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四百六十二章 遮羞布

    金主完颜阿骨打因战败气绝身亡……

    消息犹如风一样,迅速传遍整个燕云之地,然后是京东东西两路,再然后就是整个大宋疆域。

    大怂君臣自然是一片惊愕,既而在心中破口大骂。

    可他们也不想想,金国切实出动了五万精锐攻打燕云边关重镇,私下里和金国勾结的大宋军队呢?

    所以,当金国使者怨气冲天出现在汴梁城,在朝堂上当众指责大宋君臣不靠谱时,那种尴尬和憋屈就别提了。

    偏偏,大怂君臣一个个软得可以,别看嘴里说得如何如何,可真对上满身彪悍气息摆明了闹事的金国使者,却是没一个敢于大声开口斥责的。

    等朝堂上发生的事情传扬出去,顿时大怂君臣成了天大的笑话。

    直到这时,汴梁百姓才真的相信,大宋君臣暗地里和金国勾结,大宋这边的表现差到极点。

    简直丢人现眼……

    汴梁城里,原本有些消停的流言,突然又起来了。

    什么大宋君臣都是废物,连勾结金国的事情都做不好,看把金国给坑的,国主都给气死了。

    什么大宋君臣好样的,这是拿金国的精锐不当回事啊,连金国国主都能坑死,果然有本事。

    什么丢人现眼,都把脸丢到金国这等蛮夷国家去了。

    什么大宋官军稀烂,人家金国都出兵战败了,大宋这边的官军都还没影,能指望啥?

    当然,流言中也少不了吹捧燕云大都督府的……

    燕云大都督府才是真的厉害,轻轻松松摆下几个大阵,就叫金国损兵折将国主都气死了。

    果然,汉人军队只要用对了地方,战斗力可不是区区蛮夷比得上的,大宋官军就是被君臣生生给废掉的。

    燕云大军摆设的阵法,还是当初辽国摆出的,显然辽国也是彻底腐朽了,有这么好的战争手段,结果连用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大怂君臣这次又狠狠刷了一波存在感,把脸面都丢干净了。

    “岂有此理!”

    道君皇帝是一个喜欢‘微服私访’的皇帝,很容易就听到了这些靠谱不靠谱的流言。

    他能够清晰感受到,流言中对他的不屑和嗤笑,不管是昏庸皇帝还是精明皇帝都有颗敏感多疑的心,立即就命令手下人马调查流言的来处,并且疯狂压制流言。

    可惜,这次的事情本就是大怂君臣的锅,根本就甩不脱,市井的流言根本就没有停歇的意思,反而还有越演越烈的迹象。

    还是那句话,既然大怂君臣做出了选择,那事情败落以及没有做好,就得老实承担后果。

    很明显,道君皇帝丝毫承担后果的意思都没有。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市井流言好好享受一波吧。

    汴梁城里,符箓收音机的数量可是不少的,不要说有钱人家和王公大臣,就是寻常有些家底的百姓人家,也能咬牙买得起,对于外头尤其是边关的信息知晓的速度,比官方层面还要来得迅捷。

    燕云大都督府的广播里,一边大肆庆祝此次边关大战的胜利,一边也没忘播报燕云大都督府的反制措施。

    眼下随着金国完颜阿骨打突然死亡,导致金国内部一片混乱,有资格继承金主位置的存在,都亮出了刀子准备好好争夺一番。

    这是塞外蛮夷部落的习性,什么传统规矩都没有,有的只是赤落落的强者为尊。

    燕云大都督府派遣了不少探子,进入金国地界探查情报,自然第一时间将金国发生的夺位大战传回燕云大都督府。

    柴大官人秉承‘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态度,干脆利索让符箓广播站,将从金国得来的第一手夺位争夺战,通过符箓广播的方式叫整个燕云之地,还有大宋能够接收到符箓广播的地方,好好开了回眼界。

    为了上位大打出手,各种拉帮结派打压异己,还有疯狂的人道毁灭等等事迹,都叫所有的符箓广播听众,好好的听了一回大戏。

    其中,还夹杂燕云大都督府光明正大派出去捣乱的人马消息,反正塞外之地各种混乱各种厮杀,叫无数符箓广播听众都惊得目瞪口呆。

    他们头一次知晓,塞外异族的王位争夺战,竟然如此血腥残酷,显然不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基本上就没可能中止。

    如此骇人听闻的广播,自然引得一干儒家老夫子口诛笔伐。

    他们一边破口大骂蛮夷不习教化云云,一边又对燕云大都督府如此堂而皇之的广播行径十分不满。

    按照他们的逻辑,就算是异族王位争夺,也不该叫无数吃瓜百姓知晓,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为尊者讳?

    这些老夫子还真是有趣,自己整天听符箓广播听得有趣,却是上书朝廷收缴流落民间的符箓收音机。

    燕云大都督府的情报机构可不是吃素的,第一时间就将这些老夫子到岸贸然的行为公之于众,引起一片轩然大波,然后就是各种人肉搜索揭老底的有趣戏码了。

    一些真正的有心人,一边听符箓广播的同时,一边迅速分析天下大势,同时也和广播中的‘专家分析’相结合。

    所谓的‘专家分析’,就是符箓广播站,不时邀请燕云大都督府的重量级文武,分析眼下发生的各种事情的来龙去脉。

    其中,对于大宋君臣的评价那真是低得可怜……

    尤其是花和尚鲁智深,这厮的大嗓门极有辨识度,对于大宋君臣各种鄙视,偏偏还举出了不少实例,让所有广播听众都心生一种认同感:原来大宋混到了眼下地步,大宋君臣绝对要负主要责任。

    就是道君皇帝,还有被点名的朝堂重臣,尽管气得七窍生烟大骂不当人子,却也不敢公开表态如何如何,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

    谁叫鲁智深举的例子,一个个事实详实数据充分,怕是大宋朝廷自身都不清楚这些数据,拿什么反驳?

    以大宋君臣的尿性,甚至连收缴符箓收音机的命令都不敢下。倒不是心虚气短,而是大宋君臣就这么怂。

    总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随着金国那边一片混乱,大宋君臣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舆论攻击。

    燕云大都督府可没客气,到了后来干脆拿道君皇帝等人的生平说事,将他们的斑斑劣迹和恶劣品行全都大白于天下。

    广播中关于道君皇帝的评价,由柴大都督亲自出面,直接痛斥道君皇帝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败家玩意。

    甚至在广播里扬言,都不需要燕云大军亲自动手,就道君皇帝眼下的折腾法,大宋自然会自我毁灭。

    到时候,燕云大军只需要轻轻松松接收一片烂摊子就成。

    柴大官人生怕道君皇帝不够生气,继续在广播里表态:鉴于当初赵匡胤给柴家留了血脉和生存的机会,等大宋自我崩溃以后,他这个柴氏子孙自然会给赵氏皇族一个存活下去的机会。

    只不过,赵姓皇族别想能够继续留在中原地区,享受花花世界的美妙。

    他会将整个赵氏皇族都迁移到南方的外海巨岛,让道君皇帝和方腊做邻居。

    这番言论一出,顿时在整个大宋掀起惊涛骇浪……

    声讨柴大都督的声浪,自然几乎要将天穹都捅出一个大窟窿,各种喊打喊杀以及不满的声音甚嚣尘上。

    可私下里,真正有见识的存在,却是暗暗松了口气。

    只要不傻,都能看出道君皇帝继续折腾的话,大宋江山将不保,只是柴大都督头一个道了出来罢了。

    柴大都督的狂妄,也是叫所有人大吃一惊……

    尼玛,眼下大宋还没彻底崩溃了,就把赵姓皇族的安排都想好了,还安排跟方腊做邻居,这心理到底有多险恶。

    很多人别看嘴上说得如何如何忠君爱国,私下里怕是乐呵得不行。

    道君皇帝是个什么鸟样,这么多年傻子都看明白了。

    正如柴大都督说的那样,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败家玩意,好好的大宋江山都要被败光了。

    一些心思活络的家伙,已经开始打算到燕云大都督府投注,看起来燕云大都督府确实有称霸天下的底气和实力。

    起码,在对待异族的立场上,柴大都督比起道君皇帝,不知强到哪里去了。

    旁的不说,大宋可是被辽国欺负压制了百多年,也没见大宋有扬眉吐气的时候,可燕云大都督府却是轻松击败灭亡了辽国的金国精锐,这就是差距。

    这时候,就显露出燕云大都督府乃是汉人政权的好处来了。

    起码,对于燕云大都督府,许多大宋子民并不反感,相反随着这次金兵大败还很有好感。

    谁都乐意跟着一个厉害的老大混,而不是像宋朝这般,不管是哪家比较强一些的蛮夷国度,都得老实低头服软乖乖缴纳岁币。

    这还是堂堂的中原王朝么,就是当初南北朝期间的南朝,表现得也没这么垃圾啊。

    可以说,柴大都督在符箓广播里的公开喊话,将大宋君臣的最后一块遮羞布都给揭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