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四百一十章 封锁和收获

    济州州衙后院书房……

    张叔夜起身站在空挡处,手中捏着一张符纸,纸上弯弯曲曲的符文好是蚯蚓纠缠,说不出的诡异古怪。

    张叔夜的神色有些纠结,最后还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低声念诵一段咒语。

    陡然间,手中符纸无风自燃,化作一团脑袋大小火团凌空悬浮,散发阵阵炽烈热浪。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显然张叔夜还是被突然出现的悬浮火球吓了一跳,连退数步目光锐利如刀,看着散发热浪的悬浮火球脸色难看之极。

    差不多三到四个呼吸功夫,悬浮在半空的脑袋大火球突然消散,若非空气中的热浪依旧存在,怕是叫人怀疑其是否真的出现过?

    接下来,他又念动咒语,将其余四张符纸全部引动,分别是一团土黄光芒,一团脑袋大小水球,一团锐利十足的白色气团,一团蕴含勃勃生机的青色气团。

    加上之前的火球,正好对应金木水火土五行!

    “柴大官人竟然修道有成,这下麻烦了!”

    张叔夜自言自语,脸色难看一屁股坐下,心情却是沉重难言,甚至有些忐忑不安。

    要知道,当今官家崇道到了一定程度,对于道门长生之术相当热切。不仅给自己取了道门帝君法号,还十分宠信道门真人林灵素,差点把佛门给彻底搞垮。

    要是知晓总管梁山本寨的柴大官人修道有成,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若是寻常道人也就罢了,可柴大官人不说眼下乃是梁山匪首,尽管已经接受招安依旧不受待见,或者说信任更为恰当。

    而且柴家乃前朝皇族,身份十分特殊,根本就不受本朝士大夫待见。

    但当今官家权威极盛,若是一意孤行邀请柴大官人入京成为供奉,怕是东京城里的六贼会主动帮衬。

    要知,六贼个个身居高位,身后更是有大票附庸官员,他们一旦支持的话,当今官家的许多荒谬决定都能够顺利成行,这就是六贼的厉害之处。

    张叔夜和柴大官人接触虽然不多,却知晓大官人绝对是能力卓绝的豪杰之士。

    这样的存在一旦到了当今官家身边,谁知道会弄出什么事端,人家要是有心复国呢?

    所以,听到一些传闻,张叔夜第一时间弄到了从梁山本寨,流出的五行符纸,亲自实验过后心情越发沉重。

    心中最后一丝侥幸都消失了,张叔夜琢磨着绝对不能叫柴大官人入京,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封死柴大官人的消息。

    以张叔夜的能力,自然做不到这一点……

    于是,他急忙写信和关系要好的汴梁高官联络,希望能够得到汴梁大佬的支持,统合邻近郓州和濮阳的力量,一同封锁柴大官人的消息,绝对不能叫当今官家知晓。

    信件送抵汴梁,很快引起某位朝堂大佬的关注,第一时间同意了张叔夜的意见,悄无声息间一张封锁大网逐渐成型。

    若非知晓梁山本寨不好招惹,也不愿意逼反梁山的话,他们更愿意采取激烈手段灭杀柴大官人,干脆利索的解决这个叫人头疼的巨大隐患。

    在这样的大事面前,州城大户人家的不满算个屁?

    若是因为他们的缘故,使得张叔夜的谋划彻底失败的话,等待他们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下场。

    士大夫和士大夫之间,也是大有不同的!

    ……

    柴大官人并不知晓这些,就算知晓也不会在意。

    他此时,也是在梁山本寨,主持后营年终盘点。

    “大官人,经过咱们一年多时间的努力,此时水泊周围,已经有三十个村庄,经过了咱们主导的全面改造,另外还有二十个村庄正在全面改造的过程中!”

    作为留守本寨的政务大总管,铁面孔目裴宣当仁不让开启了这次年终总结,并且头一个站出来汇报。

    说起这一年的收获,就算以裴宣的镇定功夫,都忍不住眉飞色舞意气昂扬。

    丰收,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大丰收!

    五十个村庄彻底投靠,其中不少还是拥有数百户,数千人口的大村子,一下子叫梁山本寨控制的人口数量逼近十万。

    这还是直接能够控制的,间接控制或者说影响的人口,绝对不会少于五十万!

    以本寨独特的行事风格,只要再经营几年,水泊周围三州除了县城和州城之外,其余地域将全部掌握于本寨之手。

    这可是,数以百万计的人口啊……

    若是能将军中硬功彻底普及,粮食和营养跟得上,到时候随便都能拉出五万到十万规模的重甲步兵军团!

    说一句横扫天下无敌手,都不算夸张!

    每每想到此处,铁面孔目裴宣心中都是说不出的复杂。

    对大宋朝廷,他已经彻底失望了……

    可多年的教育,却叫他心中生不起造反的心思,特别是主动造反,更是下意识不去多想。

    但梁山本寨的实力,即将以滚雪球的速度迅速膨胀,等到实力达到了一定地步后,就算梁山本寨没有反心朝廷也绝对容不下,这是肯定的事情。

    到时候,就算不反也得反了……

    以柴大官人的雄才大略,还有本寨一干头领的精明强干,他真的很不看好已经腐朽堕落的大宋朝廷了。

    忠义堂大厅的气氛肃穆又热烈,裴宣很快收敛杂念,一板一眼汇报各种详实数据。

    “经过一年的努力,目前完全投靠本寨的五十个村子,总共收获粮食六十万石,按规矩本寨能够获得二十万石粮食!”

    说这个的时候,其实还是有些心痛的。

    三成田租,给得实在太大方了……

    若是按照老规矩,收纳五成田租的话,便是直接得到三十万石新粮!

    三十万石新粮,足够眼下的本寨消耗数年之久!

    “用不着纠结!”

    柴大官人好笑道:“咱们答应了帮村民处理税赋问题,起码还能得到两层左右的新粮,咱们便用银钱交付!”

    “若是村民想要卖粮换钱,咱们派驻在各村的弟兄,也可以全盘接纳,记住得是市价,若是发现有敢暗地里动手脚的,别怪某不讲情面!”

    一番话,惊得在场头领心头凛然连道不敢。

    柴大官人对待不守规矩的弟兄,可都是以军法论处,根本就没啥情面可讲。

    就是亲卫队有弟兄犯了事,都被以军法论处送去矿场接受高强度劳动改造,更别说其余人等了。

    按照柴大官人的说法就是,大宋为何到了眼下这等地步?

    要说官员的薪酬,放眼历代皇朝都是最高的。就算不捞外快,都能让一家人生活得滋润无比。

    可朝廷就是对官员,或者说士大夫太过宽容甚至是放纵,才搞得眼下吏治败坏一片混乱。

    本寨给诸位弟兄的月俸,以及各种福利待遇都是相当不错的,起码在旁的地方想要光明正大拿这些好处,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得了好处就的老实听话老实办事,不老实的话也就别怪某心狠手辣了。

    柴大官人说到做到,甚至不惜砍了上百颗脑袋,这才将规矩彻底沉淀下去,无人敢于轻易触犯。

    又有神行符,和传讯符这等好玩意,监督手段层出不穷,谁都不知道柴大官人还有什么手段没有亮出来,所以本寨这边的风气相当清正,比起朝堂简直算得上白莲花。

    这次本寨麾下的村子粮食收获,算是相当高产。

    除了正常的农家肥,还有各种草木肥料之外,柴大官人通过土属性符纸,凝聚了部分空气中的土性灵气渗入土地中,也是粮食丰产的主要因素之一。

    当然,这一年算不得风调雨顺,有那么点子干旱的架势,不过梁山本寨指导手下村子修建的水渠效果不错。

    有八百里梁山水泊的充沛水资源,用不着柴大官人施展呼风唤雨之术帮忙,倒是省去了一桩麻烦。

    他其实也不想传扬自己会法术的消息,搞不好会引来水浒世界的道门高手。

    起码,在他对自身道法修为有足够了解,确定有了自保之力的情况下,才不会太过顾忌本世界高手的威胁。

    这边,铁面孔目裴宣的汇报还在继续:“一年时间,本寨的养殖场出产猪羊各有八千头,主要还是饲料跟不上,不然还能继续提高出栏量!”

    “五十座投靠本寨的存在,已经建起了差不多五十家养殖场,每家的猪羊出栏数在三百到五百之间,总共出栏差不多一万五千头左右!”

    此言一出,顿时引来周围头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坐在柴大官人旁边的鲁智深一拍大光头,呵呵笑道:“难怪天天都有肉吃,原来咱们和依附的村子,一年竟然养了这么多的猪和羊!”

    裴宣笑道:“之前谁也没料到,规模养殖的效果竟然如此出众,只是可惜饲料是个大问题,不然咱们手头养殖场的猪羊出栏数,起码能够翻一番!”

    柴大官人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能等小麦收割后多多种植大豆了!”

    “主要还是战马太过娇贵,咱们手里的好饲料都耗费在它们身上,等大豆收获后情况就要好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