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一百九十章 死士

    天香楼顶层,秦可卿的临时闺房。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奶奶可要想好了,若是背叛了郡王的话,怕是会引来杀身之祸!”

    “可听郡王的话,不一样要死,还得连累宁荣二府!”

    “奶奶就这么不看好郡王么?”

    “看好个屁!”

    门口传来一声大喝,贾琮推门大步流星走了进来,身后跟着脸色不怎么好看的贾蓉,冷笑道:“行事就跟阴沟里的老鼠差不多,纵观史书有哪位君主是靠这样见不得光的手段成功上位的?”

    “琮叔!”“琮三爷!”

    秦可卿和身边丫鬟宝珠急忙起身见礼,丫鬟宝珠更是身子发抖脸色苍白若纸,显然生怕贾琮怪罪。

    贾琮自然没有针对一个丫鬟的意思,秦可卿能和这丫鬟闭门说话,也就说明了两人的关系。

    “出去,在门口守着!”

    摆了摆手,将满心惶恐的丫鬟宝珠赶走,贾琮随便拉了把椅子坐下,示意贾蓉和秦可卿坐对面说话。

    “琮叔……”

    秦可卿满脸感激想说什么,贾琮既然愿意过来,自然是应下了丈夫贾蓉的求救。

    “用不着做小儿女状!”

    贾琮摆手,打断了秦可卿的话头,直接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不想给义忠郡王做事,又怕这位报复是吧!”

    秦可卿连连点头,若非如此她也没必要大动干戈。

    还是那句话,皇室散落民间的血脉不少,凡是不在玉碟之上记录的,皇室一概都不承认。

    她是先义忠亲王的外室女又如何?

    毕竟是个女子,就算身份暴露,皇家也不会有什么忌惮的,说不定当今为了哄上黄开心,会给个县主郡主什么的。

    可义忠郡王有野心,要她这个血缘上的妹妹拉拢宁荣二府,这就涉及到了皇权之争,性质就彻底变了。

    以眼下宁国府的处境,根本就顶不住义忠郡王的打压。

    就是秦可卿,也都时刻受到监视,一旦情况不妙很可能有性命之忧。

    原著中她的死,很可能就和义忠郡王的手段有关。

    没办法之下,只能通过丈夫贾蓉向邻府大房的琮三叔求救。

    至于为何不求到老太太,还有链二夫妇头上,秦可卿担心他们有旁的利益牵扯,不像琮三叔这般与权贵没什么利益纠葛来得可靠。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是身死,顺带将宁国府一起带入深渊的恐怖下场,不小心不成。

    至于最后选择了向贾琮求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就荣国府的筛子模样,秦可卿很容易打探到了贾琮的一些事情,尤其是写出名后的举动。

    那几本就不说了,说明贾琮绝对是心有韬略的存在。

    就是在江南以及西山的大致经历,秦可卿也通过链二身边小厮,探出了七七八八。

    所有人都被贾琮的家身份迷惑,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存在,竟然还是一位武艺高强的强者。

    不管是在运河对付帮派份子,还是在西山打遍晋阳无敌手,都说明了这位的不凡,也不是个怕事的性子。

    另一个缘故,就是秦可卿打探到,贾琮这个族叔,竟然与楚王世子关系莫逆……

    “那你自己是什么想法?”

    贾琮反应过来,看来秦可卿显然心中有所盘算。

    “如果可以的话,能够将我的身份公开化!”

    秦可卿迟疑了下,还是把心中想法说了出来:“毕竟,义忠郡王也只是暗地里弄些手段,一旦我的身份彻底暴露,他再想做什么就得考虑考虑了!”

    “不错的主意!”

    贾琮赞赏道:“你现在担忧什么,顾忌什么?”

    “主要还是没有可靠的上传渠道……”

    说到这里,秦可卿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听说,琮三叔与楚王世子相交莫逆!”

    把话说完,这才忐忑看向贾琮,等待他的决断。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凝重,旁边的贾蓉不知何时额头已满是大汗,显然心情也是相当紧张的。

    “看来,你早有计较啊!”

    贾琮轻笑出声,打破了屋子里的尴尬气氛,悠然道:“这事倒也简单,就是不知道你这,有没有义忠郡王的信物什么人,给老子滚下来!”

    话到一半,突然爆喝出声,伸手拿过茶几上的茶壶,猛然朝屋顶扔了过去。

    轰!

    小小茶壶带着轰鸣气爆,直接将屋顶炸出一个脸盆大小缺口,与一道猛然麾下的刀光狠狠撞在一起。

    茶壶爆裂成数十碎片,那道刀光倒卷而回,露出一片小小褐色衣角,只一闪便迅速消失。

    “想走,来得及么?”

    清晰听到屋顶传出一声闷哼,显然刚才仓促接下破碎茶壶的时候被震伤,贾琮冷哼出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两个茶杯。

    咻咻破空声猛然响起,瞬间飞出茶壶砸出的洞口,于空中绕过两道优美弧线,正好击在屋顶那厮的身上。

    啊的一声惨叫传来,屋顶瓦片一阵哗啦啦脆响,刷刷掉落的同时,一道褐衣身影也掉落下来。

    砰的一声闷响狠狠砸在地板上,地板一阵颤抖,听着都替这厮感觉疼,贾琮一个箭步窜出,也不管摔在地板上的家伙受没受伤,直接一个手刀将其打昏。

    这这这……

    贾蓉和秦可卿夫妻惊得目瞪口呆,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弄懵了,一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他们哪里见过这等阵仗,看着拍拍手从灰尘中走出的那道犹如天神般的高大身影,心头思绪翻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哈,真是运气,看来这位就应该是义忠郡王派来,监视蓉哥儿媳妇的好手了!”

    贾琮重新坐下,悠然笑道:“这下,连人证都有了!”

    大意了啊……

    虽然嘴上说的轻松,心中却是颇为懊恼。

    若是放在平时,他的精神感知能力早早就铺开,方圆三丈区域的细微动静都别想逃过感知。

    只是这次到了天香楼楼顶,秦可卿的临时居所,自然得有有所避讳,临时将感知力收敛起来,没想到却是叫贼子钻了空子。

    幸好刚才说话时,聊到了秦可卿手中可能拥有的义忠郡王信物,这厮的心跳以及呼吸都急促了不少,瞬间叫他捕捉并察觉,不然还真有可能漏掉了。

    “没想到,确实没想到!”

    比起依旧惊魂未定的贾蓉,秦可卿却是要强上许多,此时她已经迅速恢复了冷静,将前后事情想得清楚,惊出一身冷汗的同时,也不由对贾琮这个族叔的武艺感到惊奇。

    看到那位从屋顶摔下,显然摔得不轻又被打昏的好手,她眼中冷芒闪烁苦笑道:“为了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女子,竟然连如此高手都派出来了!”

    算不得高手,只是比他外功小成时厉害一些罢了。

    “你叫宝珠吧,进来查一查那家伙嘴里的牙齿,有没有可以取下来的,小心一点怕是有毒!”

    贾琮倒是没感觉多大惊奇,义忠郡王玩的毕竟是造反这样的大事,不小心一些怎么成?

    房门并没有关上,屋子里发生的事情,守在门口的宝珠自然也都看到了,吓得面色发白的同时,小心翼翼凑到昏迷的倒霉蛋跟前,也不嫌恶心慢慢在其口中摸索。

    等摸出一颗松动牙齿,放在布满尘土的茶几上时候,秦可卿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

    死士,竟然是死士!

    只要脑子不傻,就知晓这颗牙齿意味着什么。

    贾蓉这时已经不是面如土色了,而是苍白若纸就差吓昏过去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死士,心头更是被寒气笼罩久久难以回神。

    秦可卿十分果断,直接拿出了义忠郡王的信物交由贾琮,拜托贾琮尽快送到当今或者宗人府那里。

    只要消息公开了,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兄长义忠郡王,以后不仅不会再害她,甚至还得保护她的安全。

    不然,只要她一有闪失,所有人的第一反应绝对是义忠郡王杀人灭口,或者杀人泄愤。

    就算不是义忠郡王所为,已经对其起了浓郁防备之念的当今,也肯定会硬扣在其头上,顺便狠狠打击一番。

    幸好天香楼地处会芳园,又因为事情机密秦可卿身边没有带几个丫鬟婆子,整个天香楼也就是两个贴身丫鬟宝珠和瑞珠,就算发生了顶层屋顶破碎的事情,也没惊动府里的其他人。

    亲自出手将那昏迷死士绑成麻花,不管是手脚都没有移动可能,甚至就脖子都用木板固定,口中还绑了一条粗麻绳,顺手还将下巴给御了,坚决不给这厮自杀的机会。

    到了这时,贾蓉和秦可卿夫妇才长长松了口气,贾琮叮嘱他们就留在这里哪都不要去,他离开一段时间会很快赶来。

    可还没等贾琮启身,天香楼外便传来一阵嘈杂喧闹,听声音就有不少人迅速赶来。

    “难道这家伙还有同伙?”

    贾蓉的脸色一下子彻底白了,哆哆嗦嗦差点哭出声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媳妇的事情竟然如此麻烦。

    “应该不是,你见过什么杀手刺客,这么嚣张的么?”

    没好气白了这厮一眼,贾琮急忙走到不远处的露天栏杆处,正好看到宁国府的一干小厮,和周瑞家的所带婆子纠缠不清,骂骂咧咧朝天香楼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