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五百七十二章 挽留

    陈英返回飞狐径后,便没再出门。

    对于外头的信息,他的反应都十分平静。

    就算传来大皇子在白熊部的探索失败,遭遇了众多塞外强者和部分帝国腹地强者的联手围杀,损失惨重仓惶逃回北地,也没引起他的多少关注。

    只是让驻守塞外城寨的将士,注意一下塞外那边的动静。

    不管是领主府官员,还是寻常的百姓,都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以前该如何眼下依旧如何。

    倒是从北地传来的消息不怎么样,大皇子狼狈逃回北地后,要求北地边军配合他杀回去找回场子。

    上至镇北公成龙,下至一干边军将校的反应都很平淡,就当他的话时胡言乱语不予置评。

    大皇子自然相当不爽,带着手下的数万人马,就驻扎在边塞重镇不动,显然和北地一干地头蛇耗上了。

    也就是这时候,凌风突然来到飞狐领,出现在陈英跟前。

    “怎么,莫非是领了什么任务不成?”

    见到凌风,陈英十分热情,端茶倒水后直接问道:“不会是大皇子有什么要求吧?”

    “和大皇子没关系!”

    凌风苦笑道:“我是有些受不了那边的气氛,这才找了个机会跑你这来躲清闲!”

    “确实没必要一直待在边塞要镇,起码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动静!”

    陈英轻笑,好奇问道:“听说,在白熊部落,大皇子身边的高手损失惨重?”

    “确实挺惨的!”

    说起找个,凌风的脸色都跟着变了,沉声道:“谁也没料到,塞外竟然有那么多的高手!”

    见陈英不解,直接道:“这次,一口气出动了差不多二十位宗师,其中还有三位大宗师强者!”

    陈英闻言一愣,点头道:“这手笔,确实够大的!”

    “只能说,幸好帝国腹地的江湖大派了也来了一些高手,帮着分担了那三位大宗师的压力,不然这次真悬了!”

    显然想到了危险处,一向乐观爽朗的凌风,都忍不住变了颜色,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我不信,大皇子身边,没有带来大宗师强者!”

    陈英可没什么心惊胆战的经历,直接道:“起码,保护大皇子的安全没什么问题!”

    “别说了,那位真叫倒霉透顶!”

    凌风苦笑道:“冰刀宗的遗址,其实是一处秘境,有特殊的阵法防护,结果大皇子身边唯一的大宗师,一个不防陷进去了,之后再也没有出来!”

    这哪叫惨,叫倒霉更确切一些。

    “大皇子也太急切了点吧,竟然把身边的大宗师都拍出来了,难道就不怕发生意外么?”

    陈英撇撇嘴,不屑道:“还是大皇子以为,他是皇家贵胄,旁人就不敢动他了?”

    凌风笑了笑没有说话,显然也是认可陈英这话的……

    开什么玩笑,真以为这里是皇室影响力极大的帝都啊,而且还是在塞外人家的地盘上。

    也就是大齐帝国比邻的塞外部落实力一般,要是在赵国和燕国塞外,大皇子哪有这份底气?

    “不说这些了,你小子的实力提升有些慢了啊!”

    摆了摆手,陈英扫了眼凌风,皱眉道:“老实说,是不是修炼懈怠了?”

    凌风眼下的修为,达到了宗师巅峰。

    看起来确实不错,可是不要忘了,这厮可是北地的气运之子,如此一来他的进步速度就有些慢了。

    若是按照正常速度,此时起码也是大宗师层次的强者了。

    而且这厮身上的气运,虽然没有被再次侵夺,可不知为何陈英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从气运层面感应,这厮给他的感觉有些丧……

    可惜,他没有修炼专门的望气之术,不然肯定能够看出更多的名堂。

    陈英总有种古怪感觉,有人在窥视凌风身上的气运。

    “我绝对没有懈怠,甚至比以往更加努力!”

    凌风不爽道:“至于修炼进度为何变慢,我也不是很清楚,实在叫人头疼啊!”

    宗师巅峰修为,要是放在旁人身上,不说洋洋得意也是信心十足,可对于凌风确实有些不够。

    不说帝都那边的强者,单单明面上的大宗师强者,就超过了二十之数,真以为大齐帝国是吃素的啊。

    最刺激他的,还是原来的小弟熊大壮,此时已经成为了大宗师强者,这对他的刺激绝对不小。

    “之前送你的玉佩,还带在身上么?”

    陈英没有接话,反而转移了话题问道:“带在身上的话,让我看看……”

    “我一直带身上!”

    凌风有些莫名其妙,还是老实将挂在脖子上的玉佩取了出来,埋怨道:“只是这玉佩质量不行了,这才佩戴了多久,竟然已经出现了裂纹!”

    “哦,出现裂纹了啊!”

    陈英眼中精光闪烁,结果凌风递来的玉佩,仔细打量还真是如此,表面已经出现了几条明显的裂纹。

    而且,原本晶莹剔透的玉佩表面,也变得有些暗淡无光,就跟珍珠放久了一样鸟样。

    实锤了,凌风这厮被人暗算,有人想要谋夺他身上的气运。

    扫了眼神态自若的凌风,并不打算将这事告知,免得这家伙疑神疑鬼,以后的日子过得艰难。

    要知道,陈英赠送的这块玉佩,不说材料如何如何,本身铭刻了镇压气运的符文,算是一件功能比较单一的符器吧。

    以他在符箓之道上的修为,就算只是功能单一的符器,也不是随便什么存在就能够对付得了的。

    除非,对方动用了传承法器之类的玩意。

    看眼下玉佩的模样,显然遭遇了不止一次的侵袭。

    竟然都出现了几条明显裂纹,很明显对方的手段相当凌厉。

    好在都被玉佩给拦下,不然此时凌风身上的气运,怕是都要被抢夺得差不多了。

    真要到了那时,不说以后前程尽毁这样的大话,再想像以往那般顺风顺水就不容易了。

    就是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玩意弄出来的手段?

    夺人气运,比杀人父母性质都要恶劣,搞不好甚至都要影响下一世的命数,简直丧心病狂。

    难道对方就不怕气运反噬么?

    凌风可是北地气运之子,就算想要利用他的气运,最后也得跑来北地发展才能得到好处。

    心中灵光一闪,难道……

    “不就是一块快废了的玉佩了,有什么好看的!”

    凌风不耐烦的声音,将陈英从沉思中惊醒。

    “你这家伙,好像我真这么小气似的!”

    将已经出现明显裂纹的玉佩收起,从书房的格子里又取出一块新的玉佩递给凌风,提醒道:“继续贴身带着,不要随意丢弃,对你有好处的!”

    凌风神色有些惊疑,扫了眼那块出现明显裂纹的玉佩,再看了眼新的玉佩,没有多说什么接下。

    陈英笑了笑问道:“你和大皇子约定的雇佣期,还有多长时间?”

    “一年不到!”

    “找个机会,等时间一到直接推了吧,跟在他身边没多少用处了!”

    “怎么说?”

    “除非大皇子能够完成这次的任务,不然回去后免不了要被冷落一段时间!”

    陈英笑道:“皇家内部事务跟咱们这些外人的关系不大,你到时候正好可以告辞离开!”

    “回来后,难道我的实力,就能够突飞猛进不成?”

    凌风笑着反问:“这不太可能吧?”

    “能,当然能!”

    陈英笑呵呵道:“这里毕竟是你熟悉的地方,奋斗过的地方,起码不用像在帝都那边小心谨慎,可以放开手脚和塞外强者,还有自家的弟兄比试切磋!”

    “在大皇子身边,怕是没这等便利吧!”

    凌风苦笑道:“确实,整天跟着大皇子忙这忙那,就是修炼都不能做到准时准点,或许这才是我修为提升不快的主要原因吧?”

    “到时候回来吧!”

    陈英郑重邀请道:“飞狐径这边,严重缺乏顶尖强者!”

    说到这,轻笑道:“总不能什么事情,都需要我亲自出面吧,熊大壮他们的见识还是少了点!”

    “我明白你的意思,容我仔细想想!”

    凌风并没有急着回答,所谓好马不吃回头草,重新回到飞狐径,对于他来说也是需要好好思量一下的。

    对于心高气傲的凌风来说,他受不了旁人说什么在外头混不下去了,只得灰溜溜回来的说法。

    当然,最重要的是不确定,回来后实力能不能继续飞速增长,他对陈英的实力赶到好奇的同时也有些怀疑。

    陈英并不急切,之后又说了一些闲话后,凌风主动告辞离开,他也没有挽留。

    虽说不怎么信任重生者季军说的一些具体情况,但是对于季军所说的一些大势,还是非常注意的。

    若是他所言不错的话,十年后主世界就将达到风云世界的层次,到时候各种顶尖高手层出不穷。

    对此他倒不是很在意,以眼下他的实力,就算在风云世界也能混迹顶尖层次,只是手下的实力不够也是麻烦。

    总不能真的混成雄霸或者独孤一方那样吧,遇到了顶尖高手就得自己亲自出手,他可不想飞狐径以后发展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