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三百零四章 暗流

    随着时间流逝,北地城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内地人’……

    所谓的‘内地人’,乃是对大齐帝国腹地百姓的称呼。

    刚开始只是商队往来北地,随行护卫和伙计有不少就在北地安家落户。

    北地地广人稀,给予愿意搬来‘内地人’移居的条件相当不错,有面积不小的宅基地还有一块属于自己的不小田地。

    随着商贸往来越发频繁,慢慢的多了不少内地百姓主动迁移过来,填塞北地严重不足的人口缺陷。

    特别是北地城,随着人口增加越发繁茂……

    陈英每次从书院回返,都会掀开马车车帘看看北地城的独特风貌。

    他自然能够察觉,北地城的人口慢慢增加,同时也是慢慢繁盛起来,比起初次出门所见冷清强多了。

    只是……

    隔着老远,他都能听到远处茶楼酒肆的说话声。

    什么‘太守大人能力卓绝,这才叫冷清的北地城热闹起来’云云。

    什么“帝都派遣太守大人过来是正确做法”之类的,各种颂扬北地太守的话不要太多。

    而所谓的北地太守,正是帝都派来分化镇北公权柄的重要棋子之一,不过就是表现得最好的一位罢了。

    这厮,倒是会自我宣传!

    让陈英,有种回到红楼世界京城的错觉!

    这样的手段,红楼世界大庆王朝的那帮子文官,可是相当的得心应手,一点都不稀奇好不好。

    当然,用在北地城,看样子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起码一路走来可是听了不少颂扬太守的话。

    就是不知道,名声不错的新任北地太守,明不明白北地的情况和帝都,甚至和大齐帝国腹地都大有不同。

    手里没军权,说话都不响啊……

    就陈英的观感,对于这位帝都派来分权的北地太守的能力,并不怎么认可。

    街角缩着的乞丐,以前在北地城根本就不可能出现。

    马车路过某条街道,缭绕鼻间的香粉味,还有女子的调笑声,以前也绝对不会如此明目张胆,而且还是整整一条街的青楼楚馆,大半都是新任太守带来的不好风气。

    另外,他也听同窗偶有所言,北地城里的赌坊如何如何,这也都是新任太守到任后的‘政绩’。

    呵呵……

    回到公府,敏锐察觉气氛有些不对。

    “三少爷,公爷回府了,好像心情不是很好!”

    李妈如同往日一般在二门外等候,等陈英下了马车后小声提醒:“听府里传言,好像是因为帝都来的那帮子文官!”

    “我知道了!”

    陈英神色瞬间变得木讷,根本就没有谈论这个话题的心思,按照习惯直接朝园子走去,又到了观摩老虎一举一动的时候了。

    做戏做全套,虽说他此时的内家拳修为已经达到暗劲大成,却也没有贸然放弃观摩老虎习性的必要。

    指不定,突破化劲的借口,就得落到园子里那几头老虎身上,能不引起麻烦最好还是不要引人关注的好。

    而且陈英也敏锐发现,园子里的那几头老虎,最近一段时间有些不太对劲,好像身躯都长大了一圈似的。

    尼玛,这很不科学啊……

    园子里的老虎本就已经长大了,体型身躯竟然还能继续生长。而且那几头老虎身上的威势一日胜过一日,发出的虎吼叫他都有汗毛倒竖之感,很有些不可思议啊。

    另外,以他强大的神魂力量,也察觉到空气中,疑似‘天地灵气’的神秘物质在增多。

    虽然增加的数量十分微弱,可他依旧清晰感应到了。

    莫非是,天地灵气浓度增加,引起的老虎再生长?

    他最近也敏锐察觉,修炼内家拳的时候,身体素质提升的速度有些快了。

    这些,都只是心中的怀疑,并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

    “谁?”

    就在陈英快要接近园子时,突然从周围的阴影角落,跳出两位气息强悍的劲装中年,目光炯炯犹如锋寒利剑扫视。

    两位劲装汉子筋骨强健,一看就是修炼内家拳有成的模样。

    “是我,陈英!”

    陈英没有轻举妄动,直接道:“我是过来看老虎的!”

    “你来看老虎干什么?”

    这时,一道浑厚嗓音传来,镇北公陈龙城高大魁梧的身影,慢悠悠走了过来。

    “见过父亲!”

    陈英急忙见礼,解释道:“孩儿修炼《虎啸劲》已经颇有火候,最近半年都来园子这边观察老虎的举动,借此印证自身所学,提升速度很快!”

    “哦,你能想到观摩老虎的动作提升修为,不错!”

    镇北公陈龙城点头赞许道:“看你眼下模样,已经达到暗劲了吧?”

    “是的!”

    陈英摆出一副下属模样,根本就没有攀亲的心思。

    镇北公虽然是他父亲,可那又如何?

    在两位嫡兄表现出色的情况下,下面的庶子根本就入不了镇北公的法眼,陈英对此心中有数。

    果然,他的这番姿态,叫陈龙城没有露出反感神色,沉声道:“那你就去看吧!”

    说着摆了摆手,并没有和陈英说话的意思。

    陈英自然不会自作多情,拱手行礼后主动走向园子另一边根本就没有和陈龙城待一块的意思。

    “等等……”

    突然,陈龙城开口叫住了他,直接问道:“听说,你和老四都在北地书院上学?”

    “是的!”

    “那你学到了什么没有?”

    “孩儿资质鲁钝,对于四书五经不感兴趣!”

    “哦,那你对帝都来的太守,有什么观感?”

    “文官那一套玩得溜,本身能力也就寻常!”

    “哦,整个北地城不都是夸赞他的声音么,你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

    陈龙城来了兴趣,直接问道:“说说你的想法!”

    “孩儿对四书五经没什么兴趣,可喜欢把史书当故事来读,很多事情在史书上都有记载,眼下北地太守的一些手段也不例外,不过就是文官最喜欢的操控舆论那套把戏罢了!”

    陈英也没客气,缓声道:“在孩儿看来,北地城能够飞速发展,北地太守有部分功劳,他的到来加速了这个过程,可真实原因却是北地常年局势安稳的缘故,自然会吸引帝国腹地那些贫苦百姓迁移过来求生存!”

    见陈龙城听得认真,他才继续道:“至于北地城,嘿,以往可没有随处可见的乞丐,也没有整整一条街的青楼楚馆,更没有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的赌坊,这些可都是伴随北地太守到任,出现的情况!”

    说到这里,陈英直言不讳道:“说实话,孩儿更喜欢之前稍显冷清,却民风淳朴的北地城!”

    “好好好,说得好!”

    陈龙城欢悦大笑,显然陈英的话,说到他心坎上了。

    “不敢,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好一个有感而发,就是不知道那位自鸣得意的北地太守,听到后还能得意得起来么?”

    陈龙城摆了摆手,声音都和缓不少:“去吧去吧,趁着天色还亮,仔细观摩园子里老虎的一举一动吧!”

    陈英再次拱了拱手,转身默然而去。

    与便宜父亲,镇北公陈龙城突然遇到,对他而言不过就是一个小小插曲而已。

    可有些人却不如此认为……

    公府主母很快听到消息,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

    当然,她并没有怀疑这是陈英刻意所为……

    他每天放学回府,都要去园子里观摩老虎的举止,已经坚持了大半年时间,总不能因为今日遇到了镇北公,就认为他是刻意所为吧。

    真要因此苛责,怕是府里下人都得说嘴了……

    只是生气陈英的表现,竟然能够得到镇北公的大声夸赞,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就是两个嫡出儿子都没有这等际遇。

    仔细听了心腹管事媳妇,转述的陈英所言,过了良久才叹息道:“不想公爷和北地太守的关系,已经恶劣至此!”

    当然,陈英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

    就是她一个常年窝在公府里的妇人,都觉得陈英所说有理,北地城的发展那位太守只占了半数功劳,可北地城的风气却被他带来的那帮人给败坏了。

    但外头是什么言论,公府主母心中也十分清楚。

    到处都是颂扬新任太守的言论,好像北地城最近的发展,就是新任太守一手所为。

    更叫她心惊的是,随着时间流逝,慢慢的城中百姓只知有太守,而慢慢忘记了镇北公府!

    公府夫人心中明白,其实这是帝国文官争斗的娴熟手段,可用在北地这里绝对是不成的。

    莫不是,新任太守还想要骑在镇北公府头上不成,他有那个胆子和实力么?

    公府夫人所在屋子气氛沉闷,站在旁边的管事媳妇心惊胆战,根本就不敢开口说话。

    “过几天文儿和武儿都要回来了!”

    过了片刻,公府夫人回神,沉吟道:“你可以提前和他们院里的丫鬟说道清楚,让她们提醒一下,免得在公爷跟前失了分数!”

    心腹管事媳妇急忙点头应是,公爷心中对北地太守不满,两位嫡出少爷自然不能跟公爷唱反调,公爷的脾气可不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