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六十六章 各怀鬼胎

    贾宝玉绝对不知,不知不觉已经被薛家母女给嫌弃,或者说看低了……

    他此时正与新结识的朋友秦钟,如胶似漆好不欢快,就连姐姐妹妹们都暂时抛到一边了,只觉日子说不出的快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说服’了薛姨妈,之后的出行准备自然一切顺利。

    也不知道朝堂那边到底是如何纠结的,明明当今已经指定了南下调查团,结果一直拖延了半个来月,调查团才正式开始上船,链二带着贾琮和薛蟠混在南下的官船里。

    对了,贾琮和薛蟠都是以链二的随从名义上船。

    薛家也真是豪富,直接雇了一条大船远远跟在后头,上面足有一百精干打手,还有近十位精明能干的商铺掌柜和伙计,甚至还请了两位大夫跟随,后勤保障做得相当到位。

    当链二期期艾艾把事情和调查团老大,刑部右侍郎说道清楚时,这位已经算是朝堂大员的存在,也不禁暗暗砸舌。

    他倒没有呵责的意思,反倒相当开明,并没有借着由头针对链二,甚至有一种隐隐的开怀。

    “很简单啊,此次江南之行怕是不会太顺利!”

    不算好也算不得差的船舱中,面对链二的疑惑,贾琮不以为然道:“谁知道调查团里,到底有多少妖魔鬼怪?”

    见链二,甚至薛蟠都听得认真,他才笑吟吟继续开口:“当今可是相当关注此次调查团的行动,那位刑部右侍郎想要敷衍都没胆子,可身边的人根本无法信任,有了薛家的人手,还有在江南的人脉,指不定能够发挥重要作用!”

    链二满脸忧心,郁闷道:“也就是说,哥哥我有可能会顶在风口浪尖之上?”

    薛蟠的脸也有些发白,声音颤抖哆嗦道:“老,老大,会不会牵连到薛家?”

    话说,在通州登船的时候,面对那一连串朝堂大员,还有摆出的慑人架势,不要说没经历过这等事情的链二,就是一向傻大胆,天不怕地不怕的薛蟠都心虚了。

    摆了摆手,斜瞥了在两厮一眼,贾琮嗤笑出声:“这时候才知道担忧,是不是太晚了点?”

    链二好不尴尬,摸着鼻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薛蟠就没脸没皮多了,嚷嚷道:“老大,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说着,一把扑过来就要抱贾琮的腿,丝毫都没有顾及丢脸不丢脸的问题,看他那一脸惊慌真的是被吓住了。

    “滚一边去,这才哪到哪?”

    贾琮一脚将薛蟠踹到一边,满脸不悦嫌弃道:“现在慌什么,等到了江南才是你小子发挥作用的时候!”

    “嘿嘿,我这不是吓着了么!”

    薛蟠也没觉得尴尬,从地上爬起来急忙笑道:“要说到了江南,在金陵那一片,薛家的实力还是过得去的!”

    “那就好,只要你小子这次表现得好,你们薛家的皇商资格,就没人能拿得走!”

    贾琮淡然开口,薛家上京除了有避祸的想法,同时也有前往内务府销账,并顺势将皇商资格牢牢把控在手里的心思。

    在这方面,荣国府也没多少人脉,基本帮不上忙。

    倒是宁国府那边,与宫里的大宦官关系相当不错,若是愿意帮忙的话,薛家的皇商资格不说稳若泰山,也是相当稳妥的。

    可惜的是,薛蟠受到贾琮的约束,根本就没机会和一干贾氏族人混在一起,更别说五毒俱全的宁国府当家人贾珍了。

    没见到实实在在的好处,老太太也不会参合薛家的事情,贾珍自然没有出面的可能。

    不过这次南下却是个不错机会,毕竟调查团万众瞩目,就是当今那都有留意。

    只要能够顺利完成调查任务,就凭薛蟠跟团的这点子功劳,当今身边的大太监都会特意叮嘱关照一二。

    若是薛蟠和身后跟着的薛家人手,能够有出色表现得话,指不定还能入得了当今的眼。

    链二目瞪口呆看着贾琮和薛蟠的打闹,心中很有些羡慕嫉妒的情绪。

    不知什么时候,贾琮这小子竟然把薛蟠这个薛家未来家主收服,以后就是什么都不做,单单吃薛蟠这个小弟的孝敬,就能过得潇洒自在。

    表兄弟三个在船舱琢磨未来可能遇到的麻烦时,一行三条官船上,自然也有不少调查团官员谈论他们哥三。

    尤其是薛家的豪富举动,引来各种羡慕嫉妒恨。

    有人欢喜有人忧!

    原本不起眼的新晋刑部主事链二,也进入了部分三四五品官员的眼中。

    至于是好是坏,眼下还看不出来,得等一段时间才能看出端倪,就是不知道链二能不能承受得住。

    话说,调查团所乘三条官船的速度,真心说不上快。

    每天行程数十里,遇到大些的运河城镇,都要停靠修整一番,顺便上个岸透透风,标准的郊游模式。

    “就这速度,什么时候能够抵达江南?”

    船队好不容易到达了鲁地,薛蟠实在是憋不住了,整天都窝在船上,沿途风景千篇一律,这日等船队早早停靠在一处运河城镇码头上时,忍不住朝贾琮道:“老大,要不咱们到镇子上溜达溜达,老是待在船上实在没什么意思!”

    “链二哥,你看……”

    贾琮倒是无所谓,他整日里都沉浸于身体锻炼,就算窝在船上更长时间都没问题,不过小弟的情绪需要缓解。

    之前,他以安全为由约束薛蟠不得上岸,眼下看情况继续憋下去,估计这家伙得出现心理问题。

    “那就上岸溜达溜达,我也憋得有些受不了!”

    链二连忙点头附和,他一大家公子哥,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憋闷劲。若非担忧自身安全,怕是早就忍不住下船上岸,寻机风流快活去也。

    没见那帮子调查团的官员们,可没有丝毫紧迫心理,每到码头城镇都要上岸溜达溜达。听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尽管没有寻欢作乐,却也是好好休整潇洒一回。

    这叫链二很是郁闷,偏偏这帮子官员有那么点子疏远排斥,他也不好厚着脸皮凑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