。

    “你还没去保定呀,正好,省得我派人大老远去送信了。”

    当初萧其臻查到安国寺的游方和尚智通与清净庵女尼清远私奔,那智通或参与杀害常冬香,而清远与徐小莲的舅舅严季往来密切,都是悬案的知情人。

    朱昀曦接到柳竹秋奏报,派人搜捕这对贼男女,经过数月探访,最终在清远的老家徐州一带抓获二人,前日刚押解抵京。

    “那贼秃已供认是受黄国纪指使,趁常冬香去安国寺上香时用迷药将其迷晕,扔到河里淹死的。贼尼也承认她与黄国纪有勾连。可他们都不知道黄国纪的下落,仅能凭他们的描述绘出此贼的画像。殿下命我把这些消息传给你,接下来怎么办都由你全权处理。”

    柳竹秋听说黄国纪曾赠给清远一条珍贵的宝石项链,这次也随缴获的物品一并带回来了,让云杉送黄国纪画像时一并取来查看。

    那项链黄金质地,吊坠呈凤凰形,用掐丝工艺制成,长四寸,高两寸。九条翎尾上镶嵌了数十颗黄豆大的祖母绿和蓝宝石。吊坠与项链连接处也镶了一颗龙眼大的蓝宝石,估价在千金以上。

    如此贵重的首饰不多见,柳竹秋想请行家过目,大概能查出来源。

    当晚带着项链回到温霄寒的租房,请文小青推荐一些京城著名的首饰工匠。

    文小青也算懂行,听说项链来历,请她先拿出来瞧瞧。

    柳竹秋取出装项链交给她,文小青只看一眼便定住了,双目直愣愣盯着项链,如同咬钩的鱼,露出剧痛神色。

    “大小姐,这项链真是从歹人那里搜来的?”

    “是,文娘子,你认识它吗?”

    柳竹秋已看出文小青情绪震荡,忙伸手搀扶。

    文小青顺势抓住她,两行热泪瀑布似的落下来。

    “仇儿的爹就是被这条项链害死的啊!”

    她崩溃地失声痛哭,骆仇、瑞福和丫鬟念儿都闻声跑来。

    柳竹秋扶文小青坐到椅子上,命他们出去候着。

    文小青接过她的手帕擦了擦脸,强忍悲痛道:“我以前跟您说过先夫是如何被人害死的,他当日交给汤敬之的正是这条蓝宝石金项链。”

    太子大婚时,皇室委任汤敬之为买办代为采买珠宝。

    文小青的丈夫骆小五和大批珠宝商送首饰去参选,被汤敬之诬陷为赝品没收,人也被投入锦衣卫,遭酷刑折磨而死。

    文小青见了这沾满丈夫鲜血的项链,犹如见到仇人,愤恨道:“这项链定是从汤敬之手里流出去的,他也是唐振奇的走狗,大小姐这回千万别放过他!”

    柳竹秋也怀疑汤敬之是黄国纪的同伙。

    这项链价格昂贵,听清远说黄国纪与她只是寻常姘头,若项链是黄国纪出资购买的,恐怕舍不得对她一掷千金,多半是唐振奇等人赏给他的。

    而汤敬之只算阉党里的喽啰,断不敢将赃物售卖给头目们,只会以进献的名义拿去行贿。

    看来得将此人纳入调查范围。

    她将情报反馈云杉,并委托张鲁生替她探查汤敬之的底细。次日领着瑞福回保定。

    走到深山老林地界,忽然狂风大作,东边一片乌云似黑潮翻滚而来,霎时暴雨倾盆,雨势之大仿佛“十分潋滟金樽凸,千杖敲铿羯鼓催2。”

    雷公电母赶来练兵,一阵阵列缺霹雳吓得马儿受惊,停在原地直打转。

    柳竹秋见周围高树密集,雷雨天久留很危险,招呼瑞福牵了马去找地方躲雨。急行一箭地发现一座山洞,忙进去暂避。

    雨势持续到黄昏,主仆俩再出发,只走了十多里天已黑了。所在之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个炊烟都看不见,只有风声和渐渐频繁的乌啼兽吼掠过耳畔。

    此地在涿州与保定接壤处,近来时有盗匪出没,夜间赶路非常危险。

    柳竹秋将弓箭放在容易取拿的位置,提醒瑞福多留意附近动静,按辔缓行,谨防遭遇陷阱。

    瑞福甚感怙惙,拔出短刀握在手中,不住东张西望。

    那黑漆漆静悄悄的密林似乎危机四伏,风刮过时有一种抓挠感,像妖怪的爪子在试探猎物。

    突然右侧的斜坡上嗖地一声轻响,在他愣神间帽子已被一支冷箭射落。

    柳竹秋果断循声还了一箭,料定是剪径的强盗,敌暗我明,八成还寡不敌众,逃跑的希望也微乎其微,最稳妥的就是以言语交涉了。

    于是高声亮命身份:“山上的朋友,我是京里来的举人温霄寒,要去保定协助萧其臻县令办案。途径贵地,未备礼物,这里有五十两银子,留给众位打酒吃吧。”

    温霄寒斗奸臣,诛贪官,又是太子的亲信,在北直隶声誉正隆,希望这些强盗能心存敬畏。

    一阵窒息般的静谧过后,有人在林子里大声发问:“那道上的行人果真是温孝廉吗?”

    柳竹秋从容应答:“正是!这位朋友可否行个方便,放我们过去?”

    那人说:“你若真是温孝廉,就是我的恩人,我还要亲自护送你过这片林子呢。上个月廿七,你

    在保定县衙帮一个死囚平反了冤屈,你说得出那囚犯的姓名,我便信你!”

    柳竹秋登时明了:“你是段开泉的什么人?”

    她在保定助萧其臻清查旧案积案,上月廿七审到一桩杀人案。

    一个名叫段开泉的居民被指控毒杀了当地布商丁大友。

    此案已由前任县令审结,柳竹秋看完卷宗,觉得很可疑。

    段开泉与丁大友无冤无仇,彼此还颇有交情,前任县令仅凭一名炊饼摊摊主的证词就将嫌犯拷打成招。

    那摊主说某日段开泉在他的店里买了三个炊饼,丁大友的妻子则说丁大友正是吃了段开泉送来的炊饼才中毒身亡。案发后还将吃剩的炊饼交给官府做证据,里面的确含有□□。

    柳竹秋先替萧其臻审问炊饼摊主,问他怎么跟段开泉认识的。

    摊主说:“他来买炊饼时认识的。”

    再问又说段开泉只去买过一次炊饼。

    柳竹秋得知每日光顾炊饼摊的顾客少说一两百人,让他说出当天去过的所有顾客的姓名和长相。

    摊主吭吭哧哧半晌,只道出十来人。

    柳竹秋当即断喝:“你连今天的买主都记不住,怎么唯独对段开泉记得这么清楚?其中必然有诈!”

    假装要对他用刑。

    摊主惊恐失措,刚被套上拶指便连声招供是受人收买才做伪证诬陷段开泉。段开泉根本没去他的摊上买过炊饼,以前也没见过他。

    收买摊主的是死者丁大友的表弟,此人与丁大友的妻子私通,合谋毒害了丁大友,嫁祸给与丁大友往来密切的段开泉。若非柳竹秋看出破绽,让萧其臻复审案件,段开泉这替罪羊就当定了。

    那段家乃清白人家,没有做土匪的亲戚,柳竹秋正奇怪,喊话人已走出林子,是个穿短打的矮壮汉,黑夜里看不清长相,瞧步姿岁数应该不大。

    壮汉空手迎面走来,在一丈外跪地叩拜,口称:“车十一见过温孝廉。”

    柳竹秋忙下马还礼,询问他与段开泉有何渊源。

    车十一说:“段开泉是我的胞兄,在家排行老七。当年保定的段秀才膝下无子,一日路过我家,见我们穷得吃不饱饭,而我七哥生得聪明伶俐,就用一百两银子买回去做儿子,改名段开泉。”

    段家自收养段开泉后便时常接济车家,段开泉和车家的兄弟姐妹感情都不错。

    去年他吃了官司,车十一还曾去牢里探监,眼看秋决3将近,急得不行,还好保定换了县令,又遇上温霄寒断案严明,才帮段开泉捡回一条命。

    柳竹秋明白这层关系后仍然存疑,含蓄问:“车兄怎会在此呢?”

    她看这汉子的言谈举止不似寻常村夫流氓,倒像在衙门里当过差的。

    车十一不无羞惭地叹气:“我本是霸州榷税衙门的吏员,那高珰手下一名亲信韩金龙时常欺辱下属,一次酒醉后无故鞭打差役,我不过还了句嘴就险些被打死。事后咽不下这口气,放火烧了他的屋子,逃到这里来落草。”

    他介绍完生平,恭敬地向柳竹秋作揖:“我们的头领也很仰慕孝廉,想请您去稍作叙谈,不知孝廉可否赏光?”

    既然性命无碍,买路钱也免了,那就不能不给山大王面子。

    柳竹秋热衷开拓人脉,深信三教九流都有用处,听说车十一是受高勇一伙逼迫落草,想来这群土匪中还有人与之同病相怜,没准能寻到些有用线索。

    她和瑞福牵了马,跟随车十一进山,在林荡里拐了几个弯,远处亮起火光。

    走近是一片空地,十几个男子围坐在篝火旁,都是小至十来岁,大至三十多的青壮年。大部分做农夫打扮,只一个年纪最长留髭须的穿着长衫布鞋,气质也与旁人迥异,瞧着像个书生。

    车十一紧赶几步向那书生禀报:“何秀才,温孝廉来了。”

    何秀才忙率众起身相迎,朝柳竹秋深深一揖。

    “久仰孝廉大名,今日有缘得见,荣幸之至。”

    柳竹秋估计这伙人不是那起打家劫舍的恶盗,客气地还了礼,随他们到火堆边坐下。

    强盗们捧来一盆水煮大肉,十来个烧饼请她打尖,她正好肚饿,拿了两个烧饼,先递一个给瑞福,然后痛快大嚼。

    何秀才得他信任,相信世人对他豪爽随和的评价不虚,本着读书人的习性想见识一下对方文采,笑道:“温孝廉才名远播,我们这些乡下人也多有耳闻,今日幸会,能否请阁下吟诗一首?”

    柳竹秋正想试探他们,几口吃完烧饼,站起来拍了拍衣衫,环顾众匪一圈,对何秀才说:“小生也深感今日机缘巧合,那就赠诗一首作为给诸位好汉的见面礼吧。”

    说罢仰头清吟:“魑魅行无忌,冤雠泣鬼神。纵观黄巾4辈,半是乱离人。”

    众匪相顾诧异,都各自露出戚色。

    何秀才也已愕然泪出,急忙抬手照双眼上揉了一把,拱手询问:“孝廉怎知我等有冤情?”

    柳竹秋说:“小生观诸位神色憨厚,并无奸邪戾气,适才又听这位车兄说他是受酷吏逼迫逃奔至此,因此推测诸位同他有相似的苦衷。”

    四周立刻响起哀叹,一些年纪小的已垂头抹眼低泣。

    何秀才苦道:“孝廉洞见是非,我等也不瞒您了。我们都是受那恶珰高勇迫害,家破人亡才沦落至此。”还礼,询问他与段开泉有何渊源。

    车十一说:“段开泉是我的胞兄,在家排行老七。当年保定的段秀才膝下无子,一日路过我家,见我们穷得吃不饱饭,而我七哥生得聪明伶俐,就用一百两银子买回去做儿子,改名段开泉。”

    段家自收养段开泉后便时常接济车家,段开泉和车家的兄弟姐妹感情都不错。

    去年他吃了官司,车十一还曾去牢里探监,眼看秋决3将近,急得不行,还好保定换了县令,又遇上温霄寒断案严明,才帮段开泉捡回一条命。

    柳竹秋明白这层关系后仍然存疑,含蓄问:“车兄怎会在此呢?”

    她看这汉子的言谈举止不似寻常村夫流氓,倒像在衙门里当过差的。

    车十一不无羞惭地叹气:“我本是霸州榷税衙门的吏员,那高珰手下一名亲信韩金龙时常欺辱下属,一次酒醉后无故鞭打差役,我不过还了句嘴就险些被打死。事后咽不下这口气,放火烧了他的屋子,逃到这里来落草。”

    他介绍完生平,恭敬地向柳竹秋作揖:“我们的头领也很仰慕孝廉,想请您去稍作叙谈,不知孝廉可否赏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