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天上掉馅饼

    突然露出痕迹的五六处洞天福地,让整个大齐帝国都乱起来了。

    陈英自然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可他此时却没有任何心思理会这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之前某一天,他正在修炼的时候,突然察觉脚下大地地脉微微晃动。

    尽管只是一瞬间的感应,心中立马咔嚓一下,涌起一股不妙的情绪。

    那时候,他可是在大雪山地仙洞府!

    竟然能够感应到外界地下地脉的波动,简直超乎了他的想想之外。

    顿时熄了修炼的心思,直接出了地仙洞府,朝隐约感应到的地脉波动方向望了过去。

    等到手下探子回报,就在前几天,大齐帝国各地,一口气露出了五六个洞天福地的踪迹,他的心思才被拉回来。

    可同时。他又隐隐怀疑,自己模糊感应到的地脉波动,正是这次五六个洞天福地,突然露出痕迹的罪魁祸首?

    只是感觉,这样的猜测十分荒谬,这才没敢往这方面多想。

    真要是如此的话,那他隐约感应到的地脉波动,得强烈到什么程度,才有可能将分布大齐帝国多处的洞天福地痕迹,给生生的震出来了?

    但不知为何,静心的时候,脑海里总会不由自主想起这茬,实在叫他有些烦恼。

    若他的感应是真的,那能够弄出这等动静的存在,得强横到什么程度?

    起码,以后陈英此时快要达到地仙巅峰的修为,是肯定做不到的。

    心中升起某种不好预感,似乎有叫他不安的事情发生。

    好在,大齐帝国受到的影响,只是五六处处于封闭状态的洞天福地,突然显露出了痕迹。

    可就是如此,大齐帝国各方实力措手不及,也是突然之间乱了起来。

    北疆倒是一如既往的安宁……

    就算有洞天福地出世,也轮不到外州的宗门以及家族势力,还有内部的野心家折腾。

    飞狐径领有实力碾压一切!

    随着符箓轨道的大肆铺设,北疆彻底融为一体。

    虽然还有定州和北地之分,可两地通过符箓轨道连接,往来频密和一家人没什么两样。

    在陈英的高标准严要求下,符箓轨道的铺设,基本将北疆的所有城市全部覆盖。

    至于城池下面的城镇和乡村,则是由高标准的公路,还有符箓轨道联通。

    随着交通的方便,北疆内部物资流通顺畅,让符箓轨道经过的城市,还有部分公路枢纽城镇或者乡村,出现了迅猛发展的良好势头。

    与此同时,伴随符箓轨道的蔓延,符箓交通广播台也随着覆盖整个北疆。

    有符箓广播台,一些城镇已经开始出现了符箓通讯的试点。

    一旦试点取得成功,加上飞狐径领自身培养的人才也跟上了趟,指不定什么时候整个北疆,都将进入即时通讯时代。

    其实,只要陈英愿意,有水浒世界这个借鉴目标存在,北疆的符箓文明还能更进一步。

    比如符箓视频,符箓飞行器,符箓冰箱洗衣机之类的,都能够很轻松的做出来。

    只是,他并没有如此激进。

    不是怕了谁,而是后续人才跟不上,就算弄出来了,难不成还要陈英亲自充当维修保养员么?

    主世界毕竟是他的根基所在!

    做什么事情,都得考虑再三。尤其还是在眼下天地环境大变,灵气复苏的情况下更应该小心谨慎一些。

    等到学堂培养的能够制作符箓,而且对符箓有一定了解的人才多起来,相信都不需要陈英亲自出手,根据北疆百姓的现实需求,都会有这方面的人才主动研发。

    眼下的北疆,符箓手段参与得恰到好处,使得北疆的发展达到了一个相当的程度,却还不至于引人眼红。

    毕竟底蕴薄弱,想要发展到和帝都以及内地精华区域那般,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和提升。

    原本以为,外头的混乱,根本就波及不到北疆。

    可谁知道……

    “领主,最近从外州来北疆的人数,突然多了不少!”

    原来的北地城太守府,眼下的北疆政务管理衙门,负责处理政务的官员,趁陈英回来坐镇的时候汇报道。

    眼下的北疆,实际上都处于飞狐径领的控制之下。

    可飞狐径领的位置是在偏僻,虽然有了符箓列车和符箓通讯,但还是有些不方便。

    陈英察觉到了不妥,手下又好几次提出了这方面的意见,他干脆将飞狐径的政务管理系统,直接搬迁到北地核心的北地城办公。

    他都摆出如此姿态了,原本朝廷任命的北地太守,乖乖的将太守府让了出来,作为北疆最高的政务机构。

    大齐皇帝也不知道出于何等心思,干脆将朝廷任命的几位太守招回,而是派遣了御史监察。

    这对北疆,还是朝堂来说都算是能够接受的妥协。

    好在陈英手下的政务系统还算给力,加上眼下北疆便捷的交通,还有相当方便的通讯系统,很快就适应了对整个北疆的政务管理,将北疆治理得井井有条。

    “这不是好事么?”

    陈英好奇反问:“难不成,其中还有内情?”

    作为北疆主宰,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跑来北地城这边坐镇一两天,听取政务系统的工作汇报,同时也是一种鞭策。

    咳咳,如果可以,他其实不想在北地城多待。

    可没办法,这里距离大雪山地仙洞天更近,同时还是北疆的交通枢纽,必须得到重视。

    “正是如此!”

    政务官员汇报道:“以往,进入北疆的百姓数量一直比较稳定,可最近一段时间突然暴增,是寻常的十倍还多~”

    “知晓原因么?”

    “好像是,和北疆接壤的几个内地州郡,都出现了混乱!”

    “怎么个乱法,好像那几个州郡没有出现洞天福地啊?”

    “咳咳领主,邻近州郡确实没有新出现的洞天福地,可之前不是有已经开启了的么?”

    “你的意思是,这几个州郡以往开启的洞天秘境,都有人敢惦记并且付诸行动?”

    “从那些投奔过来的百姓口中,打探到的就是这种情况!”

    话说到这了,不管是汇报的政务官员,还是陈英都有中无语的赶脚。

    虽然知晓外头混乱,可不知道竟然乱到了这等地步。

    连以往开启的洞天秘境都要抢夺,这是本来秩序彻底崩溃的节奏啊。

    陈英也只是感叹而已,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反正北疆安宁,他也只需要负责北疆的秩序稳定即可。

    至于外头到底乱成什么样子,他却是只相当个看客。

    尽管飞狐径那边,最近又多出了两位神通境强者,可陈英也没有扩张势力的想法。

    别说其中一位还是魔门门主东方胜,他和陈英只是联盟关系,可不是陈英能够随意使唤的下属。

    再说了,此时的神通境强者,想要参合洞天福地的抢夺,真心有些力不从心。

    只是,他绝对没有料到,北疆方面没有兴趣参合外州的事情,可有些时候好处却是主动送上门来。

    当陈英得到手下的紧急传呼,从大雪山地仙洞府出来,直接搭乘符箓列车抵达定州,见到凌风的时候同样看到了一个多时不见的熟人。

    就是那位,当初参与了平州洞天争夺战,结果却战败跑路到了北疆的神通境强者。

    他并不是孤身一人,身边还有一位气息更加强大的神通境强者,手里紧紧抓着的那把法器长刀很有些吸引目光。

    很快,他就知晓怎么回事,而且也知晓那持刀强者的真实身份了,一时无语之极。

    这厮,正是当初平州大战的另一位猪脚。

    当初,这厮招呼了好些朋友围殴熊大壮和凌风,差点没被这两位反殴,关系可以说得上恶劣。

    可此时,他却跟凌风混在一起,实在有些古怪。

    以凌风有些骄横的脾气,没有第一时间打起来,还能和平共处,真是相当不容易。

    “说说吧怎么回事?”

    陈英敏锐感觉有事发生,估摸着还是好事。

    面对外州的两位神通境强者,他还是给予了足够的尊重,请他们落座后,这才开口询问他们的来意。

    结果,陈英听到了一个叫他,都感觉匪夷所思的事情。

    突然出现的两位神通境强者,竟然主动邀请北疆势力进入平州,就连那位持刀强者控制的洞府秘境,其控制权都可以让给北疆方面。

    尼玛,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这是陈英的第一反应,看向那两位神通境强者,直接露出疑惑神色,好奇反问:“这是为何?”

    好好的平州顶尖豪强不当,偏偏想当北疆的小弟,脑子没有进水出问题了吧?

    持刀神通境强者苦笑连连,干脆利落解释道:“区区控制的那处洞府秘境,已经被别的势力盯上,我顶不住了!”

    “没这么夸张吧?”

    陈英好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地仙秘境的防御能力,还是相当惊人的!”

    “再说了,之前听闻阁下的消息,好像阁下的神通境朋友还有不少,怎么不请他们帮忙?”

    持刀神通境强者被问得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