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二百一十六章 破事一堆

    (疯狂加更)

    很快就到了大年三十……

    贾琮作为旁支,参加了宗族的祭祖。

    这次,他和其余旁支,以及六房长者和男丁,只能站在祠堂外头吃冷风。

    祭祖仪式结束后,自然是宗族大聚会,俗称‘大吃大喝’。

    至于老太太,大老爷等高品级‘闲人’,自然要参加皇宫里的新年年会,看看能不能得脸弄一盘子冰冻菜肴回来。

    链二和政二老爷的品级都差了一级,眼下只能羡慕了。

    贾琮没有凑到主桌那边,而是跟环三以及几个族学小弟凑一块,笑呵呵喝酒吃菜。

    “老大,你听说了么!”

    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放下碗筷享用茶点的时候,环三这小子鬼鬼祟祟凑到贾琮跟前,神神秘秘道。

    “听到什么?”

    斜瞥这厮一眼,对于这家伙的顽强生命力侧目,这才被王夫人折腾放出来,又精神抖擞活力四射了?

    “宁府的珍大老爷……”

    环三笑得很是猥琐,悄悄把偶尔听到的传言告知贾琮,最后不忘得意道:“这消息,够劲爆吧!”

    “劲爆你个脑袋!”

    狠狠给了这厮一记暴栗,将相当活跃的环三直接镇压,贾琮眉头微皱心情不是很好,被恶心的。

    刚才环三透露的消息,确实相当劲爆。

    贾珍这厮再一次病倒,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不行了,竟然玩起了破罐子破摔的把戏。

    虽然身体必须躺床上静养,可嘴巴说话没问题啊。

    这家伙不时嘴里念叨‘可卿’,可把照顾他的尤氏,还有闻讯的贾蓉以及秦可卿夫妇气得够呛。

    虽说贾蓉和秦可卿夫妇立即采取手段,直接将贾珍修养的院子封锁,可消息依旧流传出去。

    好在秦可卿执掌宁府权柄大半年,扭转了部分府里的不良风气,情况比以往好上许多,起码不会出现全府热议的局面。

    心中有些担忧,正好贾蓉从身边路过,一把将他提溜过来,找了个偏僻角落直接询问具体情况。

    “琮叔,连您都知道了……”

    贾蓉一张俊秀脸膛青白交替,苦笑道:“虽说侄儿心中气愤难平,可毕竟那是侄儿亲父……”

    “没说要你做那等大逆不道之事!”

    贾琮白眼一翻,没好气道:“只是这事必须压住,不然你媳妇,包括整个宁国府都得完蛋。”

    开玩笑呢,虽说皇宫是天底下最肮脏最混乱的地方,可偏偏皇家又最爱脸面,更别说秦可卿并不受宗室待见。

    没见,皇宫开年会,作为县主的秦可卿,还有县马的贾蓉,都没收到邀请么?

    贾蓉松了口气,而后小声将他们夫妻俩的应对之法详细道出,每说到最后甚至红了眼圈好不悲愤。

    贾琮安慰了句,这小子的表现还算不错,比原著强多了。

    通过他的解说可知,为了应对贾珍带来的麻烦,夫妻俩也是做出了许多布置的。

    秦可卿先做通了贾珍继室尤氏的工作,把贾珍的行为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全部道出,很轻易就吓住了尤氏,并得到了她的支持。

    尤氏无儿无女,下半生想要过安详富贵的悠闲生活,最重要的是宁府不能出问题,另外就是贾蓉和秦可卿夫妇俩给不给面子了。

    眼下贾珍的行为有砸锅的危险,尤氏自然不能接受了。

    秦可卿眼下可是宗室女,宗室绝对不能容容外嫁的宗室女,与‘趴灰’有任何联系,就算只是传言也不能接受。

    贾珍的混账行为真要传扬出去,秦可卿不能活,宁府上下全都得跟着陪葬。

    尤氏富贵太太的生活还没享受够呢,怎么可能乐意陪着贾珍一起疯狂陪葬?

    另外,秦可卿也许诺,只要尤氏配合,以后夫妻俩肯定让她过完半生悠闲自在的富贵生活。

    有尤氏的配合,贾珍修养所居小院被彻底封锁,基本隔绝了消息再次泄露的可能。

    只是如此一来,贾珍这厮总是个隐患……

    眼下也没什么速战速决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要说什么干脆干掉之类的屁话,正如贾蓉所言那般,那毕竟是他亲爹,一旦动了手肯定会留下痕迹,不管是贾蓉还是秦可卿都不愿冒这样的巨大风险。

    其实想要针对贾珍也简单,还不露痕迹,只是贾琮没必要提醒,相信贾蓉和秦可卿夫妇会做好安排的。

    “你小子心中有数就成!”

    之前的话题太过尴尬,贾琮随意转换了语气,好奇道:“你媳妇带着几个姑娘言传身教,不会太劳累吧?”

    “还好,只是有一桩麻烦!”

    说起这个,贾蓉也是无奈,郁闷道:“宝二叔老是往这边凑,实在叫侄儿为难啊!”

    “不是说姑娘们不搭理他么?”

    贾琮好笑道:“难道最近又厚着脸皮凑过来了?”

    “这到没有!”

    贾琮眉头微缓,笑道:“过年期间实在太忙,侄儿媳妇需要忙活祭祖之事,几位姑姑全都提前回返各家,宝二叔最近也没过来凑热闹!”

    “真要过来凑热闹,估计你小子就受不了啦!”

    贾琮斜瞥了这厮一眼,笑道:“好了好了,你去忙活自己的去,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

    打发走了贾蓉,回到位置上,京城贾氏一族的年会基本已经结束,贾琮和环三打了个招呼,和贾芸等小弟一同离开宁府。

    只是第二天一大早天还蒙蒙亮,贾琮所居小院的大门,就被拍得砰砰响,正在中堂前院练武的贾琮自然听的清楚。

    “少爷,大老爷派人过来传唤,要少爷尽快过去!”

    小厮旺财急匆匆跑来汇报:“敲门的是大老爷身边长随,正等着少爷一同回府呢!”

    贾琮也没啰嗦,直接披了件外套出门,和满脸焦急的大老爷身边长随一同朝荣府赶去。

    “什么情况?”

    “三少爷,宫里下旨,说是准许宫妃回家探亲!”

    啧……,省亲大戏终于来了!

    到了将军府直奔书房,大老爷和链二都在,见他来了直接把情况述说一遍。

    原来,昨晚大老爷和老太太参加皇宫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当今为了聊表孝心,宣布了一则消息。

    “特降谕诸椒房贵戚,除二六日入宫之恩外,凡有重宇别院之家,可以驻跸关防之处,不妨启请内廷鸾舆入其私第,庶可略尽骨肉私情、天伦中之至性。”

    等贾琮消化了这些信息,链二道:“从皇宫回来后,老太太召集了两位老爷和太太,说了这事有意建造省亲别院,接元春娘娘回府看上一眼!”

    “这没什么吧?”

    贾琮神色平静波澜不惊,不以为意道:“府里的空院子这么多,随便选择一个院子稍加修整,就能达到‘重宇别院’的要求,随时都能请元春娘娘回府省亲!”

    荣国府全名是‘赦造荣国府’,那是标准的国公府邸。

    除了政二老爷和王夫人所居荣禧堂偏院,老太太所居荣庆堂,大老爷所居东大院,还有不少院子因为规格问题封存。

    其中有些院子的规模不小,甚至达到了五进水准,改建成迎接元春宫妃省亲的别院,一点问题都没有。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链二一拍巴掌,叫道:“这对于府里来说并不困难,而且改造过的省亲别院也不会差,完全可以先拔头筹么!”

    大老爷也跟着点头,附和道:“这主意不错,可老太太和王氏却想要重新建造一个大观园,也好叫京城见识见识荣府的雄厚实力!”

    “银子够么?”

    贾琮也不废话,直问核心:“以府里下人的尿性,一百万两银子能够做好的事情,没个两三百万别指望!”

    说到这里,嘴角挂上满满的不屑,讥讽道:“再说了,谁来监工?”

    这……

    大老爷一下子被问懵了,没好气道:“你小子问老子,老子问谁去?”

    这时候,王熙凤也满脸喜色赶了过来,贾琮直接问道:“二嫂子,公中还有多少银子?”

    “扣除迎春的嫁妆花费,还有不足三万两!”

    这位不愧是府里的内管家,对于公中银钱数目张嘴就来,就算有些出入也不会太大。

    “看样子,老太太这是准备倾家荡产建省亲别院啊!”

    贾琮面无表情,悠然道:“若是老太太和二房那边拿得出来自然无所谓,可要是向大房筹款的话,事先说明我最多只能拿出三千两,再多也就不成了!”

    “什么,要倾家荡产建省亲别院,这可不成!”

    不等大老爷和链二有什么反应,原本喜色满满的王熙凤顿时吃了一惊,犹如兜头被浇了一盆冷水,一下子清醒过来大声反对道:“我绝对不同意!”

    “你个浑小子,别危言耸听!”

    大老爷没好气瞪了贾琮一眼,说话语气却不是那么足,心中也泛起嘀咕:老太太这次疯了不成?

    链二的脸色也是漆黑如墨,沉声道:“不仅不能倾家荡产,而且监工之位也不能落在我身上,每天忙衙门的公务就够劳累的了,要是加上省亲别院的监工,怕是得累死!”

    书房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相当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