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八百二十五章 看不上

    唐僧心情不好……

    不过他的品行确实没有问题,并没有表现出来。

    反倒是猴子和老猪,没事都要折腾一番的存在,等到了车迟国王都,在路上闹出了不少的乱子和笑话。

    听到西行强者抵达了车迟国王都,车迟国三位国师不敢怠慢,停下修炼主动在城门口迎接,给足了唐僧一行面子。

    “你们三个小妖怪,竟然是车迟国的国师?”

    不等唐僧客气,猴子首先跳出来不屑道:“我可是感应到王都里有强者坐镇,让他们出来迎接才是!”

    三位国师顿时脸膛涨得通红……

    若非知晓眼前猴子大名鼎鼎,一身修为达到了太乙金仙层次,怕是他们就要悍然出手了。

    尼玛,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就是,凭你们三个小妖,还是不够格啊!”

    猪八戒唯恐天下不乱,根本就没有将三位扑街身上的正宗道家气息放在眼里,嚷嚷着煽风点火。

    唐僧的脸色好不尴尬,心中不免有些埋怨:猴子和八戒实在太过失礼了!

    不过心中却又有些惊疑不定,看向眼前迎接的三位国师,脸上的神色都跟着僵硬了。

    若是这三位真是妖怪的话……

    此时,车迟国三位国师的脸,只能用黑如锅底来形容。

    这帮西行强者们,一个两个的如此不客气,真真气煞人也。

    当然生气归生气,心中却是暗生警惕。

    果然飞狐真人说得不错,这帮子西行强者可不好惹,起码不是他们三个能够招惹的存在。

    所以,尽管心头气愤难平,可脸上笑容依旧灿烂。

    “两位言重了,我们三个一心向道,只希望能够修道成仙,了却尘世因果,行事小心谨慎不敢踏错半步!”

    虎力代表三个扑街开口道:“听闻西行强者实力惊天动地,我们三兄弟不敢轻慢!”

    “至于坐镇王城的道门真人,乃是上洞八仙和飞狐真人,他们之前言说和诸位有过一面之缘!”

    说到这里,姿态越发恭敬,轻笑道:“作为道门核心,我等兄弟三个自然不好让诸位真人抛头露面,诸位还请见谅!”

    “哦,是他们几个啊!”

    猴子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在前头带路吧!”

    猪八戒这次却是没有开口,他没有想到上洞八仙和飞狐真人竟然在车迟国王都,这叫他感觉很不可思议。

    不是说,道门高层已经发话了么,不许他们这些道门弟子参合西游之事?

    唯一感觉轻松的,怕就是唐僧了。

    上洞八仙的名头还是很好用的,更别说他还知晓,那位飞狐真人好像是中土大唐出身的修士,这让他感觉莫名亲切。

    略过城门口的小尴尬不提,西游一行被三位国师安排得十分妥当。住的乃是王都驿站,吃用都是最好的标准。

    不说吃素的唐僧如何,起码猴子和猪八戒是相当满意的,

    起码不用他们出去讨要斋饭了,还能吃到车迟国最顶级的美食,这种待遇他们自然十分满意,所以态度也跟着缓和不少。

    至于拜见国王,取得过路关碟之事,更是轻松简单得很,丝毫都没有遇到阻碍什么的。

    等这些俗事全部解决,三位扑街这才请西游一行,来到了王都道观,和上洞八仙以及飞狐真人见面。

    “嘿,你们几个好大的架子!”

    刚刚见面,猴子就开始发难,不满道:“怎么,见个面还要弄得如此复杂,是瞧不起人么?”

    “怎么可能?”

    铁拐李哈哈笑道:“只是我等不想喧宾夺主,毕竟这里是三位国师的道场!”

    上洞八仙可是知晓猴子有多难缠,自然不想和这厮闹僵,没这个必要么。

    解释过后,上洞八仙和唐僧以及猪八戒等人打了招呼,气氛尚算和谐融洽。

    猪八戒这时候开口了,好奇问道:“话说车迟国这里是怎么回事,竟然是一个道门主导的国家?”

    “怎么,天蓬元帅有意见?”

    纯阳真人一双剑眉轻挑,语带讥讽道:“这可是三位国师花费巨大精力才做到的!”

    说到这里,看向有些受宠若惊的三扑街,轻笑道:“他们三位心慕道门,自然会以道门为主导了,难不成元帅觉得这样做,不妥当么?”

    话说,作为道门有名的高帅富,众多仙女眼中的最佳合修对象,纯阳真人很是看不上猪八戒这厮。

    不管是否道门特意安排,这厮被贬下凡的理由,都叫他感觉十分不齿,嫦娥仙子也是你这厮能够肖想的?

    另外,猪八戒在城门口煽风点火的表现,看在上洞八仙眼里自然也是相当不满的。

    尼玛你真把自己当猪了?

    没有看到车迟国蒸蒸日上的国运么,这些可都是挂在三位国师头上的功劳啊。

    可以说,三位国师是异类修士,可对道门的忠心程度,甚至许多正统道门修士都比不上。

    这样的存在,作为道门核心成员,不说多加鼓励,起码也不能开口鄙视,甚至煽风点火主动弄起矛盾吧?

    猪八戒脸色一僵,眼中怒气隐现,不爽道:“老猪就是这么个意思,这里可是佛门腹地!”

    “那又如何?”

    这次开口的,是被猴子缠上的李恪,他看过来冷笑道:“只要灵山没有阻止,车迟国由道门主导就是正常的!”

    “我就有些不明白了,元帅也是道门出身,怎么对于三位国师的功劳视而不见,好像还很看不上眼啊?”

    “连仙境都没达到,就算做的再好,也是守不住的!”

    猪八戒的脸色十分不爽,没好气道:“就这,我老猪凭什么要看得起他们?”

    呵呵……

    李恪心中不喜,若非这里场合不对,他真想和猪八戒好好比划比划,让他的猪脑袋机灵一点。

    丫的,他的话相当具有侮辱性!

    没见那三扑街的脸色十分难看了么,李恪的心情也不怎么样,觉得道门真心选了个蠢货。

    就算三个扑街守不住车迟国的基业又如何,起码他们认认真真做过实事,道门在车迟国的影响力不是平白得来。

    倒是猪八戒,投了猪胎之后,竟然越混越回头,竟然还混成了叫人畏惧,想要抢媳妇的猪妖。

    车迟国三个扑街,尽管实力不怎么样,可在推广道门影响力的事情上,真真付出了努力和辛苦,这是不争的事实。

    要不怎么说,李恪看不上猪八戒呢?

    这厮的脑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既然知晓三个扑街实力不济,可能守不住车迟国的基业,作为道门核心弟子,应不应该出手帮忙,起码不给他们添堵也成啊。

    话说起来,也就车迟国三个扑街实力不济,这才有可能在车迟国将道门的影响力弄成眼下这等气象。

    若真是道门高人,还真不一定能够做到这点。

    佛门可能不在乎车迟国三个扑街,可对于道门高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这点,作为天河水军元帅,猪八戒应该看得出来,可他丝毫都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还瞧不上车迟国三个扑街,也不知道哪来的脸?

    “正因为他们三个的能力不足,所以我们过来了!”

    看着猪八戒那张丑脸,李恪突然失了和这厮说话的兴趣,淡然道:“这三位既然做到了这一步,道门不可能眼睁睁看他们的基业被毁!”

    猪八戒冷哼出声,并没有继续开口的意思。

    对于李恪这么一位突然冒出来的道门金仙,他是相当看不顺眼的,也不知道上洞八仙怎么就和这么个家伙厮混在一起?

    说话阴阳怪气连讥带讽的,瞧不起谁呢?

    就算李恪和上洞八仙都解释了,可他还是看不上车迟国三位国师。

    见惯了大场面的他,自然更加明白实力的重要性。

    车迟国三位国师实力不济,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前程可言,他又何必花费心思理会?

    这也是他落井下石的原因,看不上就是看不上。

    见上洞八仙还有飞狐真人,和猪八戒闹得有些不愉快,旁边的唐僧和猴子,难得的没有主动参合。

    说起来,这毕竟是道门内部的纠纷,他们自然不愿意引火烧身,再说了猪八戒的性子他们也不喜欢。

    “小子,你的武艺不错啊,要不咱们找个时间练练?”

    见李恪有了空闲,猴子见缝插针凑了过去,笑眯眯道:“你小子,不会是不敢吧?”

    这激将法,真的特么拙劣!

    李恪轻笑出声,悠然道:“既然大圣有请,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只希望大圣输了的话,可不要恼羞成怒!”

    哼!

    猴子脸色一冷,不爽道:“谁输谁赢还不一定,你小子倒是有自信,放心就是,这点子度量我还是有的!”

    “那咱们就寻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好好打上一场?”

    李恪眼中斗志昂扬,直接道:“咱们就以武艺分高下,可不许玩那些虚头巴脑的神通法术,不然我就是输了也不服气!”

    猴子冷笑连连道:“哼,那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到时候可不要哭鼻子!”

    话音一落,也没理会唐僧尴尬的神色,当即化光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