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四百三十九章 非同寻常

    王禀很是吃惊……

    只有真的执掌梁山大军后,才知晓这只军队的强大,绝对超乎想象。

    两万久经训练,历经战火的将士,单这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更叫他吃惊的是,梁山大军的一干将领,一个个武艺精湛不说,都是正统的官军将领出身。

    大刀关胜,霹雳火秦明,双鞭呼延灼,青面兽杨志……

    一个个,都是江湖上闻名的高手,在禁军系统也是名头不小。只需看上一眼就知都是难得的军中大将。

    旁的不说,单论气势王禀自知不敌!

    更别说,在他上任之前,便知晓军中那几位非人存在,便已经主动离开,叫他又是安心又是可惜。

    两万将士身上的衣甲鲜亮,手中兵器锋利寒光闪烁,个个精神抖擞并没有受到官军大败的影响。

    能够执掌如此雄壮大军,叫他又是振奋又是紧张……

    王禀心知,若非童大帅鼎力支持,他根本没办法接手梁山大军的统帅之权。

    无论是资历还是能力,西军比他强的将领都不在少数。

    若非他乃是童大帅的亲卫大将,这样的好事也轮不到他身上,起码也不能叫他独占便宜。

    当然,童大帅既然给了他这么大的好处,他自然会根据童大帅的要求好好配合。

    起码在之后,由童大帅亲自统领的第二次征辽之战中,好好表现叫童大帅大吃一惊。

    此时的王禀意气风发,自信能够在征辽战场上有优秀表现,实在是梁山大军的战力不俗。

    起码,堪比精锐西军……

    只是可惜,还不等他这个新官上任三把火,梁山大军的不同之处,就狠狠给了王禀一个下马威。

    这日,正和数位梁山大军将领商讨事务的王禀,突然得到一个惊人之极的消息:他手下准备收拢后勤辎重权柄的小弟,被梁山大军负责后勤的将领狠狠打了一顿!

    这还了得!

    王禀气得七窍生烟,更有身边心腹小弟出言拱火,他心中的火气可是不小。

    众所周知,军队最重要的是人事权和财权。

    人事权就无需多说,财权乃是后勤辎重,作为梁山大军统帅,王禀自然要将后勤辎重牢牢控制在手里。

    当然,按照军中陋习,他和手下心腹也能从中好好捞上一笔,这都算是公开的秘密了。

    怎么也没想到,梁山大军管理后勤辎重的将领,竟然胆敢不给面子,竟然将他派去接掌后勤部队的心腹赶出来不说,还狠狠打了一顿。

    这,不是在打他的脸么……

    “诸位要给王某一个解释,不然休怪王某不客气!”

    王禀也不客气,借机将梁山大军的几位主要将领请来,将情况一说满脸不爽怒道:“如此行径太过恶劣,难不成王某的统制职位还是假的不成?”

    本来以为,他都如此表态了,梁山大军的几位将领,就算心中不爽也会主动让步。

    既然这几位在王禀上任前,并没有和那许多草莽习气的头领一般擅自离开军营,显然不会轻易和代表朝廷的主将翻脸。

    王禀的身份更加特殊,他背后可是童贯这样的朝堂大佬,要是得罪他了,以后还想要在官场上混?

    岂料,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竟然出了意外……

    “不是某等不给统制面子,而是后营那本就不是某等能管得了的地方!”

    “正是如此,后营直属于梁山本寨管理,那里的后勤物资都是梁山本寨供应,并非朝廷拨付!”

    “梁山大军的后勤营地另有设置,并不是和后营混在一处地方,还请统制明见!”

    “……”

    由大刀关胜开头,其余梁山大军核心将领纷纷开口,向满脸气愤的王禀解释其中缘由。

    王禀顿时懵了,一时只觉得荒谬之极……

    “诸位,把王某当傻子不成?”

    “哪里的军队,会将后勤营地另分他管?”

    “再说了,既然隶属于梁山大军,那就得老实接受管理!”

    王禀气愤之极,将身前桌案拍得砰砰作响,脸色难看厉声怒喝,甚至觉得一干梁山大军核心将领联手给他没脸。

    “统制若是不信,可以亲自去后营看一看,那里供应的物资比较特别!”

    关胜等人并不害怕,等王禀发完了脾气后,这才缓声开口。

    王禀一听,心中更加恼火,不过也不好真的不给关胜等将领面子,只得怒声表示立刻就去后营巡视,他倒是想要看看后营那里,究竟是个如何的‘特别’法。

    本来以为关胜等将领,会找借口说情,谁料他们根本就没有这样做,相反直接顺着王禀的话头,把事情定了下来。

    这下,轮到王禀吃不住劲,有些不知所措了……

    可等他在关胜等人的陪同下,真的在和主力营地相隔十里之遥的后营巡视一圈后,王禀整个人都是懵的,同时也明白了关胜等人的说辞究竟是什么意思。

    梁山大军的后营,确实十分特别……

    后营储备的物资大头,乃是市面上销售相当火爆的鱼肉和猪羊肉罐头,甚至还有堪称奢侈品的各种类糖果!

    这些,可都是实实在在的好东西!

    同时,也不是朝廷拨付的正常粮草物资,朝廷可不会如此大方,要知道罐头和糖果可都是相当抢手的货物。

    很显然,后营储备的罐头和糖果,全都是所谓的梁山本寨提供,和朝廷无关。

    这样的情况,叫王禀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总不能拿后营储备的军械物资说事吧,要是后营一怒之下带着罐头和糖果等物资离开,王禀也只能干瞪眼无可奈何。

    因为后营并非正式军队,而是打着随军民夫的旗号,这叫王禀不敢玩得太过。

    关胜等梁山大军核心将领不提,两万梁山大军将士看着呢,他要是做的过分,谁知道会不会引发不好的后果?

    巡视了和梁山主力明显隔开的后营,王禀这才发现了梁山大军的不同寻常之处。

    尼玛,梁山大军将士此时乃是一天三顿,而且每天都能沾上一点油腥,运气好甚至还能吃上一块猪羊肉!

    另外,各种腌制鸡鸭鹅蛋的供应,也是叫王禀吃惊的充足。

    吃得如此丰盛,要是战力还不好,那就见鬼了。

    知晓了这些,新任梁山大军总管的王禀,目瞪口呆的同时,也是感觉相当的新奇。

    等他知晓,后营还供应各种符箓的时候,真的傻眼了。

    没搞错吧……

    本来,他很想借机大发雷霆之怒,狠狠训斥梁山大军一干核心将领一番。

    只不过……

    当初跟随童贯,同样经历过征讨方腊之战的王禀很快反应过来,梁山后营供应的各种符箓是怎么回事。

    “有回春符,水球符,水球符,还有大风符……”

    后营轮换总管阮小七,站在梁山大军帅帐中央,满脸桀骜慢悠悠汇报道。

    就冲这厮的桀骜劲,王禀就知晓后营的事情不好搞。

    “这些物资,具体如何供应?”

    王禀现在没有彻底掌控后营的把握,打算先把好处拿到手再说。

    “吃食直接送到大食堂,由后营将士监督,让弟兄们能够享用得到!”

    “至于符箓,根据用途不同,供应的情况也是不同的。”

    “比如回春符,战斗的时候每位统兵将领三到五张,寻常时候都是由后营亲自掌管!”

    “至于五行符,战斗时候分配到统兵大将手里,寻常时候基本上都由后营储备!”

    “军械物资的分派,另有一套规则!”

    随着阮小七桀骜的声音缓缓响起,王禀的脸色慢慢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他发觉,梁山大军的后营管理,还真是相当严格。

    主要是,就他调查的情况,执行各种规章制度以及纪律相当严格,这就很了不得啦。

    朝廷拨付的粮草物资,其实也在后营的管理之下,只是那玩意相比价值惊人的罐头和糖果等物,实在不值一提。

    越是了解梁山后营的情况,王禀心头越发凛然,他发觉自己可能知晓了梁山大军战力强悍的原因。

    可惜,这个原因其他官军无法复制,或者说朝廷不会允许其他官军复制。

    这下,他也明白想要掌控梁山大军的后勤,不能说一点空子都没有,可想要控制后营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按照双鞭呼延灼私下里的说法,后营直接隶属于梁山本寨管理,一旦发觉情况不妙立即断供,甚至后营都可能直接撤销。

    到时候,真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搞不好还会引起军中动荡,绝对得不偿失。

    没办法,若是后营的供应出了问题,已经习惯了每天都能沾染荤腥的梁山大军将士,非得闹腾不可。

    在眼下这等关键时刻,一旦军中不稳士气下降,战力出现下滑很可能影响到童贯的大事。

    一旦童贯受到影响,王禀这样的心腹也别想有好果子吃。

    越是了解梁山大军,王禀郁闷发现想要钻空子捞好处越发困难,这里没有空饷一说,也没有其他官军那里的诸多陋习。

    可就是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士气高昂,战斗力相当强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