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二百二十一章 冷清

    有贾琮及时出手干预,林黛玉的及笄礼顺利完成。

    同时,京城的上层圈子,基本知晓了林家嫡女可以相看了,有意的都可以开始接触。

    显然,贾琮的安抚效果很一般。

    凤凰蛋跟随老太太回府的时候,脸色很有些阴郁。

    据说,回到府里后还闹了一通,非要老太太将林妹妹接到府里,说出的话很不中听。

    可就是如此,老太太也没有生气,而是将凤凰蛋安抚住,然后将史湘云接了过来。

    啧啧……

    “话说,二房那边有没有和史家结亲的打算?”

    回到省亲别院筹建管理处,正好看好史湘云的堂哥史泽,随口问了句:“听说,史大姑娘和宝二哥很是亲近!”

    “我爹娘倒有这样的心思!”

    史泽不在意道:“姑祖母时常将湘云妹子接到荣府,看样子也有这样的心思!”

    “还是让史侯与老太太,还有二太太亲自问清楚的好!”

    贾琮提醒道:“我可是听说,二太太对宝二哥的婚事,看的很重!”

    “老大放心,回去后我就跟我母亲说!”

    史泽依旧没怎么放在心上,随口应了句。

    贾琮摇了摇头也不再多说,该提醒的都已经提醒了,至于史湘云最后什么结果,他也不好过多干涉。

    显然,在史家人看来,老太太时常把史湘云接到荣府,与凤凰蛋凑一对的意思十分明显,他们自然也是满意的。

    只是他们绝对不会想到,不管是老太太和二太太都没这心思,或者只是把史湘云当做备胎。

    这一手,做得确实有些过了。

    贾琮虽然不是多事的人,可遇到了提醒两句还是可以的,至于史家人什么反应就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

    今年是会试年,没有县试和府试,族学里的学生身上的压力没那么大,只需要完成正常功课,有更多的时间参与省亲别院的建造监督。

    在贾琮和手下小弟的齐心协力,还有族学学生的辅助下,以封存五进宅院为核心,改造而成的省亲别院,经过半年时间努力,终于完成所有规划中的建造和改造。

    贾琮将费用清单上交,近七十万两银子用的干干净净。

    然后带着小弟们安然退出,之后就没他什么事了。

    果然不愧是老太太和二太太,过河拆桥的本事一等一的。

    贾琮对此不甚在意,手下小弟全都赚得盆满钵满,心满意足根本就不在乎这些,真是皆大欢喜。

    他接下来,要忙迎春的婚事。

    本来,按照老太太的想法,是想让迎春推后婚事,等元春娘娘省亲过后再嫁不迟。

    如此,迎春也是拜见过娘娘的未嫁女,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能抬高一截。

    贾琮却有不同看法:“既然已经把婚事定下,那就没有随意改动的必要!”

    “迎春拜见了省亲的娘娘后,身份地位抬高了又如何,以她的性子难道还能炸出花不成?”

    “虽说老太太是长辈,做小辈的不该胡乱置喙,可有些事情也不得不防!”

    “柳湘莲那小子的表现不错,眼下已经混成了八品武官,咱们大房轻松就能压制得住,这样的外婿最好!”

    一番话,叫原本有些动摇的大老爷,还有链二熄了心思,点头支持贾琮的想法。

    私下里,与链二商量迎春婚事的时候,没有外人他说得更加露骨:“元春娘娘毕竟是二房嫡女,谁知道她本身是什么心思,会不会利用迎春姐姐的婚事做一些文章?”

    见链二不太理解,贾琮冷笑道:“比如,临时悔婚送进王府,又或者作为拉拢某些朝堂大臣的手段!”

    “不会吧!”

    链二听得目瞪口呆,摇头道:“元春应该不会如此!”

    “那老太太呢,二太太呢?”

    贾琮眼中冷光闪烁,从来都不惮以最坏的结果揣测旁人心思,冷笑道:“若是政二老爷有机会升上正四品甚至从三品官位,迎春姐姐是添头呢?”

    这……

    链二一时哑口无言,脸色青白交替很是难看。

    “就算没有那些糟心事,所谓时移世易,等元春娘娘省亲过后,府里的声势将更上一层楼,到时候老太太会不会有其他的念想,链二哥敢保证么?”

    链二同样沉默,显然无法保证。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还是按照之前和柳湘莲商量的时间为好!”

    贾琮话锋一转笑道:“这家伙的表现确实不错,只要有机会有能力,走武官路线很容易就能爬上去,还是咱们自己培养出来的官员,放心啊!”

    柳湘莲的表现确实不差,等身子骨养利索后,第一时间就加入了五城兵马司成为一个九品小头目。

    以他的能耐和交际手腕,很容易就得到了信任,并且有了一定的威信,然后就是各种刷功劳了。

    在这里,不得不说柳湘莲江湖经验丰富,让他在五城兵马司的底层混得如鱼得水,很容易就立下不少功劳。

    京城底层的情况,他不说一清二楚,可某些哼蒙拐骗的手段,却是难逃他的法眼。

    再加上有倪二这个宁荣街有名的青皮混混做内应,没用半年时间就因功升成了八品武官。

    以他的实力和能耐,又有贾琮和链二的暗中帮助,相信一年后成为七品副指挥不成问题。

    就是现在,贾琮都能通过这厮,安排手下的某些有练武天赋的小弟,进入其麾下充当五城兵马司的底层兵丁,只要立下几个功劳混个官身不难。

    在这样的情况下,主要还是迎春的性子问题,贾琮觉得没必要节外生枝,还是按照原定时间成亲的好。

    见过元春娘娘又如何?

    不过就是一种吹嘘资本罢了,元春又不是贵妃或者皇后,能够给弟弟妹妹们增添的荣光着实有限。

    二房又不是没有弟妹,不说亲弟凤凰蛋,就是想要抬举庶妹,不也有性子颇为要强的探春么?

    链二彻底心服后,事情就简单了。

    迎春出嫁事宜,很快就让王熙凤接手,她倒是很乐意这么忙碌,能够显示她的本事和能耐啊。

    迎春出嫁那日,荣府并没有多么喜气洋洋,只有将军府这边有了喜庆的红色,大老爷和大太太并没有出面,一切都是王熙凤和链二夫妇主持。

    轰鸣的鞭炮声中,大红花轿慢慢离开将军府,身后跟着三十六抬嫁妆。

    宁荣街的族人态度一般,只有小孩子欢天喜地的冲进还在炸响的鞭炮里,同时不断的围着大红花轿打转转,接到一块喜娘扔出的糖块就一阵欢呼。

    贾琮带着小弟,一个个挺胸抬头,气势汹汹护在花轿周围,跟着前头骑在马上满脸喜色的柳湘莲,前往柳家的宅院。

    “这谁家嫁闺女啊?”

    有外人路过,忍不住好奇驻足,冲身边的贾氏族人询问。

    “荣府大房庶女,声势还是有些小了点!”

    那族人撇撇嘴,摇头道:“才三十六抬嫁妆,有些少了点,大房也是小气!”

    “不少了啊,一个庶女能有这么多抬嫁妆,已经很不错了吧!”

    路人却有不同意见,只是左右揪揪,一指不远处的荣府大门,好奇道:“怎么大门那,一点喜庆的红色都没有?”

    “谁知道呢,或许来不及准备吧!”

    那族人有些不耐烦了,正好此时将军府摆下流水席,立即抛下路人匆匆赶去占个位置。

    “老太太和二太太有些过分了!”

    王熙凤一边招待寥寥几个女客,一边冲正在身边的链二不满道:“怎么说,迎春……”

    “算了,就这样吧!”

    链二摆摆手,淡然道:“有三弟给迎春撑腰,柳湘莲还敢炸刺不成,锤不死他!”

    至于府里的冷淡,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希望以后柳湘莲起势,迎春混得很好的时候,不要说怪话和酸话就好。

    不就是没有听从老太太的建议,等元春娘娘省亲后再嫁么?

    还是琮三弟看的清楚,谁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有其他意外?

    为了这么点事就给出嫁的孙女没脸,链二着实有些心寒。

    若不是贾琮强烈要求,甚至花费了不少银钱,紧急采购一批绸缎和有用的玩意增添了几抬嫁妆,不然真要丢人了。

    堂堂荣府的孙女出嫁,就算只是庶出,二十几抬的嫁妆也够丢人的,幸好琮三弟早有准备,不然这次丢脸就丢大了。

    当然,他对王熙凤也有些不满,既然把迎春出嫁的事情交给了枕边人,王熙凤就要做好办好,而不是像迎春的嫁妆那般中规中矩,公中还差那点银子和物件么?

    贾琮带着一票小弟,嘻嘻哈哈跟在大红花轿后面,一路吹吹打打来到了柳湘莲的家,三进宅院已是焕然一新,到处都是喜庆的红色。

    理国公柳家那边的态度也相当冷淡,竟然只是派了个管事过来道贺,这不是来喝喜酒,简直就跟结仇差不多。

    显然柳湘莲早有准备,神色如常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好在,柳湘莲认识的那帮勋贵公子哥都来了,倒也没有太过冷清,只是他们身边少了一个凤凰蛋,少了一点乐子,当然可能也少了某些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