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一百九十三章 德不配位

    (又是莫名其妙的加更)

    元春封妃了……

    前头依旧挂这凤藻宫尚书的头衔,也不知道依旧属于女官,还是后宫妃子?

    与原著唯一不同的,就是没封什么‘贤德妃’,就是普通妃子,没有名号的那种。

    得偿所愿的王夫人欣喜若狂,等送走传旨的公公后,那种扬眉吐气趾高气昂的狂态,就连同样欣喜的老太太都忍不住露出不悦之色。

    消息像风一样传遍荣府,然后又传到宁府,顿时两府全都轰动了,沸腾了。

    得到消息的贾蓉和秦可卿夫妇,甚至就连照顾重伤贾珍的尤氏都过来道贺。

    王熙凤这时候表现得相当积极,忙前忙后笑脸迎人,摆出一副为姑妈王夫人马首是瞻的架势,很是出了把风头。

    大房一行虽然同样开心,可见到王夫人和政二老爷一下子抖起来了,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不免心情郁郁早早离开。

    “得意什么,元春上位,还不是靠着借了永安县主(秦可卿)的机缘么?”

    刑夫人虽然已不怎么在意府里的事情,却是分外见不得王夫人骄狂得意,回将军府的路上忍不住嘀咕道。

    “闭嘴,这样的酸话以后不要再说了,小心祸从口出!”

    大老爷没好气训斥道:“再说了,元春封妃对于咱们大房……”

    “怕不是什么好事!”

    贾琮突然开口接话,把大老爷堵得直翻白眼。

    “你小子不要胡说八道,荣国府一体怎么就不是好事了?”

    若非最近几年贾琮的能力得到认可,大老爷现在就有动手的冲动,都是什么人啊,见不得荣府好是吧?

    “是啊三弟,宫里有个娘娘,对咱们都是好事啊!”

    链二在一旁附和道:“不管以后遇到什么事情,有人想要针对咱们和府里时,都得掂量掂量后果!”

    当然,还有句话没说,那就是背靠后宫娘娘,他以后升迁将一帆风顺。

    “怕是受影响最大的,就是链二哥你吧!”

    贾琮斜瞥了这厮一眼,好笑道:“搞不好链二哥会成为不少朝堂官员,甚至御史的攻击靶子,就是不知道链二哥能不能扛得住!”

    这话,把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

    大老爷和刑夫人面面相觑,链二则是脸色大变,声音都有些颤抖了,结巴道:“不,不会吧!”

    呵呵……

    等回到将军府正堂,不管是大老爷还是刑夫人,又或者链二都没有离开的意思,想要听贾琮把话说清楚,不然今晚根本就不用指望睡觉了。

    贾琮先把侍候的丫鬟赶走,甚至威胁若是有谁敢悄悄靠近偷听的话,直接送去矿上,而且还是一家子团团圆圆。

    这话把一干有些心思的丫鬟吓得不轻,不管心中什么想法,表面上却是连连摆手表示不敢。

    等屋子里就几人后,贾琮找了把椅子坐下,苦笑着说出了心里话:“我只感受到了当今的森森恶意!”

    说完,扫过神色各异的大房众人,转移了话题道:“还是先等一等二嫂子吧,我这话只说一次,出了门就不承认了,还是叫诸位都听个明白!”

    “老三,很严重?”

    大老爷眉头一皱,沉声道:“若是不严重的话,没必要喊链二媳妇过来,我看她在二房那头侍候得很开心嘛!”

    这话,却叫链二老脸一红,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开口。

    话说,他那媳妇的表现,确实有些过于势利了点。

    “当然严重了!”

    贾琮笑呵呵道:“都被当今不怀好意盯上了,能不严重么?”

    “那你还笑得出来?”

    “不笑还哭么?”

    贾琮一摊手,悠然道:“当今也是有意思,针对咱们这样的家族,都使出这等上不得台面的手段了!”

    实在听不出他话里是贬还是褒,只是此时大老爷等人的心神,却是逐渐沉入谷底。

    被当今不怀好意盯上,还能有好下场?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谁都没有心情开口说话,都想着自己的心事。

    “哟,这是怎么了?”

    当王熙凤匆匆赶来,进门就感觉气氛不对,娇笑道:“今天可是元春封妃的大喜日子啊……”

    话里话外就是提醒在场诸位注意,要是叫二太太知晓了,还不知道要出多少幺蛾子?

    她还以为大房一家子,是因为嫉妒元春封妃,这才一个个脸色难看,心中忍不住涌起满满不屑。

    “你还是老实坐下吧,听三弟说话!”

    链二哪能听不出王熙凤的言外之意,没好气招了招手,示意王熙凤赶紧坐下。

    王熙凤这下有些懵了,估摸着自己会错了意,一时也有些尴尬,没再说什么漂亮话,向大老爷和刑夫人施礼后落座。

    “三弟,该说了吧!”

    链二急不可耐道:“元春封妃,怎么就能看出当今满怀恶意的?”

    王熙凤闻言大吃一惊,本想开口嘲笑几句,只是屋子里的气氛古怪,下意识把目光看向身材高大健壮不似少年的贾琮。

    这小子长得也太快了吧,怕不是成年得身高近丈啊?

    “之前借着给诚意伯送葬的机会,勋贵集团联手亮了一把肌肉,这时候当今会对哪家勋贵有好感?”

    贾琮也不客气,说的相当直接,目光扫过大老爷和链二,这父子俩下意识偏头躲闪。

    开玩笑!

    就是换他们,都不会在短时间内,对勋贵集团有好脸色,更别说好感了。

    王熙凤却是极度震惊,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她没听错吧,诚意伯轰动京城的浩荡葬礼,是京城勋贵集团向当今亮肌肉的手笔?

    尽管心中不敢置信,可潜意识里却是觉得很大可能是真的,不然区区一个诚意伯的葬礼,怎么可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

    下意识看向身边链二,这厮一脸沉重说明一切。

    好啊,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敢瞒着她……

    “蓉哥儿媳妇的事情,在咱们看来算是天大的事情吧,可放在当今眼里屁都不是!”

    没有理会众人惊慌的心思,贾琮继续道:“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楚王世子透露的消息,说当今见了宗人府的提议后,根本就没做思考便应允封容儿媳妇为县主!”

    大老爷和链二,包括刑夫人以及王熙凤心头猛然大震,原来蓉儿媳妇的县主尊位,在当今眼中这么不值钱啊。

    “连蓉哥儿媳妇都是这么个情况,宫里的元春姐姐不过是提前汇报一下情况,在当今跟前刷个脸罢了,就算酬功最多一个贵人已经足够,嫔位已经算是十分抬举了!”

    把里头的情况揉碎了说道清楚,情况就相当清晰了。

    贾琮咧嘴轻笑,反问道:“眼下当今却是封了一个妃位,在我看来简直就是把元春姐姐架在火上烤啊!”

    “或许是,当今特别中意元春呢?”

    大老爷满头冷汗,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借口,只能拼命在心中给自己打气了。

    “呵呵……”

    贾琮笑得风轻云淡,悠然道:“元春姐姐可是在皇后宫里做了好些年的女史,与当今碰面的机会不会少!”

    “那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老爷有些烦躁道:“总不能,当今觉得咱们宁荣二府碍眼吧?”

    “还真有这个可能!”

    贾琮一本正经点头,堵得大老爷脸色青白交替好不难看。

    旁边的链二等人,却是心中一沉脸色发白。

    在皇权时代,被当今盯着看不顺眼是个什么下场,想想都心头直冒寒气啊。

    “琮三弟,你是不是太过危言耸听了?”

    王熙凤却是不信,冷笑道:“咱们府里又没做什么出格举动,当今凭什么刻意针对?”

    “那二嫂子说说,元春初次被纳入后宫,家族背景只能算是中等靠上,又不是风采绝代的美人,还没有子嗣,凭什么一口气超过那些生育过皇子公主的嫔?”

    贾琮也不生气,只是淡声反问:“若是那些皇子公主受到亲母影响,仇视咱们荣国府该怎么办?”

    这……

    王熙凤一时傻眼,叫她怎么回答?

    “这就叫‘德不配位’,没有与妃位等同的实力,那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贾琮悠然道:“至于说当今为何刻意针对,答案其实很简单,这次京城勋贵集团集体亮肌肉的举措,宁荣二府都参合进去了!”

    说到这里顿了顿,笑道:“当今想要发泄心头火气,正好宁荣二府的名头够响,堂堂开国八公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存在么,眼下的实力却又处于低谷状态,正是好捏的软柿子啊!”

    “说来说去都只是你的猜测!”

    王熙凤此时的脸色一样不好看,硬着头皮反驳道:“就是我也知晓,当今想要对付宁荣二府不说手到擒来,也用不着花费这么大精力吧?”

    “宫里有上皇牵制,宁荣二府身边又有勋贵集团保护!”

    贾琮说的相当直接,漫不经心道:“当今自然不能蛮干,最好就是用点手段先把咱们与勋贵集团彻底分开,然后等着宁荣二府犯错,只要抓到足够的把柄,一击必杀轻而易举,既杀鸡儆猴了又没有多少后患,怎么看都是好选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