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排云掌 作品

第四十一章 琮三少的新书

    贾链的动作很快……

    只用了半个月时间,便悄然弄到了贾琮手下小弟的童生试资格,直接送到贾琮手里。

    “这是蜂窝煤的配方,还有磨具的制作之法!”

    检查没有问题,贾琮也没拖拉,与贾链约好了在外头的会合时间,直接将他带到印刷作坊所属的某个偏僻小院。

    “这么简单?”

    扫了眼薄薄的一张纸,还有上面寥寥几个字,贾链的脸色很有些不好。

    “不然呢?”

    贾琮也不怕链二翻脸,悠然笑道:“要是太过复杂,根本就没有推广的必要,哪能取代柴火的作用?”

    这……

    贾链一想也是,郁闷道:“三弟还真是好手段啊!”

    “没办法,府里的资源我根本就动不了!”

    轻笑出声,贾琮十分坦承,苦笑道:“有些事情根本就没办法,只能出此下策了!”

    “你小子够胆,还想染指府里的资源不成?”

    吃了一惊,贾链也没急着找人实验方子,好笑道:“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呵呵……

    贾琮不置可否,若是按照红楼原著而论,其实他一点都看不上链二。

    主要是,这家伙根本就看不清自身定位。

    红楼原著中,这厮显然真把自己当荣国府的外管事了,连他自己都下意识认为是在帮二老爷贾政管理外务。

    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就算贾政是荣国府的当家人又怎么样,贾链可是一等将军贾赦唯一的嫡子,将军府爵位的继承人。

    等他继承爵位的时候,他这个袭爵人和同代的贾宝玉,铁定是要分家的。

    很明显,不管是老太太还是二房,都把凤凰蛋贾宝玉当做荣国府的家主培养,以后荣国府的资源跟贾链没什么关系。

    也就是说,就算袭爵了,贾链也只能得到将军府的资源。

    不管他眼下做得是好是坏,都跟他这个大房嫡子没关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巴巴跟在贾政后头做事,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最后什么好处都得不到,也就是在处理外务的时候落点银子,数量还少得可怜。

    这样的表现,就是大写的拎不清。

    “链二哥,想过怎么操持蜂窝煤的生意没有?”

    随口转移了话题,轻笑道:“链二哥不要见怪,我只是心中有些担忧!”

    “怎么就担忧上了?”

    贾链笑吟吟发问:“莫不是,这蜂窝煤的生意,还有变故不成?”

    他只是下意识如此说话,并没有经过脑子。

    蜂窝煤的生意,他自然早有想法,心中已经有了通盘考虑,只等全面铺开大赚特赚。

    只要一想到金山银海滚滚而来的场景,就忍不住心头一片火热,甚至就连荣国府那一堆破事,都没心思理会了。

    替二叔管理荣国府外务,哪有比自己大赚特赚舒心?

    “等链二哥把生意彻底铺开了,就知道怎么回事!”

    贾琮但笑不语,并没有把蜂窝煤生意的隐患到出,估计现在就是说出来,贾链也不一定会放在心上。

    还是等他感受到了压力后,再商讨不迟。

    开玩笑,像是煤炭这等资源型的生意,小打小闹还成,一旦规模扩大就会触碰到顶级权贵的领地。

    荣国府自从上一代国公去世后,已经从顶级权贵的位置上跌落,现在最多也就是二流权贵,甚至还有所不如。

    “你小子,还跟我玩这样的把戏!”

    贾链先是一愣,而后忍不住笑骂出声,倒也没有太过在意。

    正如贾琮猜测的那样,他此时正满心欢喜,没心思理会其他的事情。

    既然方子已经到手,贾链没有和贾琮继续啰嗦的心思,转身离开的时候,鬼使神差问了句:“若是没有我替你弄的那些参加童生试的资格,你小子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贾琮笑嘻嘻道:“分批次叫小弟们回金陵,参加当地官府组织的童生试呗!”

    “你小子够狠!”

    ……

    会宾楼,京城一家中等档次的酒楼。

    除了提供酒菜之外,会宾楼常年有说书先生驻扎,时不时还会请一些有名小戏上台表演。

    在京城,凡是达到一定规模的酒楼,基本都是这等路数。

    华灯初上,正是生意最为火红之时。

    几位衣裳不俗的公子哥,晃悠悠进了热闹喧嚣的会宾楼,在小二的热情招呼下,直接到了二楼雅座。

    “快嘴老李,今晚说什么呢?”

    其中一位华服青年好奇道:“不会又是那什么隋唐英雄,还有什么三侠五义吧?”

    都是熟客,说话一点都没客气。

    快嘴老李,正是会宾楼的招牌之一,京城说书界有名的说书先生,几位衣裳不俗的青年也都是他的听众。

    “几位今日有耳福了,老李正打算说‘琮三少’新出的!”

    小二哥十分热情,一边端茶倒水,一边还不忘介绍道:“绝对叫诸位满意!”

    “琮三少?”

    开口的华服青年眉头微皱,很快反应过来,一拍巴掌笑道:“就是那个写出《葫芦娃》还有《神笔马良》的家伙吧!”

    “正是他的新书!”

    小二哥连连点头,笑道:“听说老李为了买到新书,可是在会友书店磨蹭了几个时辰!”

    “真要是‘琮三少’的新书,那可得好好听听!”

    不仅开口的华服青年,其余几位同伴也都来了兴趣。

    所谓的‘琮三少’,自然就是贾琮的笔名,相当的直白。

    别看他主要以写少儿读物出名,因为故事新奇出彩,就是成年人听了也觉得相当不错。

    起码比几乎听腻了的隋唐英雄,还有三侠五义要有趣,新奇得多,慢慢的也积累了一些成年簇拥。

    “快嘴老李,听说今天有‘琮三少’的新书,快点开始吧,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显然,酒客中‘琮三少’的簇拥还不少,不等会宾楼进入最热闹的阶段,已经有酒客嚷嚷起来了。

    “什么,今天说的是‘琮三少’的新书?”

    “‘琮三少’是谁,很有名么?”

    “快点开始吧,先听听再说!”

    “……”

    不管听没听过‘琮三少’的大名,一干酒客听闻今日能够听到新的段子,一时间热闹非凡纷纷嚷嚷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