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三百章 起微澜

    因为要去书院上学,所以陈英和陈雄哥俩,并没有第一时间见到风光回府的嫡次兄陈武。

    如此也好……

    陈英眼下的人设是平平无奇的小透明,却没有叫人比到泥地里的想法。

    若是身在公府的话,公爵主母铁定要他当陪衬,别以为堂堂公爵夫人,就不会有这样的恶趣味。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中午的接风宴不够,或者少了点什么。

    到了晚膳的时候,公爵夫人又以家宴的形式,摆了好几桌,菜肴也是丰富珍贵之极。

    陈英可没有因为陈武回来,就打乱自己的‘前进’计划,依旧跑去园子里观察了半个时辰的老虎,这才匆匆回到居所,换衣洗嗽,第一时间赶到主院请安。

    见到嫡次兄陈武的瞬间,心中升起比较清晰的危险预感。

    可也就是如此了……

    心中顿时了然,这厮的实力估摸着,刚刚达到丹劲不久。

    比陈雄小胖子的小舅舅赵然若,相差不大!

    就是不知道在内力修炼体系,都是什么样的层次?

    因为主世界特殊的环境,内力修炼体系被当做高大上的玩意,所以镇北公府对这方面的修炼秘籍,保密程度做得还算不错,起码陈英到现在都弄不清楚,内力修炼是按照什么标准分出层次高下的?

    府里的公用藏,根本就没这方面的收藏。

    至于另外两座比较私密的藏,以现在他的实力,以及在府里的地位,还没有资格在里头借阅书籍。

    这才是最正宗的豪门做派……

    嫡庶有别可不是说说而已,而是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让人清晰感受得到却又没什么办法。

    比如藏的资源,陈英就只能在规模最大,估计也是最寻常的公用藏晃荡,可府里另外的两处比较重要的藏,跟他就没什么关系了。

    这就是庶子的待遇!

    陈英倒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妥,如此层次分明的做法,倒也不是没有好处。

    起码,对于他频繁进出公用藏,不会引起多大关注。

    当然,以他现在的实力,能够进入的也只是最寻常的两层楼罢了,真正关键的公用藏第三层,有护卫高手严密防护,他根本就没光明正大进入探究的机会。

    听闻,里头放置了好几十门高级内家拳秘籍,全都是直达武道丹劲甚至罡劲的强大秘籍。

    眼下,陈英还没办法进去,起码也得等《虎啸劲》修炼大成后,还得公爵主母点头才能获得进入资格。

    就是不知道,公用藏的第三楼,有没有内力修炼之法秘籍,他很想探知其中奥秘。

    闲话不提,这一次的晚膳气氛还是很不错的。

    不管三位姨娘心中什么想法,脸上全都是一副赞叹模样,不时夸赞几句嫡次子陈武一番。

    陈武在家里,特别是几位姨娘跟前也不敢造次,态度相当谦虚,丝毫都看不出盛气凌人的架势。

    就连一向骄横惯了的陈雄小胖子,好像也知晓眼下不是他耍威风的时候,老实安分得紧。

    当然,要他一个把什么心思都显露在胖脸上的九岁小子,恭维奉承陈武这个嫡次兄也是不可能的。

    陈英坐在角落,依旧是个小透明,引不起在座诸位的丝毫兴趣,陈武自然也是直接将他无视。

    一场热热闹闹的家宴到了尾声,期间并没有出现什么幺蛾子……

    公爵主母笑眯眯一脸温和,三位姨娘满脸堆笑气氛融洽,陈英和陈雄都跟消失一般默不作声,两位庶妹同样缩在各自母亲身边不敢冒头。

    可作为家宴焦点的陈武,这时候突然开口问道:“听说,四弟由他小舅舅亲自教导?”

    赵姨娘心头一凛,点头笑道:“是啊,正好我那兄长闲着没事,就被我请过来教导雄儿了!”

    “我可听说,赵然若可是北地十分出名的高手啊!”

    陈武笑吟吟道:“若是可以的话,我倒是想和他切磋交流一番,不知道可不可以?”

    摆家宴的屋子一下子变得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脸色陡变的赵姨娘。

    “你才刚刚回来,用不着如此刻苦吧?”

    赵姨娘的脸色青红交替,很快就恢复正常笑道:“还是等你将状态调整到最好,再和我那兄弟交流切磋不迟!”

    陈武微微一笑,并没有一定就要和赵然若切磋的意思,不过就是小小敲打一下罢了,只是……

    “我小舅舅厉害得很,二兄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熊孩子就是熊孩子,关键时刻猛然跳出来蹦出一句,顿时叫屋子里的气氛变得十分古怪。

    赵姨娘狠狠瞪了自家不省心的儿子一眼,公爵主母脸上的温和笑容逐渐凝固,其余两位姨娘低头不语……

    陈武脸上笑容一僵,点头道:“既然四弟这么有信心,那哥哥我择日不如撞日,明天就去北地书院寻你小舅舅切磋交流一番,如何?”

    “好啊好啊……”

    熊孩子可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听嫡次兄陈武如此说话,顿时拍着巴掌连声叫好,看他小胖脸上满满兴奋的样子,显然不清楚其中的门道。

    得!

    原本还想挽回一下的赵姨娘,顿时脸色僵硬说不出话。

    事情,就这么莫名其妙定下来了。

    陈英看在眼里笑在心中,没想到小胖子这么给力。

    明天的切磋,他说什么都要围观,这是见识内力好手交流切磋的大好机会。

    夜色朦胧,寒风呼啸……

    不时有零星雪花飘落,按说此时已经是初春时节,可在北地依旧一副寒冬腊月的架势。

    中年富态李妈提溜着一个气死风灯,照亮方圆不足半丈区域,慢悠悠朝所居小院走去。

    一路无话,已经看到了熟悉小院轮廓的时候,李妈突然开口小声道:“今天晚上,四少爷可是惹了祸!”

    神魂力量感知方圆十米区域,并没有外人存在,陈英笑道:“我倒是觉得,这还算好事?”

    “把二少爷得罪了,还能是好事?”

    李妈一脸疑惑,忍不住扭头看向陈英,目光中满满都是疑惑和不解。

    摆了摆手,示意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等进了小院,接过小丫鬟柳绿递来的热水,往软塌上一靠笑吟吟道:“摆明了车马也好!”

    见李妈依旧疑惑,他这才笑着解释道:“二兄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叫赵然若知难而退,不要继续教导四弟了!”

    李妈点头,这不明摆着的事儿么?

    陈英这才悠然道:“若二兄不肯出手,摆明了就是想要以势压人,赵然若根本就顶不住!”

    这是肯定的!

    赵家虽然是北地豪强,可比起镇北公府却是差远了,甚至可以说赵家就是镇北公的家臣都不为过。

    若是陈武这个镇北公府嫡次子摆明车马以势压人,赵然若还真没胆子硬抗。

    “现在四弟把话挑明,二兄却是不得不和赵然若比试切磋一回!”

    说到这里,陈英笑吟吟道:“若是二兄不能速胜,或者以极为明显优势得胜,他还好意思要赵然若走人么?”

    你瞧,堂堂镇北公府寄予厚望,继承镇北公军中势力的嫡次子,竟然无法在武功上全面压制赵家嫡脉武者。

    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陈武的面子上不好看,镇北公府都得跟着蒙羞。

    所以说,熊孩子这一回瞎嚷嚷,可是把陈武这个嫡次兄给坑得不轻。

    当然,若是他能够在切磋时轻松获胜,那又是另一番光景。

    想清楚其中关节,李妈不由惊了,惊呼道:“这,难道是赵姨娘的意思么,她难道就不怕得罪了夫人?”

    “哪里可能是赵姨娘的意思?”

    陈英翻白眼道:“估计就是四弟自己的想法,根本就没过脑子好不好!”

    说着,好笑道:“事已至此,就算主母生气又如何?”

    赵姨娘可不是省油的灯,在没有犯下明显大错的情况下,公爵主母也不能拿她怎么样的。

    最多,也就是日子难过一些罢了……

    可若是小胖子的小舅舅赵然若能够继续留下,估计赵姨娘就算受点委屈,也得咬牙挺住。

    李妈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哭笑不得摇了摇头也没多说什么,心中却是暗自叹息不已。

    四少爷还有赵姨娘这个亲娘帮着操持,可自家少爷……

    晚上的家宴,她和陈英一起缩在角落,哪能看不出二少爷的目的,就是在针对四少爷啊。

    四少爷还能反驳,可自家三少爷却是个小透明,没哪个重视甚至连多给一个眼神都不肯。

    陈英自然不知李妈心中想法,要是知道的话怕是能郁闷死。

    很明显,他的人设立得相当牢固,就是身边最亲近的李妈,都对此深信不疑。

    可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虽说他此时已经十一岁了,可距离能够正常出府行走的十五岁,还有四年差距。

    在府里厮混,就得守公爵主母的规矩,不然日子可不好过。

    他可没有大肆折腾,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想法,何必把自己陷身于险地,斗天斗地斗空气呢,还是平平无奇稳步成长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