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麦客 作品

李存勖与契丹的战争

    大家都知道李克用临死前念头不通达,给小李留了三支箭。

    世言晋王之将终也,以三失赐庄宗而告之曰:“梁,吾仇也;燕王,吾所立,契丹与吾约为兄弟,而皆背晋以归梁。此三者,吾遗恨也。与尔三失,尔其无忘乃父之志!”

    庄宗受而藏之于庙。其后用兵,则遣从事以一少牢告庙,请其失,盛以锦囊,负而前驱,及凯旋而纳之。

    结果呢,后梁被灭了,刘仁恭被抓到李克用墓前,挖心头血祭奠,这两项都完成了。

    第三件打阿保机,不太成功,因为没能灭了他。

    李存勖与阿保机的战争不少,但多数时候是被动迎战。因为晋军主力在与梁军交战,实在抽不出多少人。

    梳理了一下,大概有下面几次战争吧。

    (一)幽州之战

    917年,阿保机三十万骑南下幽州,周德威告急。李存勖遣李嗣源、阎宝、符存审率军救援,总计六万多步兵、五千骑兵。

    李嗣源是主帅,也兼任前锋,他认为契丹兵力是他们几倍,还多是骑兵,不能走平原。于是“师循大房岭,缘润而进”。

    契丹人也不傻,专门挑狭窄的谷口,堵在那里,等待晋军过来,以逸待劳。

    李嗣源与养子李从珂身先士卒,奋勇厮杀,每次都击败堵路的契丹,于是大军继续前进。

    符存审那一路也遇到了契丹。

    他下令士兵砍伐树枝,做成简易鹿角,随身携带。遇到契丹骑兵就扔在前面地上,阻碍骑兵冲锋。然后弓弩齐发,大破挡路的契丹兵马。

    同时,他还玩过另外一招。即让人烧柴草,制造烟雾,然后率步兵冲锋,斩首契丹骑兵一万余级。

    六万余步骑到了靠近幽州的地方,契丹沉不住气了,一路上反复堵谷口,每次都被杀败,损失惨重。于是全师而出,主力骑兵在平地上列阵,随时准备冲锋。

    平原地形开阔,晋军将士看到无边无际布满原野的契丹骑兵,脸色发白。

    关键时刻,李嗣源破口大骂契丹,然后将头盔砸在地上,挺身冲入契丹骑兵阵中,“舞槌奋击,万众披靡”,生擒一队帅回来。

    将士们见主帅如此勇勐,呐喊鼓噪而进,大获全胜,“契丹大败,席卷其众自北山去,委弃车帐铠仗羊马满野,晋兵追之,俘斩万计。”

    (二)定州之战

    921年,成德衙将张文礼作乱,杀节度使王镕。

    当时李存勖正在喝酒听音乐,知道这事后,很难过。王镕毕竟是他的附庸,突然被杀了,肯定不开心。

    “赵王与吾把臂同盟,分如金石,何负于人,覆宗绝祀,冤哉!”这是李存勖的原话。

    这时候张文礼遣使而至,大意是以前王镕投靠你,我现在把他杀了,但我也投靠你,成德镇继续当附庸。

    对李存勖而言,这样其实是最好的结果。因为与后梁的战争非常激烈,消耗极大,根本看不到什么时候能结束。

    左右文武也劝,认为如今多事,该捏着鼻子认了。

    李存勖无奈,同意了。

    不过到了八月份,他还是决定讨张文礼。这时候张文礼病死,其子张处瑾继位。

    九月,大将史建瑭率军至镇州城外,赵兵出城野战,双方战于城下,史建瑭中流失而亡。李存勖无奈亲征,成德招诱契丹南下,共抗河东。

    这时候梁将戴思远率军攻魏州,情势危急。易定王都又告急,契丹已攻陷涿州在内的幽州十余城。

    李存勖仓促之下,只得五千骑兵,于是亲自率领赶往定州救援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