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三百七十五章 规矩严厉

    柴大官人上了梁山,最大的作用就是叫梁山上下,知道了什么叫做规矩。

    前营什么情况他管不着,可在后营就得按照他的规矩来。

    有沧州柴家庄一干庄丁,还有习惯了柴家庄严苛规矩的仆妇和丫鬟作为标杆,想在不受重视的后营立规矩很简单。

    若是有现代穿越者在梁山后营的话,一定会对这里的许多规矩和行事作风,感到莫名的熟悉。

    没错,柴大官人在后营实行了比较严格的计划制度。

    当然,撇除了计划经济中绝对的平均主义,还有加强了各部门之间的互相监督,以及后勤总部对下面各个分支机构的监督和掌控。

    按照‘多劳多得,按劳分配’的原则实行,经过初期的混乱和不适,眼下已经逐渐形成了一套独特的行为规范。

    对于梁山这么一个随时都处于战争漩涡的军事集团而言,严厉的计划经济制度还是比较合适的。

    起码在后营实行过程中,发现了诸多好处,大为提升的工作效率和生产效率,对于梁山的后勤管理来说绝对是好事。

    加上宋朝时代特殊的道德约束,起码柴大官人觉得眼下的梁山后营,已经相当不错了。

    虽然管得比较严,对于后营诸人的行为规范,还有在外头的所作所为都有比较详细严厉的规则约束,却还不至于像老朱那般连家里吃饭坐哪都要管。

    柴大官人也是一种尝试,若是效果不错的话,等神魂回归主世界,可以在封地试行么。

    谁也不能否认,计划经济在对资源和人力的利用效率上,比起一般的规则要好得太多。

    起码,此时梁山后营数千人马,除了初期的不适应之外,眼下却是被管理得井井有条。

    整洁,干净,秩序井然!

    这就是梁山后营,给初次踏入的鲁智深的第一印象。

    比起乱糟糟的前营,后营这里的环境还有秩序,要好得太多了。

    只是不知为何,看到街上路人两人成行三人成队的规矩模样,鲁智深却是喜欢不起来。

    迎面走来一伍五个巡逻队员,他们排成一队脚步齐整迅速靠近。

    整齐踏地的脚步声,像是催魂魔咒一般,犹如来自战场的催命鼓点,一下一下敲在鲁智深心头。

    不仅如此,五位巡逻队员身上的彪悍气息,都显露他们乃是不折不扣的精锐之士。

    “林教头,张家娘子在女学那里,你若是愿意等候的话,就在女学门外等候一段时间吧!”

    巡逻小队成员显然认识林冲,为首那位笑吟吟开口,语气之中满满都是调侃。

    林冲连连拱手道谢……

    等那一队巡逻队员离开,鲁智深压低了声音问道:“哥哥何必和这般小喽啰客气?”

    “兄弟可不要乱来!”

    林冲急忙摆手,一边在前头带路,一边小声提醒道:“别看这些家伙个人武艺不行,可联手成阵的威力不弱,某家想要拿下他们都得十招开外!”

    “不会吧?”

    鲁智深吃了一惊,林冲的武艺他可是知晓的,就算在一流好手中都是顶尖存在。

    对付几个小喽啰,竟然说要在十招开外?

    “兄弟可不要小看他们,都是以前沧州柴家庄精心培养的壮丁,不仅个人武艺娴熟,配合十分默契战力极强!”

    “洒家听说过,沧州柴家庄的柴大官人,在江湖上的名头不小!”

    鲁智深笑道:“以前还觉得可能是夸大其词,现在看来柴大官人确实有些本事!”

    “何止是有些本事?”

    林冲笑道:“本事大了去,梁山后营在其的管理下,秩序井井有条比起官军要强多了!”

    “洒家知道!”

    鲁智深悠然道:“在青州的时候,梁山方面打扫战场的速度,给洒家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呵呵,自从柴大官人执掌后营以来,梁山的后勤事务就十分顺当,没在出过差池!”

    林冲笑道:“看看后营这里的环境,若非每天都要出营操练,生活在后营可比前营舒服多了!”

    “洒家不是很喜欢,看起来规矩太多了!”

    “规矩多一些才好,我们这些前营将士也能放心!”

    林冲笑道:“按柴大官人的说法,后营这边有不少老弱妇孺,只有严格的规矩才能将他们的力量联合起来,叫前营的有些无法无天之辈不敢胡作非为!”

    “怎么,前营还有作奸犯科之辈?”

    “某也不瞒兄弟,前营那有不少出身绿林的好汉,他们可受不得什么约束,习惯了任性而为!”

    鲁智深没有接话,他在二龙山虽说没有做过什么欺压良善之事,却也算不得光明磊落。

    山贼头领么,好说不好听啊……

    对于只见过一面的柴大官人,鲁智深眼下的观感有些复杂,总体而言是比较佩服的。

    后营的所见所闻,叫他这种见过大世面的都忍不住心生感叹,正如林冲所言这里是个安心生活的好地方。

    环境整洁,生活秩序井然,看样子生活物资以及生活水平也不会太差。

    路过的所谓卖场,南北货物一应俱全,就是东京汴梁城里的时新玩意,在这里都能看到买到,这就很了不得了。

    关键的是,围绕着所谓卖场,一应商铺应有尽有,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布匹铺子,药材铺子等等,都叫鲁智深有种看花眼的感觉。

    最叫他感觉奇特的是,一些前营头领和头目,都老老实实按照规矩正常买卖,丝毫都没有强买强卖的迹象。

    林冲告知,后营的这些商铺,都有后勤部的份子,前营的头领可没胆子在这里胡作非为。

    前不久李逵在后营的酒楼喝醉了耍酒疯,不仅想要吃霸王餐,甚至还打伤了酒楼小二哥。

    结果,附近的巡逻队赶来,直接将人拿下。

    柴大官人闻讯赶来,丝毫都没给宋江面子,直接就在大街上打了李逵二十板子,不仅要他将酒钱以五倍价格交了。

    同时还罚这厮担一个月的粪水,连宋江都不好意思过来求情,眼下还在和臭气熏天的粪水奋战呢。

    这一下,可是把梁山上下的头领给惊得不轻。

    谁不知道,黑旋风李逵乃是宋江的铁杆心腹,柴大官人丝毫都不给面子,说惩罚就惩罚了,前营一干无法无天惯了的江湖好汉,可没胆子试探柴大官人是不是敢针对他们。

    林冲作为梁山核心头领,却是知晓柴大官人在核心会议上,对此事做过议论,到现在依旧感觉振聋发聩。

    “李逵这样的性子一定要压一压,不然以后到了外头铁定惹出事端!”

    “在山寨诸位兄弟还会给他几分颜面,可到了外头的州府城市,若是这厮习惯了白吃白喝白拿,不管不顾乱来的话,铁定得去大牢里窝着!”

    “到时候山寨是不是为了救人,就得仓促出兵破城攻府,主动和官军大打出手啊?”

    “若是哪天到了汴梁,李逵这厮由着性子看上什么就抢,啧啧……”

    当时宋江的脸色漆黑如墨,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出口。

    柴大官人虽然说话不客气,却也算是说中了重点,李逵的性子太过莽撞了。

    林冲也知晓宋江一心想要招安,可尼玛身边跟着李逵这样的存在,招安后铁定是个惹祸精。

    当然,这些轮不到林冲发愁,他也没心思理会这些。

    “咱们这些头领手里,都不缺银钱!”

    面对鲁智深的疑惑,林冲笑得很有深意,悠然道:“与其叫头领们把银钱花销到附近城镇的酒楼妓馆,还不如内部消化,银钱的数量着实不菲!”

    鲁智深点点头也不说话,林冲话语中的未尽之言,他哪能听不出来?

    仔细一想,倒也确实是这么个理!

    与其让头领们手里的私房钱,全部花销到了周围城镇的销金窟,还不如由后勤部赚了去。

    等过了繁华的商业区,接下来就是规划整齐,看起来赏心悦目的居民区了。

    经过这么些时间的修建,再有柴大官人提供的模具式木板房,数个规划齐整环境优美的居民区很快就建立起来。

    一干梁山头领的家人和家眷,全都居住在后营这里。

    当然,更多的则是投靠梁山的老弱妇孺,也全都安排居住在这里。

    按照梁山以往的盗匪习性,其实是不接受老弱妇孺加盟的,只是柴大官人没有理会这点,收拢了不少这方面的人员。

    尤其是梁山水泊附近的孤儿,几乎被柴大官人搜刮一空,全部送入后营新建的学堂里学习。

    这里的学堂自然不会是教授四书五经,而是以各种实用技术为主,说是一个大号的技术学校更为合适。

    什么铁匠木匠,什么泥瓦匠等等手艺都有传授。

    在学堂这里,识字练武是基础,然后根据兴趣爱好分别学习百家技艺,总之按照柴大官人的说法就是,要培养出足够的人才,供应梁山的需求。

    而林冲的前妻张家娘子,因为出身教头世家的缘故,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有点子武艺基础,同时在妇人的基本技艺,刺绣,厨艺还有裁剪方面都有不弱造诣。

    柴大官人也没客气,直接聘请了张家娘子成为了学堂女班的教习,每天忙得脚不沾地,这才没有时间和功夫思念林冲这个前夫,把个林冲郁闷得不行。

    可没办法,他又不是霸蛮性子,只得老实追求自家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