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十三 作品

第五百二十一章:西夏诡计

    盛子玥扯了扯燕卿尘的衣袖:“你也把面具戴上。”

    对于王妃的要求,靖王殿下向来不会拒绝。燕卿尘先戴好面具,才问:“怎么了?”

    “看到了你的烂桃花,嫌麻烦。”盛子玥往旁边卖布料成衣的铺子看过去。

    嘴巴嘟的老高:“怎么在这地方都能见到你的那些莺莺燕燕!”

    只见一个女子,穿着玫粉色齐胸襦裙,外面罩着件绉纱缝制的大袖衫,即便是大冬天的,可这肩颈手臂的肌肤若影若见,很是撩人,是要风度不要温度之芸芸。

    “白姑娘,这舞衣可是正经的波斯货,您看这料子,这刺绣,还有上面缝着的银铃流苏……”掌柜的将舞衣送到白梦盈面前,“您要是穿上这件舞衣,绝对是鬼魅城头一份儿。”

    “这衣裳又没镶金嵌玉,怎么也不值八百两吧。”白梦芸皱着眉,她这大姐怕不是脑子进了水,要花八百两银子买这么几片布做的衣裳。就算买些钗环首饰,也比这破衣裳强吧。

    “正所谓,物以稀为贵,这舞衣是驼队穿越沙漠带来的,自然是要贵些。您们觉得不值这么多银子也无妨,红楼的琪华姑娘也对这件舞衣爱不释手呢,估计一会儿就来买了去。”掌柜的笑眯眯地说,“您再看看别的,咱们这里还有波斯来的金丝倩云纱,做舞衣也是极好的!”

    白梦盈一听琪华那贱妇也要买这舞衣,直接拍板决定:“把这舞衣给本姑娘包起来,芸儿,拿银子!”

    “大……小姐,这衣裳也太贵了些……”

    “到底我是小姐,还是你是?还不快些!”白梦盈一声厉喝。

    白梦芸从怀里摸出荷包,不情不愿地取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这是她们攒了大半年的银子。虽然基本都是客人打赏给白梦盈的,但她揣在身上两日,早就觉得是自己的了,现在拿出来,就像割她的肉一般。

    白梦盈从白梦芸手中抽出银票递给掌柜的,把掌柜找回来的两张一百两的银票揣入袖袋,包好的衣裳丢到白梦芸怀里:“拿好了,要是弄脏了,看本小姐不揭了你的皮!”

    “大姐姐,今时不比往日,咱们得存些体己银子呀……”白梦芸苦口婆心地劝说。

    “你我已经入了官府的贱奴籍,有银子也无法赎身恢复良籍!”白梦盈冷哼一声,“存了银子又能如何?”

    白梦芸被说得一愣,顿时有些恍惚——是啊,父亲贪墨了开凿运河的银子,一夕之间,阖府上下通通获罪,她们这些尚书府的小姐都被冲入贱奴籍……此生除非攀上高枝儿脱离苦海,否则就算有再多银子也还是贱奴。

    白梦盈瞪了眼白梦芸,一脸不屑地往前走去。她这个二妹妹心眼倒是不少,但毕竟是姨娘养大的,眼界也就能看到眼前那么一块而已。

    盛子玥在旁边看了一出姐妹勾心斗角的大戏,脑袋里忽然蹦出一句网络流行语——这娘们儿看着不像好人呐!

    “那个芸儿是白梦盈的妹妹吗?”如果真是姐妹,白家的小姐怎么都冲入了奴籍,这眼下白梦盈一身小姐打扮,那芸儿的衣着却像是个丫鬟?难道说这白梦瑶倒台了,白家就变成这般了。”

    “本王不知道,本王跟她们又不熟。”燕卿尘把脸别到一边。

    “只是,她怎么会在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