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七百六十二章 胡说八道

    此时的北疆,已经不叫北疆了,而是北方大区。

    一列符箓列车行驶在望不到头的轨道上,正以每日八千里的速度,朝北方大区腹地行去。

    列车上,大多都是从帝国腹地,赶去北方大区做生意的生意人,还有他们的随从。

    其中一个车厢,被整个包圆了,搭乘了特殊使者一行。

    本就宽敞的车厢并没有坐满,显得更将空阔大气。

    此时,特使一行正凑在一起小声闲聊……

    “这符箓列车,真是个好东西啊!”

    “确实,听闻其日行八千里,可以日夜不停行驶,当真了不得!”

    “不仅如此,听闻符箓列车还能在紧急关头加速,速度更是能够达到一日一万多里!”

    “那铺设符箓轨道,很花钱吧?”

    “对于咱们来说确实花钱,可对于北方大区而言,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这话这么说来着,难道咱们还不如北方大区不成?”

    “那倒不是,而是北方大区官府掌控了手里的钢铁出产,直接划拨刚刚出产的钢铁压制成轨道材料,可咱们那里的情况你们也是清楚,根本就办不到啊!”

    原本热闹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冷场。

    在座的能够成为特使一行成员,自然不会在眼光见识方面出问题,更不会对某些情况不了解。

    大齐帝国说是实行盐铁官卖,可事实上除了部分属于官府直营的盐场和钢铁作坊之外,其余的都掌握在权贵手里。

    那些权贵,就是依靠盐铁专卖的暴利发财。

    想要让他们主动配合朝廷工部,以成本价出售新鲜出产的钢铁制品,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这话,虽然大家都心中有数,却没办法明说了。

    “还有,北方大区那里的人工成本特别便宜,而且还都是身强力壮干活效率极高的武者!”

    这时候,特使团队中的一位,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又爆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猛料。

    “不会吧,武者们不是个个桀骜不逊很难管理么,更别说叫他们去做铺设轨道的苦力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北方大区这里的武者数量实在太多,根本就不值钱!”

    “就算再不值钱,也不可能被当苦力使唤,而没有一点抱怨吧?”

    “抱怨什么,都是以帮学堂学生,还是学堂组织的劳动,有保候的那种,怎么可能会抱怨?”

    “什么,铺设轨道的武者,竟然还是学堂学生,哦难道说那个北方大区的传言是真的?”

    “什么传言?”

    “就是北方大区官府,将武道学堂铺设到了县城一级,遍布整个北方大区啊!”

    “这哪是什么传言,本来就是真的!”

    “真的?北方大区并不是帝国最精华区域,哪来的银钱和资源,铺设直达县城的武道学堂?”

    “这个外人谁也不清楚,但是北方大区的武道学堂,真的已经铺设到了县城一级!”

    “何止是县城一级,那只是新近拿下的三州才有的情况,事实上北方大区真正的核心区域,也就是当初的北疆两地和定州,武道学堂的铺设甚至达到了村镇一级,那才叫夸张!”

    “难怪北方大区最近几年涌现的武道强者那么多,原来这都是北方大区官府培养出来的啊!”

    “你这才之下啊,北方大区的武道学堂,可是从小就开始培养武者,直到高等级武道学堂毕业,足足有十年出头的时间,毕业生的武道修为可都不弱!”

    “丝,难怪北方大区如此强势,底层的武者数量众多,高层武者数量自然少不了!”

    “呵呵,怎么可能少得了,不说熊大壮和凌风这两位人仙大能,下面的神通境强者就足有十二位,这还是明面上的!”

    “怎么,难不成北方大区除了那十二位神通境强者之外,还有其余的神通境强者不成?”

    “不可能的事情,神通境强者什么身份,怎么可能人手默默无闻的憋屈?”

    “什么憋屈?不知道就不要乱说,你们知晓北方大区真正的核心区域在哪么,就是咱们这次的目的地北地城!”

    “北地城不是当初的北地核心么,哪里可是边疆之地啊,怎么可能会是北方大区的核心领域?”

    “怎么不可能了,就我所知北地城那里的武风鼎盛,强者数量不要太多,就是镇北也常年待在那里!”

    “镇北公虽然名气不小,可他只是神通境后期修为,比起凌风和熊大壮,怕是还差了不少吧?”

    “那也相当厉害了,起码放在帝都就是了不得的强者,加上镇北公本身就是北疆第一豪强,就算那两位人仙大能,也的给他足够的面子!”

    “那也不能说明,北地城是北方大区的核心所在啊?”

    “如果那里的宗师和大宗师强手,是整个北方大区所有地域最多的呢?”

    “你怎么知晓,北方大区的信息,可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别胡说八道!”

    “我自然有自己的渠道,至于知晓的就不用说出来了吧,我只是想说北方大区的核心乃是北地城而已!”

    “那也不对啊,北地城有什么,怎么可能就成为了北方大区的核心呢?”

    “这我就不清楚了,或许是镇北公府就在北地城吧?”

    “这话我是不会相信的,就因为镇北公府在北地城,北地城就是北方大区的核心了?”

    “等到了地方,你们就知晓那里的情况了,现在说也解释不清楚!”

    “不是解释不清楚,是不了解北方大区真正的秘密吧?”

    “难道你们就知晓么,起码我知晓的信息,要比你们多!”

    “呵呵,等到了下一站,我就去买一个符箓收音机,专门听取北方大区的新闻,就不相信听不出一点端倪!”

    “我早就想买了,只是之前在边界的时候怕影响不好!”

    “……”

    独自坐在一旁,已经快要六十的三皇子,笑吟吟听着一干下属‘胡说八道’,嘴角轻轻一扯,露出一抹古怪轻笑。

    对于北方大区的底细,他自然比属下要清楚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