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二百三十九章 风潮

    “两汉之时,魔门和儒家还只是理念之争,而佛门却是悄无声息间积累力量……”

    一开始,就开启了诸子百家与儒家的理念之争,对于此时的人们来说实在太过新奇也太过震撼。

    在儒家统治了两千年的当下,突然听到诸子百家的理念和追求,那种震撼绝对叫人有种血脉贲张头皮发麻的巨大冲击。

    当然,这方面的情节只是浅尝即止,并没有太过深入,却依旧足够吸引越来越多的路人加入书迷行列。

    随着渐火,影响力和辐射也跟着变大,自然有腐儒跳出来指责‘妖言惑众’。

    然后,就没然后了……

    原来上皇虽然恢复了健康,到底年老体衰不能过分活动,听书就是不错的消遣,结果也不知道谁把‘琮三少’的新弄了进来,上皇听了也赞了声好。

    连上皇都说好,外头的腐儒哪还敢多话?

    情节很快就到了两晋时代,地尼所创慈航净斋慢慢从默默无名,成为了天下小有名气的白道势力。

    时间很快进入整个华夏史上最为黑暗的五胡时期,北方大地的汉人哀嚎遍野,可原本不甚起眼的佛门却是趁势而起。

    慈航净斋也跟着迅速崛起,经过一系列与魔门纷争,还有参与某些江湖侠义之事,成为白道有数门派。

    按说,净斋弟子几乎个个出彩,而且口号无比‘政治’正确,行事也颇有白道领袖风范,应该很受书迷欢迎才对。

    可特么,总给人一种别扭感觉……

    为此,书迷们在闲暇之余,也是议论纷纷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会友书店的半月刊上,出现一篇知名书友‘我家的小鲤鱼’的书评,众多书迷这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纵观净斋崛起过程,伴随佛门势力兴起,正是五胡轮流肆虐华夏之时,心中总有不舒服的感觉……”

    “净斋行事虽属白道,可许多行为经不起推敲,似是替胡人朝廷摇旗呐喊,维护的也是胡人朝廷治下的江湖秩序……”

    “尤其参与围杀‘武卓天王’一战,将汉人之英雄视作祸乱天下之魔头,引来白道群侠一片附和,听到此处心中颇为郁闷,‘武卓天王’都是魔头了,那以食人为乐的胡人又是什么,禽兽么?”

    凡是看到此篇书评的书迷,无不恍然大悟连声附和:正是如此!

    随着激烈讨论,影响到了越来越多的路人参与进来。

    与此同时,佛门的名声却是受到了波及。

    众多书友猛然反应过来:原来佛教乃是胡教转化而来,并非中原本土教派!

    有了此等心里,陪伴家人出城敬奉神灵时,有些书迷下意识便有了选择和倾向。

    能够有闲有钱到京城各处酒楼听书的书迷,哪一个的身份都颇不简单,他们的想法和行为其实就是京城的主流流行趋势。

    等的情节完全铺开后,随着各种深入解析的精彩书评纷纷出现,一度影响到了京城佛寺庵堂的香火收入。

    ……

    而此时,开国八公家族,以及十二侯家族,对自家家庙的自查,也快到了尾声。

    毕竟当今瞪大眼睛盯的紧,开国八公家族可不敢放水,要是叫当今事后揪出什么来,那可就不仅仅只是丢人现眼那么简单了。

    认真自豪的话,自然也能查出不少问题,其中类似馒头庵的情况也不少,只是没馒头庵那么夸张罢了。

    只不过他们查出了问题,并没有大张旗鼓爆出来,而是悄悄就给清理抹平了。

    当今自然不甘,也悄悄吩咐大内密探散播了一番真实的流言,可惜此时的《慈航静斋》已经起势,成为京城市井热度最高的话题,轻松将当今示意放出的真实流言淹没。

    “贾家的小子厉害啊……”

    当今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舆论宣传,可眼下对区区一个顺天府丞链二都束手无策的尴尬局面,让他深有感触。

    顺便,也听了一耳朵‘琮三少’新的内容,还有相关精彩书评,倒是不失为一个放松消遣的手段。

    只是,听多了心情难免也有些复杂……

    眼见京城风向不对,那些原本一力反对顺天府清查自家庙宇,道观和庵堂的主持方丈们,被突如其来的风潮给弄懵了,等反应过来不由大惊失色。

    道观主持自是幸灾乐祸,甚至还主动配合了一把,让出风声愿意接受顺天府的检查,只是不能影响到道观的正常运转。

    链二第一时间做出积极反应,甚至亲自带队上门‘服务’,不给衙门里的老油条们胡乱伸手的机会。

    这一下,京城内外的寺院和庵堂坐不住了。

    他们也都纷纷捏着鼻子响应顺天府的清查,另一边则想方设法的想要清除带来的影响。

    若是换做寻常,‘琮三少’和会友书店早就出事了……

    可眼下情况有些不同,听说连上皇都在听‘琮三少’的最新,会友书店那边更是天天书迷络绎不绝,可不敢胡乱造次,他们也对‘琮三少’写的本事颇为忌惮,生怕这小子受了刺激,之后专门写坑他们的。

    真要如此的话,别说只是京城内外的佛寺和庵堂,就是整个北地的佛门势力加起来,也承受不住啊。

    有些事情,真的经不起宣扬的……

    这不,一贯慈和的荣府老太太,还有礼佛出名的二太太,又被请动了。

    “我说,府里老是参合这样的事,真的好么?”

    看着前来请人的链二,贾琮很有些无语,郁闷道:“跟老太太和二太太不相干吧,她们这一次二次的出面,想干什么?”

    “这我哪知道?”

    链二最近春风得意,笑吟吟道:“怕是,你小子写的,把京城内外的佛寺和庵堂主持方丈们惊住了,想办法请动老太太和二太太说和吧!”

    “那链二哥怎么看?”

    “我又能如何看,不都由着你折腾么?”

    “呵呵……”

    贾琮轻笑出声,看向链二的眼神颇为不善。

    一米八五靠上的大高个,就这么低头看着一米七五左右的链二不说话,给这厮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压力,没过多久额头都冒出冷汗了。

    “你小子,有什么话就直说!”

    链二有些受不了啦,没好气翻了个白眼不满道:“难道哥哥我哪里做错了么?”

    “我看你是得意忘形了,被别人一哄就不分东南西北了!”

    贾琮说话一点都没客气,摆摆手道:“行了,咱们回府去吧,顺便将大老爷大太太,还有政二老爷也一起叫上!”

    “用不着这么大阵仗吧!”

    链二闻言吃了一惊,不解道:“你这是想干什么?”

    “哼,给某个得意忘形,还有府里的某些人提提醒罢了,眼下的危险还没彻底消除呢!”

    贾琮哂笑道:“行了行了,回府再说!”

    然后,荣庆堂摆出开家族会议的架势,侍候的丫鬟一个不留,贾琮也得了把椅子坐下慢悠悠开口解说。

    “我这次写的,绝对是在帮链二哥解围脱困!”

    “诸位应该知晓,当今特意点名分派给链二哥的任务,根本就没有完成的可能,就和治理黄淮水患一样的结果!”

    “京城内外大大小小的佛寺,道观还有庵堂数量不少,有没有问题谁也不清楚,可当今要是鸡蛋里挑骨头,总能找到合适的借口,到时候链二哥的官场之路就完了!”

    “至于这跟我写有什么关系,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关系大得很,后面的情节才叫精彩,足以形成一股舆论潮流,逼着当今做一些事情,到时候链二哥自然就可以安然脱身了!”

    “在这期间,府里最好不要受到外头风声的影响,不说坚定站在链二哥一边吧,也不能扯后腿,不然当今顺手就能将宁荣二府一起处理了!”

    “还有链二哥,你也不要得意忘形,以为京城内外的佛寺,道观和庵堂主动配合就没事了,谁知道他们暗地里做过什么勾当,到时候被当今揪住可没你好果子吃!”

    “……”

    离开荣府的时候,只觉神清气爽好不舒畅。

    这次回府,根本就没给老太太和二太太说话的机会,一通噼里啪啦的话砸下去,府里的大佬已是晕头转向心惊胆战,满心的惶恐不安,哪还有心思针对贾琮?

    呵呵……

    想想二太太王夫人那惊恐不安的神色就感觉好笑,现在知道怕了吧,被当今盯上的滋味不好受吧?

    倒是老太太还能承得住气,却也是脸色微微发白一直沉默不语,显然心情绝对不会像表面那么平静。

    有时候真的感觉她们不可理喻,什么情况都不搞清楚,就毫不客气参合进来,也就是贾琮是京城贾氏一族旁支,要是换个外人试试,坑不死你们!

    顺便也提醒链二不要得意忘形,也不要忘记之前商量好的事情,这次的目的是转移当今的注意力,而不是真的按照当今的指示办事,要分清楚主次,不要被表象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