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八百五十一章 是个角色

    话说薛丁山和樊梨花夫妇,回到了西北边军驻地。

    先向主帅薛仁贵交差,忙完正经公务后这才说起了此次长安之行的经历。

    之前的经历还算正常,只是当薛丁山说到终南山重阳宫的时候,薛仁贵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听完了薛丁山和樊梨花的经历,他闭上眼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父亲?”

    “有些事情你们还年轻,并不知晓!”

    “什么事情?”

    “当初先皇还在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何特别器重三皇子,甚至一度还起了立三皇子为太子的心思!”

    “不可能吧?”

    “没有什么不可能,不过就是三皇子没有兴趣,这事才不了了之,不然你们以为当今皇帝,能这么轻松坐上龙椅?”

    “那三皇子,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呢?”

    “谁知道,不过在先皇后期,三皇子却是经常被喊到皇宫,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那这么说,当今唐皇和三皇子之间的关系,相当恶劣?”

    “表面上还算可以,实际上什么情况,凡是有些实力的高门权贵心中门儿清!”

    “那,三皇子托付夫人的事情,要不要办?”

    “办,当然要办。最好还能办好!”

    “这是为何?”

    “你们难道就不好奇,两界山那位城主的身份么?”

    “什么身份?不过就是一个幸运的家伙罢了,换儿子来说不定还能做得更好!”

    “你就自吹自擂吧,那位可是废太子,你小子能有他那样的资源和能力么?”

    “什么,废太子?”

    “哼,听闻废太子一家,之前一直都软禁在终南山重阳宫。可后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先皇竟然同意废太子带着心腹,还有一批罪犯前往两界山发展!”

    “难怪儿子总感觉两界山那里的发展速度有些过快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听闻废太子能力卓绝,而且身边的心腹也大多都是能力不俗之辈!”

    “这是自然,我想说的不是废太子,而是三皇子在其中,显然也是出了力的!”

    “那又如何,难不成废太子还会因为这事,就和当今唐皇翻脸不成?”

    “这个自然不可能,不过从中可以看出,三皇子的能耐绝对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当初废太子造反闹出了多少事端,甚至就连魏王都被废了,最后废太子竟然还有翻身机会,若是没有三皇子出力帮忙说项的话,先皇会轻易答应么?”

    “父亲,眼下大唐当家作主的,可是新皇!”

    “那又如何?谁知道先皇有没有给三皇子留下什么资源,能够动摇皇位的资源?”

    “不可能吧,新皇可是嫡子!”

    “呵呵,三皇子实在太过神秘了,而且你不要忘了,道门的势力也相当强悍,谁知道三皇子在道门有多大影响力?”

    “那这么说,三皇子不好招惹了!”

    “自然,你们以后返回长安的时候都小心一点,不要无缘无故就得罪了重阳宫,也不要被人给当了枪使!”

    “父亲,儿子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回营好好休整一番,另外三皇子请托的事情,你们也要做好!”

    这时候樊梨花接话道:“父亲,我得先问问师傅的意思!”

    “这个不打紧,只要你去做了,就是给三皇子面子!”

    薛仁贵乐呵呵道:“其实我心中也有些好奇,不明白三皇子想要拜访你师傅干什么?”

    这话,樊梨花却是不好回答,只好沉默应对。

    等出了薛仁贵的帅帐,薛丁山和樊梨花同时松了口气,不知为何在薛仁贵跟前感觉颇有压力。

    回到夫妻俩的宅院,私下里又交流一阵,主要说的还是刚才薛仁贵所言的那些事情。

    薛丁山还没什么,樊梨花就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她也是出身将门,从小接受精英培养,对于朝堂之事也算是有些了解,或者说有自己的理解。

    那位终南山重阳宫观主,先皇三皇子的存在,确实感觉有些古怪,不明白长安怎么会有这么一号存在。

    当然好奇归好奇,她没有追根究底的心思。

    等休整了几天,彻底恢复了精神后,樊梨花就向公公和丈夫告辞,直接跑去师傅隐居的地方拜见。

    “你是说,终南山重阳宫观主,想要前来拜访?”

    黎山老母这尊分身年纪不大,也就中年模样,此时微微一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只是心念一闪,就明了李恪的底细,当然只是在西游世界的底细,眼底深处闪过一丝赞赏。

    是个角色!

    这就是黎山老母对李恪的评价,可也就是如此了。

    金仙巅峰修为,在黎山老母这等顶尖天地大能眼中,还有些不够看。

    “是啊,不知道师父是什么意思?”

    樊梨花自然不知,就在刚才短暂时间,眼前的黎山老母已经彻底明了李恪的身份,此时她一脸好奇问道:“徒儿见那重阳宫观主时,好像在其身上看到了师傅的影子!”

    呵呵……

    黎山老母轻笑出声,悠然开口道:“既然重阳宫观主想要拜访,那就让他来吧,我也正好见一见!”

    “师傅,那我回去就给长安写信!”

    樊梨花连忙点头,心中的一点担忧彻底放下,笑道:“也不知道那位,是如何知晓师傅名号的?”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轻轻一笑,话锋陡然一转,提醒道:“虽然那位重阳宫观主已经说过,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不要荒废了武艺修炼,你的天赋极高实力应该不止于此!”

    之前,樊梨花自然将和李恪的对话,完整描述了一遍,黎山老母还是相当满意的。

    “知道了师傅,徒儿不会懈怠的!”

    樊梨花连忙点头,只是心中却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她觉得自身武艺已经足够强悍,而且也摸不着更进一步的方向,加上家庭生活美满,自然没多少动力。

    见徒弟语气敷衍,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黎山老母也没有再说什么。

    机缘已经给了,若是樊梨花自己抓不住的话,那也就只能道一声可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