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四百六十四章 后果严重(中秋快乐)

    “统制,眼见金兵突袭拿下云州,咱们不思如何夺回来,枢密竟然还想避战!”

    大刀关胜眉头紧皱,沉声道:“事先说明,枢密想要离开某不管,可某绝对不会跟着离开!”

    霹雳火秦明和双鞭呼延灼也跟着点头附和,尤其是霹雳火秦明,性格暴躁怒道:“统制也知,咱们这里和燕云隔得不远,某不想叫以前的弟兄笑话!”

    王禀一个头两个大……

    可面对一干非凡强者,他还真没勇气爆发雷霆之怒。

    心中对童贯的不满,也达到了一定火候。

    瞧瞧这是干的什么事?

    好好的强军,都快要被他的神操作给弄炸了。

    真以为眼前几位非凡强者没脾气,不敢对童贯这个枢密使下手不成?

    若是这几位突下杀手,童贯根本就没躲的地方。

    再说了,区区三万金兵罢了,就是两万梁山大军就能轻松将其击败甚至歼灭。

    这时候,竟然想着跑路,简直荒谬!

    难怪燕云大都督府的符箓广播,对大怂君臣十分不屑,都是童贯这样的货色,就算手中的军力再强也发挥不出多少啊。

    “你们放心,某会和童枢密好好说道说道,绝对不会叫诸位兄弟为难!”

    王禀还能如何,只能好言安抚。

    等一干梁山大军将领怒气冲冲离开,他这才无奈到了童贯所在官邸,将梁山将领们的意见道明。

    “枢密,咱们手里的力量,对付区区三万金兵相当容易,没必要太过小心!”

    不等童贯有何反应,他又将心中想法道出:“就让梁山大军冲锋陷阵,以关胜等人的非凡武力,就算一口气将云州夺回都不难!”

    “放肆!”

    童贯怒目圆睁,厉声道:“本枢密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心中怒火熊熊,不爽道:“既然梁山大军不愿离开,那就让他们独自守护太原吧!”

    说到这里,冷笑连连道:“莫要等被金兵覆灭之时,后悔就好!”

    摆了摆手,示意王禀可以离开了,

    王禀心中一凉,既而勃然大怒……

    尼玛,合着他之前的话都当成了放屁,童贯根本就没听进去是吧。

    真是狗眼看人低,自己不把自己当回事的蠢货!

    既然童贯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王禀也没什么好说的。

    有梁山大军在手,不要说守住太原,就是反攻云州都不在话下。

    少了童贯这么个毫无下限的货色,王禀相信他和梁山大军一干将领,日子只会更加好过。

    就算被童贯断了后勤,也有燕云大都督府的鼎力支持,根本就不用担心其他。

    想到这里,心中不由涌起无限悲凉……

    堂堂大宋竟然沦落到了这等地步,童贯这样的无胆鼠辈竟然成为了大宋军界第一人,何其讽刺啊。

    不怪燕云大都督府的广播里,对大宋各种不屑,像是童贯这等存在能够身居高位,执掌大宋军权简直骇人听闻。

    “不知好歹的东西,以后有你们好受的!”

    童贯目光阴冷,目送王禀怒气冲冲离开,冷冷笑道:“等被金兵狠狠教训一顿,就知晓厉害了!”

    什么统帅西军数十年熟知军务,那都是吹出来的。

    西军高层需要他这么一位旗帜,而童贯也需要西军的军功保障自身地位,两方一拍即合。

    真要论起行军打仗,童贯哪有什么经验和胆气?

    更别说,对上的还是覆灭了辽国的强大金兵,他丝毫的抵抗念头都无。

    再说了,他只是宣抚使而已,没必要待在前线甘冒风险。

    至于梁山大军的战斗力,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也就觉得大刀关胜几位的实力尚可而已。

    什么叫做眼高于顶目下无尘,童贯就是最好证明。

    这厮也是做得够绝,第二天便带着驻守太原的其余宋军匆匆离去,看那狼狈仓促的模样,真的好像丧家之犬。

    梁山大军统制王禀,还有大刀关胜等一干梁山大军将领,站在太原城头看着仓促狼狈离开的童贯等人,一个个面无表情神色阴冷。

    “诸位,以后太原城,就得咱们守护了!”

    等到童贯一行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尽头,王禀语气淡然道:“希望诸位的表现,不要叫枢密失望才好!”

    “呵呵……”

    大刀关胜悠然轻笑,傲然道:“统制放心,区区三万金兵何足道哉?”

    霹雳火秦明冷笑道:“也不知道童枢密这是害怕什么?”

    双鞭呼延灼沉默许久,悠然道:“真是可笑,堂堂大宋枢密使,竟然连直面金兵的勇气都没有!”

    这要是传扬出去,绝对是天大的笑话,同时也是对大宋朝堂声望的沉重打击。

    “诸位将军,太原的安全就交给诸位了!”

    一旁,太原留守张孝纯无奈道:“知府衙门一定会极力配合,不会扯了诸位将军的后腿!”

    都到这份上了,还提什么文武之别那就是脑子进水的表现,很显然张孝纯还没这么脑残。

    “张知府放心,太原城不会有事的!”

    王禀保证,对这一点还是很有把握的。

    与历史上的情况不同的是,历史上王禀身边就三千胜捷军,而且战斗力也就那样。

    眼下梁山大军可是拥有两万人马,而且还有大刀关胜等非凡战将存在,只要参考之前燕云大都督府在边关要塞,和五万精锐金兵游戏般的战斗就知晓了。

    只是……

    等回到城中军营,都不用王禀招呼,一干梁山大军的高层将领主动聚集过来。

    “王统制,接下来咱们该怎么走?”

    大刀关胜沉声道:“咱们这次算是彻底恶了童枢密,就算能够解决金国来犯之敌,以后也少不了被穿小鞋!”

    这话,却是说到一干同僚的心坎里了。

    可要他们向童贯这样的软蛋低头,那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他们还没那么渣。

    王禀的心情同样沉重,作为童贯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他在西军的处境十分尴尬,眼下又得罪了恩主,以后的日子绝对不好过。

    大宋朝廷对付军将的手段相当残酷,可比针对文官酷烈多了,动不动就是杀头的,在大宋当兵可不是什么好职业。

    当小兵的时候,要受到将官的层层剥削,搞不好还得成为将官家里的免费小工,什么都要做却是什么好处都没有。

    可一旦当上军官,又得担心会遭遇朝廷的猜忌,官当得越大就越危险,还要受到文官集团的排挤打压,日子相当难过。

    还有就是眼下这等处境,一旦得罪了枢密使,下场绝对好不到哪去。

    可要他们跟随童贯不战而逃,又过不去心中那道坎。

    军队就是军队,只要还没彻底烂透,还是要脸有情义的。

    “你们有什么想法?”

    王禀收敛情绪,淡淡问道:“事先说好,某不会做对不起朝廷,对不起童相的事情!”

    大刀关胜不悦道:“王统制,你把我等看成什么了?”

    霹雳火秦明性子急躁,不耐道:“啰嗦什么,等灭杀了抢夺云州的金兵,咱们就暂时作壁上观!”

    说到这里,拿出了符箓收音机,冷笑道:“王统制可以听一听,相信燕云大都督府和大宋朝廷,很快就会分出胜负!”

    手指轻按,立即便有熟悉的广播声音传来:“堂堂大宋枢密使,竟然望风而逃,大宋朝廷已经腐朽堕落到了如此地步,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王禀骇然色变,只不过下一刻却又满脸颓废,摆了摆手示意他知晓了。

    营房里一片寂静,只有广播声音依旧不停传出:“童贯此举,说明其已代表朝廷放弃了云州,甚至放弃了整个河东!”

    “是不是等金兵拿下河东后,朝廷又畏惧金兵要放弃邻近的河北之地?”

    “等河北完蛋了,河,南之地估计也守不住,一旦汴梁失陷,大宋距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就这么一个君臣只知奢华享乐,毫无担当毫无为民之心的朝廷,留着还有什么用?”

    “燕云大都督府再次郑重表态,不管金兵来多少,从哪里杀进宋境,燕云大军都会及时出动,将金兵彻底灭杀在边境附近,希望当地百姓和驻军予以配合!”

    “另外,面对如此无道之朝廷,燕云大都督府号召所有不甘心成为大宋君臣予取予夺之鱼肉的百姓,共同推翻腐朽落后的大怂王朝!”

    “……”

    大宋君臣这次的失分太多,若是没有燕云大都督府在其中搅合,依靠距离和话语权的主导地位,完全可以将影响压制到最小状态。

    可眼下,大宋君臣的所作所为,都被燕云大都督府,以最快速度公之于众,让所有关心大宋时事的百姓都知晓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宋朝堂的威信一降再降,到了此时差不多已经降到了冰点。

    童贯的无耻跑路行径,正好给了燕云大都督府讨伐大宋的名义,甚至在符箓广播的帮助下,形成了一股‘吊民伐罪’的惊人氛围。

    此时的大宋朝堂,可以说几乎失去了对大部分军州的控制,朝臣离心离德距离崩溃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