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一百五十七章 波澜

    “将军府今天,好大的声势!”

    荣国府梨香院,薛姨妈和薛宝钗从将军府回来,心中满是说不出的震撼。

    “链二哥升迁,自然值得庆祝!”

    薛宝钗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脑海里却是浮现今天认识的一位位顶级勋贵小姐和夫人的气派。

    “嘿,不想大房还有如此影响力!”

    薛姨妈怅然若失,后悔之前对大房的忽视,搞得现在想要上前拉关系,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她今天也被大房请来的夫人小姐的身份吓了一跳,全都是京城顶级勋贵家族成员,每一位都是了不得的存在。

    有些位,她当年还在闺阁时也有所听闻,只可惜那时候家里权势不够,根本就不是一个圈子的存在。

    至于说以往一向引以为傲的娘家二哥,在这等场合也现出原形。

    二嫂子甚至就连女客这边的次席都上不去,面对一票郡王王妃和太妃,还有国公夫人以及侯夫人,根本就不敢炸刺。

    以往金陵四大家族的夫人小姐聚会,二嫂子哪次不是众人的中心,可这次却是只有赔笑的份。

    呵……

    “母亲,以后咱们得跟大房多接触,把关系搞好!”

    薛宝钗很快回神,冷静向薛姨妈提议道:“看样子,大房起势不可避免!”

    “你说得不错,只是大太太不是很好打交道啊!”

    薛姨妈有些犯愁,她之前受到荣国府内宅的风气影响,难免对透明人一般的大太太刑夫人有所忽略。

    突然间要她和大太太打好交道,竟然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也是真心郁闷。

    “这个简单!”

    薛宝钗却是胸有成竹,笑吟吟道:“母亲不知,哥哥之前帮了大太太不少,特别是在江南那边的生意上,咱们和大太太之间还有些利益纠葛!”

    “真的么,这就太好了!”

    薛姨妈一时喜上眉梢,实在没料到薛蟠竟然不声不响与大太太有了生意上的联系,以后想要拉近关系可就要容易许多。

    “母亲,这是琮哥儿的吩咐!”

    薛宝钗管理部分薛家商行账目,对这里头的内情知道得不少,笑着解释道:“哥哥哪里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按照琮哥儿的意思做事罢了!”

    “是这样啊!”

    薛姨妈脸色一僵,摇头感叹道:“大老爷今天带着琮哥儿认识了不少勋贵子弟,怕是你姨妈会很不高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薛宝钗苦笑道:“大房有起势,大老爷肯定不会放过机会,琮哥儿又相当有本事,姨妈想要拦阻很难!”

    有些话,她却是不好在母亲跟前说出口。

    宝玉就那么个性子,整日里就知道在内宅厮混,怎么看都不像是能立得起来的主啊。

    今天她刻意观察了一番,宝玉刚开始是在男客那边吃酒的,结果开席没多久就溜到女眷这边。

    那些郡王,公侯府里的夫人,虽然嘴上夸赞宝玉长得俊俏有孝心,可眼底的不屑和不喜又不是察觉不到。

    不然,怎么酒席一结束,这些刻意过来的夫人小姐,根本就没有留下闲聊的?

    虽然薛宝钗没有参加过如此高端宴席,可夫人小姐们的性情还是了解的,那个女人不八卦?

    只能说,已经十三岁的宝玉,太不像话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红楼原著中,整个荣国府,甚至包括宁国府的男丁全都不堪造就,倒是凸显了贾宝玉的卓尔不凡。

    起码,贾宝玉没那么多的坏毛病,还能跟姐妹们聊到一起,甘愿伏低做小很是难得。

    可现在,有贾琮对比,凤凰蛋的毛病就比较明显了。

    有薛蟠的关系,薛宝钗对贾琮在外头的所作所为,不说一清二楚也是大概知晓。

    写小说卷动风云,随链二下江南到西山,可以说表现相当惊人,完全诠释了什么叫做男儿志在四方。

    再看一直窝在荣国府内院,与姐姐妹妹还有丫鬟们玩耍,好似没长大的贾宝玉,差距就出来了。

    今天在将军府的庆祝酒宴更加明显,贾宝玉心心念念都是和姐姐妹妹们玩耍,对于结交勋贵子弟却没多少兴趣,甚至早早离开男客所在,跑到女眷这边厮混。

    薛宝钗以前倒没觉得如何,可是见到了一干顶级勋贵家族夫人和小姐的反应,就知晓贾宝玉的行为很不妥当。

    只是这些,她不好在母亲跟前说出口罢了。

    薛姨妈对于贾宝玉的观感,可是相当不错的,甚至有亲上加亲的念头。

    就在母女说话的当口,薛蟠满身酒气从外头进来,开口嚷嚷道:“快快上茶!”

    把屋里的丫鬟支使得团团乱转,一屁股坐下嘿嘿笑道:“母亲,还有妹妹在酒席上吃得可好?”

    “好好好,难道还能饿着不成?”

    薛姨妈立刻转移了说话对象,闻了闻薛蟠身上的酒气,没好气道:“怎么吃了这么多酒?”

    薛蟠不在意的轻笑出声,接过丫鬟送上的茶水,狠狠喝了口缓了下酒劲,这才笑道:“老大叫我陪一帮勋贵子弟,大家聊得开心多喝了一些!”

    “怎么,你在酒席上和那帮顶级勋贵子弟一起喝酒了?”

    薛姨妈吃了一惊,连忙问道:“没有胡说八道得罪人吧?”

    “母亲想多了!”

    薛蟠好笑道:“我接待的只是伯爵以下勋贵家族子弟,而且还不是嫡子,用不着太过小心!”

    跟着贾琮混迹几年,薛蟠虽然依旧脑子不怎么灵光,却也没了初来京城时的狂妄自大。

    起码他现在知晓,在顶级勋贵子弟眼中,他连屁都不是。

    至于二舅王子腾虽然权势不小,却也还没到权臣的地步,京城比他更有权势的也不是没有。

    明白了这些,行为处世自然小心谨慎许多.

    加上贾琮带在身边时常约束,薛蟠根本就没有如同原著那般迅速堕落,行为做事有了分寸。

    “这样啊……”

    薛姨妈有些遗憾,却也不好多说什么。

    “母亲别多想了,有些事情有些人,根本就不能随便往上凑,不然只会自寻烦恼!”

    薛蟠呵呵一笑,一点都不在意,嘿嘿道:“能跟那些次一等的勋贵子弟称兄道弟,已经相当不错了!”

    虽然知晓儿子说的是实话,可薛姨妈的心情却好不起来。

    “兄长,以后咱们家要多跟大房接触!”

    薛宝钗眼见气氛不对,急忙开口转移话题:“听说你与大太太的娘家人有生意往来,是不是?”

    “这些都是老黄历了,妹妹也用不着操心!”

    薛蟠不以为然道:“只要我跟紧了老大,咱们与大房之间的关系就差不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故作神秘道:“就是链二哥,有些事情都需要我帮忙处理,以后的日子绝对差不了!”

    薛姨妈和薛宝钗又惊又喜,没想到薛蟠不声不响已经得到了链二的认可。

    要知道,链二此时已经是堂堂正四品的顺天府丞,前程似锦绝对不是吹嘘而是事实。

    只要薛蟠能够与链二扯上关系,怕不是也有好处甚至前程。

    说笑一阵,薛蟠酒劲上头困意袭来,急忙摆手就要返回房间睡觉,回头笑道:“母亲和妹妹要替我保密,过几天我就要跟着老大,一同前往林府拜见林侍郎!”

    嘿嘿一笑,在丫鬟的帮助下摇摇晃晃回房休息去也。

    薛姨妈和薛宝钗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喜和不可置信。

    “不想琮哥儿如此受林侍郎看重!”

    薛姨妈连声感叹,虽然回梨香院的路上,听了一耳朵的传闻,却没想到有关贾琮的传闻,竟然全是真的。

    可到了第二天,薛姨妈和薛宝钗前往荣庆堂,结果却是听到了昨晚老太太和大老爷起了冲突的消息,顺便还将贾琮给带了进来,成了老太太集火的目标。

    薛家母女一时无言,真的很想不通,怎么老太太就是看不上贾琮呢,这小子的能耐可是不小啊、

    只要链二愿意帮衬,还有看重他的林如海,以后的前程也不会差到哪去。

    荣国府想要复起,单靠一个贾宝玉可不成!

    就算贾宝玉乃是天纵奇才,但年纪摆在那里,从科举入仕到成为高官显贵,起码也得奋斗十年吧。

    如此一来,中间便有十几年的空白期!

    这么长的空白期,一旦出了意外可不是开玩笑的,整个荣国府都有从顶级勋贵行列彻底掉落的危险。

    除非,荣国府得到了另外的强大支持力量!

    反正薛家母女不认为王子腾会是这个角色,王家也是个大家族,王子腾都照顾不过来呢,哪里还有闲工夫一直帮衬荣国府,那不是开玩笑么?

    怎么看,贾宝玉也算不得什么天纵奇才啊。

    当然,这是荣国府内务,薛家母女不过只是外人,不好胡乱参合这样的事情。

    只是,等从老太太那出来,薛姨妈按照习惯去二太太王夫人那坐坐,结果这位却是向她打听贾琮在外头的事情,甚至隐隐透出希望借助薛蟠的手,狠狠教训贾琮这厮一通。

    薛姨妈这一惊非同小可,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