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一百七十七章 愚蠢和废柴

    (继续没有缘由的加更)

    “何必亲力亲为劳心费力,不是还有小厮么?”

    对于链二的诉苦,贾琮没多少同情心,路都是自己选的,出现的后果自然也得自己承担。

    “别提了,兴儿和旺儿就两跑腿小厮,他们要是有这能力,我早就派出去了!”

    链二苦闷道:“你道哥哥我乐意劳心费力啊,不是外头的庄头实在不值得信任,必须跑一趟么?”

    “你就没想过借用族人的力量?”

    贾琮好笑道:“贾氏一族京城八房族人,人口数百可是一股相当不弱的力量,运用得好了能省多少事啊!”

    “关键是,哥哥我没信心运用好啊!”

    链二苦笑道:“京城八房族人,几乎全都废了,要是有上进心的存在,反倒才是异类!”

    说着说着,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猛然意识到了京城族人的情况很不对劲,什么时候贾氏一族八房族人,已经沦落到这等地步了?

    “我手下那几个童生小弟,如何?”

    没什么心思啰嗦,贾琮直接开门见山道:“那帮家伙在皇庄历练了一个来月,对于田庄的运营模式不说了若指掌,可大概是清楚的!”

    “真的么?”

    链二先是一喜,而后却又皱眉,苦恼道:“就怕你那帮小弟年纪不大,镇不住场子啊!”

    “不要说你手下没收拢几个顺天府衙的心腹!”

    贾琮嗤笑道:“看哪个有空闲,就带上同样有闲的衙差一同前往,不给面子不配合的统统抓人当场对账!”

    说到这里,歪头斜视链二,冷笑道:“不是想控制荣国府的内务和外务么,这不就是大好良机?”

    “三弟的意思是?”

    链二终究在官场混了一段时间,顿时眼前一亮呼吸都跟着继续起来,显然想到了贾琮的言外之意。

    果然,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此时的链二精神抖擞,哪还有半分疲惫模样,恨不得把持了荣国府内外要务!

    若非有此念想,怎么可能整日里忙碌不已,不辞辛苦跑这跑那,不就是想要趁机做大么?

    只可惜,不管是链二还是凤辣子,明显都走错了路。

    既然想要掌控荣国府内外大权,那就要直指核心权柄,眼下机会难得,可惜他们却是只浮于表面。

    就说凤辣子,根本就没必要和府里那帮子油滑的家生子纠缠,只要牢牢把控财权和人事权,再立下规矩将各类杂务细分,强令府里的下人遵守,自己只把控大方向以及仲裁权,哪有那么多的屁事?

    府里的职位僧多粥少,愿意投靠巴结的家生子不要太多,也用不着担心下面的家生子抱团不听招呼。

    唯一的阻碍,可能就是管家太太王夫人,以及高高在上坐享尊荣的老太太了。

    眼下王夫人自顾不暇,老太太一般不插手内务,正是凤辣子大肆侵吞府里内务权柄的时候,结果她却蠢到把自己给搭进去了,还洋洋自得乐在其中。

    链二也是一样,王夫人给了机会下放了监督权,能够动手脚的地方太多了。

    查账么,说难也难,说简单也就十分简单!

    关键是,不能叫外头的商铺和田庄上下团结一致,只要内部不是一条心,就足以大展拳脚。

    有句话说得好,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被攻克的。

    可链二倒好,竟然玩起了青天大老爷那套把戏,什么事都亲力亲为,直接表明了与商铺和田庄上下的对立态度,折腾的效果极差不说,还把自己给累得像条死狗。

    眼下,链二经过提点顿时醒悟,有过不短时间的官场经历,其实这些手段他都知晓,只是一时半会脑子没能转过来,没想过将这些手段用在府里。

    “不听话,不配合的,管他背后是什么来头,直接换人就是,难道这点你都做不到?”

    贾琮嘴角一撇,嗤笑道:“说白了,那些庄头和掌柜的,也都是府里的家生子,难道他们还敢造反不成?”

    “可是二太太还有老太太……”

    链二自然心动,可他最顾忌的还是这两位大佬的反对。

    “难道你手里有足够的人才接盘?”

    贾琮斜瞥了这厮一眼,好笑道:“真要如此,链二哥也不会累成这样了!”

    链二老脸一红,尴尬道:“三弟不是明知故问?”

    “那不就得了!”

    贾琮脸膛一板,没好气道:“就从商铺以及田庄内部抽调愿意配合,以及听话的顶上,二太太和老太太也无话可说!”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链二猛一拍巴掌,满脸喜色不过很快又暗淡下来,迟疑道:“可是如此一来,那些提拔起来的掌柜和庄头也没多少忠诚可言啊!”

    他可是想彻底掌控荣国府外务,而不是真的大公无私,为了家族可以放弃自身利益。

    “链二哥想多了,他们本身就是家生子,只要没生出叛离荣国府的心思就成!”

    贾琮好笑道:“只要链二哥手里握着能随时叫他们滚蛋的权力,这些家伙就不敢不听话!”

    “可是……”

    链二心头狂震,觉得贾琮的话很有道理,可却和眼下的主流思维大相径庭,一时难以下定决心。

    “没什么可是的,要做就做绝,不然的话又何必枉做小人,好处没捞到还惹了一身骚!”

    贾琮霸气摆手,直接起身就走,悠然笑道:“我能帮链二哥的也就这么多了,不打扰了!”

    链二并没有起身追人,脸上神色变幻不定一会喜一会忧的,显然陷入了极为焦灼的思维斗争。

    话说,链二和凤辣子这对夫妇真是奇葩,好好的一把牌硬是打得稀烂,还搭上了一个成型的婴孩,可说损失惨重。

    当然,以他们手中掌握的资源,想要做出一番事业也不难,就看他们自己如何操作了。

    话说,贾琮最近的日子过得相当悠闲。

    已经回京差不多一个来月,只是每隔几天去一趟皇庄处理事务,大部分时间其实都在城里。

    别看皇庄之事,不管是荣国府内部的家生子们,还是后街上的族人们嚷嚷得厉害,可真正付诸行动的几乎没有。

    他可不认为,府里的家生子,还有族人们会忌惮他一个将军府庶子。

    真实的原因,其实就是贾琮通过奶娘和小丫鬟,提前放出的风声,首先把府里的家生子吓住了。

    凡是有胆子,也觉得有能力从贾琮这个将军府庶子手里,抢夺皇庄控制权的家生子,哪个不是一屁股屎?

    若真如传闻,他们一旦敢于向皇庄伸手,立刻便会引来楚王府的调查,最后倒霉的绝对是他们自己。

    除非老太太愿意力保,否则一个都跑不了牢狱之灾,又或者直接送去矿场等死的下场。

    可老太太的情面,最多也就是捞一个心腹赖大罢了,其他的家生子倒霉,她可不会耗费宝贵的人情救人。

    虽然千亩良田很诱人,可自家小命还有一家老小的安全更重要,府里的家生子率先偃旗息鼓。

    至于后街的族人,除了贾琮的小弟之外,可以说全都是废物点心,烂泥巴扶不上墙的存在。

    从他们打的心思,就可以看出他们到底有多废。

    通过童生小弟的渠道,知晓大部分有心染指皇庄好处的族人,最多也就是想要混个小管事当当。

    更叫贾琮哭笑不得的是,这帮族人竟然还等着府里的家生子打头,然后他们跟在后面喝些汤汤水水。

    尼玛,要不要这么废柴?

    若是有族人愿意去皇庄跑腿做一些杂活,贾琮还真会好好安排,先让他们在管理处混迹一段时间,然后散到田间地头帮忙打探情况,以及将管理处的命令传达到皇庄佃户耳中。

    这也是一种锻炼,同时贾琮还允许他们充当货郎,做一些小生意混个小康不成问题。

    要知道,皇庄的佃户手里还是有些余钱的,这是皇庄本身的性质注定的事情,皇家和宗室总要些脸面的,绝对不会允许皇庄里的佃户全都是赤贫状态。

    在天子脚下,各处皇庄庄头就算再贪婪,也不敢触碰底线,不然铁定倒霉。

    也是如此,皇庄内部的购买力还是颇为可观的,只要舍得卖力气,不做那贪小便宜的愚蠢之事,想要混个小康生活真的相当简单。

    可问题是,贾琮都替某些家境不好的族人做好了规划,结果却没有一个主动上门愿意投奔的。

    尼玛,这就尴尬了……

    当然,贾琮并不在意这点子尴尬,却是对后街的族人有了清晰认识,这帮家伙真的废掉了。

    只能说有些可惜,在生产力极端落后的封建时代,族人众多绝对是好事一件,若是能够组织得力调度得当的话,能够爆发出的力量相当惊人。

    显然,无论是作为族长一脉的宁国府,还是声势最为浩大的荣国府当家人,都没这方面的意识,相反还将族人当做打秋风的破落户对待,根本就可没啥凝聚力可言。

    不然,就是宁荣二府彻底倒霉,也不至于落的一败涂地下场。

    有数百族人庇护,你叫王仁这个‘狠舅’卖巧姐儿试试!

    一人一口唾沫,就能将这厮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