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四百七十五章 熟人

    陈英还是被嫡次兄陈武,拉到了后宅主母处请安问好,顺便吃了顿‘便饭’。

    他倒没有觉得尴尬,神态从容谈笑自若。

    毕竟已经分府,公府主母再想拿捏,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至于玩抹黑的手段,在北地这种儒门不兴的地方,效果也是有限得很。

    外人只会根据陈英的所作所为判断他的品行,而不会因为流言就妄下定论。

    都被赶到飞狐径这等荒僻所在,公府主母若是再有动作的话,怕是连外人都看不过去。

    显然,就算心中不喜,公府主母也不会做得太过。

    一顿‘便饭’,并没有出现什么狗血剧情,而是平平淡淡吃完,等丫鬟上了饭后甜点的时候,公府主母这才漫不经心问道:“老三,你寻你父亲,有何事情?”

    “也不是什么大事!”

    陈英笑吟吟回答:“孩儿手下有个修为不弱的家伙,他想要赚修内功心法,孩儿觉得人才难得,便向父亲讨要一门内功心法!”

    “公爷给了么?”

    “给了!”

    陈英笑得很是舒心惬意,悠然道:“父亲对孩儿那位手下也有些印象,同样认为是个难得人才,也就顺水推舟给了一门不错的内功心法!”

    “三弟,你说的不会是凌风吧?”

    一直坐在旁边当听众的陈武,突然插话进来,惊讶道:“他不是跟着你修炼内家拳么?”

    “这厮的天赋不错,又有些机缘!”

    端起熟悉的茶水,陈英笑眯眯回答:“前不久,这厮的内家拳修为已经达到了罡劲巅峰,自觉已进无可进!”

    说到这儿顿了顿,等陈武消化了这个惊人信息,这才施施然道:“他想要在武道上攀登更高的山峰,便只能转修内功心法了!”

    “那你向父亲讨要的,是什么级别的内功心法?”

    陈武的脸色有些难看,却还是勉强维持表面的风度,只是声音有些颤抖,显露了心情并不平静。

    “顶级内功心法!”

    陈英神色轻松,轻轻吐出几个字,却是叫吃饭休息的花厅一片宁静。

    顶级内功心法!

    不要说已经猜出的陈武,就是一直神色平静的公府主母,都忍不住变了颜色。

    那可是镇北公府的核心资源!

    要是流落在外,绝对能引起一阵腥风血雨的宝贵存在。

    “三弟,父亲给你的顶级内功心法,是府里的哪一门?”

    陈武脑子一片嗡嗡作响,下意识开口问道.

    其实他心中最担忧的,是陈英转修内功心法。

    “父亲说,这门顶级内功心法,乃是其在征讨北地的时候,无意中缴获的,并没有列入家族秘传!”

    陈英自然明白嫡次兄陈武的心思,直截了当道:“二兄放心,这是一门比较霸道的刀诀,跟府里秘传的心法和武功,路子大相径庭!”

    他不解释还好,这一番解释却是叫公府主母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怎么也没想到,镇北公陈龙城手里,竟然还有这样的好玩意,这次还直接交给了陈英。

    难道他不知晓,如此行为会引起公府的内斗么?

    陈武倒是没有公府主母的深沉心思,闻言松了口气,点头道:“如此还好,就是不知道三弟,有没有修炼的心思?”

    “暂时没有!”

    陈英坦然道:“我在内家拳的修炼上,还有不少的功课要做,暂时没有转修内功心法的心思!”

    不知为何,听到这个答复陈武本该高兴的,可心情却是有些空落落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或许,有攀比的心思吧……

    若是同样修炼内功心法,他自信绝对会比老三要强。

    陈英没有在主母所在的主院多待,吃过茶点后就主动告辞离去,并没有出现什么狗血意外。

    只是,回到客舍的时候,便宜父亲陈龙城身边的长随再次过来,通知他晚上一起用个膳。

    陈英点头应下,心中却是多了几分思量……

    怕不是,便宜父亲陈龙城遇到了什么麻烦吧?

    不要怪他多想,陈龙城平常时候在几个儿子跟前,一向都是不苟言笑态度僵硬。

    平时不要说一起吃饭,就是凑一起闲聊的时候都没有。

    不年不节的,冷不丁突然要陈英留下吃饭,他可不认为便宜父亲陈龙城这是父爱泛滥了。

    信息太少,根本就摸不着头脑。

    陈英也没纠结,不过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应对罢了。

    真要是有什么难为之事,他还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反正已经受封飞狐径,老是在外头晃荡不好。

    至于如此行为很有点不孝,算了吧,谁特么会在意这个?

    ……

    今天天气不错,蓝天白云碧空如洗,微风吹拂叫人的心都变得懒洋洋的。

    趁时间还早,陈英打算出去走走,见一见熟人。

    第一站,自然是关系维持得不错的赵家。

    刚刚抵达北地城赵家老宅,门房眼尖不等他上前自报家门,便急匆匆朝府里狂奔。

    不过片刻功夫,赵然若爽朗的大笑传入耳中。

    “真是稀客啊!”

    见到站在门口的陈英,他哈哈大笑迎了上来,一把抓住陈英的手,亲热道:“什么时候回的北地,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也好早做准备!”

    “得了吧!”

    陈英笑吟吟跟着进门,将手抽回好笑道:“我一个区区飞狐径小领主,可不敢劳驾赵家家主!”

    赵然若苦笑,没好气道:“什么赵家家主,你小子要是这么看重身份的话,也不会沦落到飞狐径那荒僻地方窝着了!”

    两人互相挖苦,对视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

    三年没见的那点子生疏,在笑声中消散不见。

    要说两人还真是老交情了,当初陈英和老四陈雄在城外的北地书院上学时,赵然若便应赵姨娘的请托,在书院悄然教导陈雄这个外甥练武。

    刚接触时,赵然若这厮还很有高手气派,还指点了陈英一些修为上的问题……

    只是可惜,陈英的内家拳修为进步太快,没用多久就将这厮甩开老远,不想关系倒是处得更为融洽。

    后面,陈英经营北地城外的山谷庄园,赵然若带着一票赵家旁支子弟鼎力支持,并且还在山谷庄园设立据点。

    然后,就是双赢互利模式……

    总之,赵然若和陈英关系相当不错,算得上比较牢固的利益同盟。

    只是可惜,陈英的种种表现,触犯到了便宜父亲陈龙城的底线,直接就被打发到了飞狐径封地。

    曾经红火一时的山谷庄园,随着陈英离开也逐渐冷清……

    当然,陈英和赵然若的利益联盟,并没有因此终结,依旧继续维持,只是两人再也没有见过。

    陈英的情况,很明显赵然若并不是很清楚。

    不过赵然若的情况,陈英却是十分了解。

    这厮,乃是赵家第一个先天武者!

    当初在山谷庄园的经历,使得赵然若的实力提升迅猛,终于跟上了之前几年突然爆发的先天高手风潮。

    加上一干实力大进的旁支子弟鼎力支持,在前几年顺利接任赵家家主之位,算得上风光无限了。

    只是显然,赵家的嫡传《奔雷心法》,级别还是太低了一点,赵然若到现在的修为还在先天初期徘徊,有些落伍了。

    到了赵家的正堂大厅,分宾主落座后,陈英便将自己前来北地城的主要目的,简单述说一下。

    “刀狂凌风,果然厉害!”

    赵然若脸上有瞬间的失落,虽然很快恢复正常,却没有逃过陈英的法眼。

    陈英轻轻一笑,也不好多说什么。

    当初凌风出世时,虽然武艺已经在赵然若之上,可两人的实力差距并不大,或者说还在可以追赶的范畴。

    可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

    凌风此时已经达到了内家拳罡劲巅峰,相当于先天巅峰还要强上一线的存在,这叫还只是先天初期的赵然若情何以堪,差距太大了。

    “以刀狂凌风的天赋,等他转修内功心法后,怕是实力提升将更加迅猛!”

    倒是赵然若一脸坦然,主动开口笑道:“我虽然羡慕嫉妒,却还不至于连说一说的勇气都没有!”

    “哈哈,赵家的《奔雷心法》,也是有潜力可挖的!”

    见他如此,陈英自然也就放开了,笑道:“慢慢琢磨,或者换个思路辅修一门与之对应的内家拳法,指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这是他的真心话,《奔雷心法》他也是看过的,虽然只是处于高等级的内功心法,可其中的某些修炼理论很有可取之处。

    以陈英此时的高深境界,只是稍稍琢磨就能发现好些前进方向,若是仔细琢磨的话,将《奔雷心法》提升到能够修炼至先天巅峰的巅峰高级内功心法并不难。

    不过显然,赵然若并没有听进去,只以为陈英只是在安慰他而已,无声拱了拱手表示感谢。

    得!

    见此,陈英也懒得多说,直接转移话题问道:“四弟呢,怎么这么久都不见这小子出来,难不成和我生份了不成?”

    “怎么可能?”

    这时门口传来一道响亮嗓门:“三哥,我这不就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