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皮泡芙 作品

6、少女病

    苏安想了很久才想明白自己的设计草稿为什么会在裴季言那里。

    那天酒喝多了整个人迷迷糊糊的,现在才终于回想起来,因为终于画出了想要的草稿,所以打算带回家稍微再润色一下,背了个大包包塞在里面。

    后来坐裴季言车的时候,她在包里翻找东西,匆忙之间可能就把图纸掉在他车上了。

    喝完酒出来碰到前男友,坐到前男友的车,这件事已经足够让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上面,哪儿还有心思去关心别的什么事情。

    ……还以为自己是放在工作室,结果竟然是落在了裴季言车上。

    裴季言叫她明天去办公室拿东西的时候,苏安是非常不情愿的,她其实不太想跟裴季言沾上太多的关系。

    容易失控。

    她对感情和其他的人际关系一直都是胜券在握,站在主导地位,一向都是别人将就她,但是面对裴季言的时候,她似乎很难站在那个位置,总之被人牵着鼻子走。

    但是图纸也很想要啊啊啊——

    苏安纠结了一晚上,第二天挂着黑眼圈去工作室的时候,孙谷雨问她:“怎么了?昨晚不会想竞标的事情想得睡不着吧?”

    苏安疲惫地抬了抬手,把自己的包挂在一边:“谷雨啊,假如你因为一些事情不得不跟你前男友扯上关系,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做选择?”

    孙谷雨被苏安问得愣了一下,随后笑出声,说:“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烦恼啊,不知道是哪位前男友竟然让你这么在意呢。”

    苏安:……

    在意吗。

    要不是裴季言突然出现,她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已经快忘掉这个人了,但是裴季言一出现,存在感就比别人都要强。

    好像不是在意,更像是一种应激反应,她知道自己在有的方面被裴季言吃定,所以没那么从容。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俩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我觉得呢,苏安就是对感情最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敢爱敢恨,这样犹豫踌躇的根本不像你,不管对方是怎么样,你跟对别人一样对待他就可以了呀。”

    “只要你不慌乱,就没有人可以动摇你的,就算在意也不能被发现啊,

    要是他发现了,只会得寸进尺的!!”

    苏安听了两句,马上就悟了。

    退缩的话不就代表自己还是被掌控的弱势一方吗?

    是裴季言又怎么样。

    她永远都要自己掌握主动权。

    …

    苏安站在楼下打车,准备输入目的地的时候才意识到她根本不知道要去裴季言哪一个办公室。

    ……轻舟娱乐的执行总裁是他,景安的总裁也是他。

    这个人身份还挺多的。

    想问一下,但是又没有裴季言的联系方式,站在冷风中的苏安感觉自己这个火一下子就上来了一半。

    裴季言这个人到底能不能说清楚地址在哪里啊!不说地址她去拿个寂寞!

    妈的。

    她要是有机会一定要把裴季言给冲烂。

    实在是没什么办法,苏安点开一个自己不经常发言的群,那个群聚集了安城不少富家小姐和名媛,不过富家小姐也是要分三六九等的。

    表面姐妹的故事每一个都可以写成一本撕逼小说。

    苏安懒得跟她们闹腾,进去以后就开了群消息免打扰,从来都没有在群里说过话。

    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有用的,这个群里的人人脉还挺广的,肯定有人有裴季言的联系方式。

    于是,苏安在里面发了一句:【谁有裴季言的联系方式啊?很急,麻烦了,一个lv新款包包换~】

    消息刚刚发出去没多久,苏安就马上收到一条好友申请,微信名叫【星】

    苏安很快通过,对方就发来消息。

    【星】:你好~我是徐星~

    【星】:稍等,裴季言的微信我推给你,不过他不怎么通过别人的好友请求,如果需要我传话也是可以的~

    【苏安】:好的,谢了,包的颜色你选一下。

    【星】:客气了,举手之劳。

    苏安敛了下眸,点开对方推送过来的名片,裴季言的微信头像就是一团黑,名字是简单的一个字母。

    ——“a”

    ……这是什么随手在键盘上打的名字?后面再加几个字都是微商专用名了。

    a-景安.裴季言

    苏安顺手就点了申请,等待裴季言通过的时间里,她打算去群里说一句已经拿到联系方式了,不需要再加她。

    点进去就发现其他人在调侃。

    【呀,苏安竟然要裴季言的联系方

    式呀?最近换这个口味了么?】

    【哈哈哈哈厉害的!加油!拿下他!!】

    【如果是苏安的话,应该有可能吧?】

    苏安:……

    没有必要进行这些讨论,她根本对裴季言没有兴趣,苏安说了一句以后就退了出来,任由着她们在那边继续讨论。

    苏安退出来的时候,裴季言已经通过了她的好友申请。

    苏安:?

    不是说很难通过吗?怎么,最近寂寞了,是个人都加?

    【苏安】:我是苏安,来拿东西,现在有空?

    【a】:可以。

    【苏安】:地址发一下。

    【a】:[位置]新光大厦(湖城区临西四路108号)

    【苏安】:ok

    -

    到景安的时候,前台问都没问,明显是有人提前打了招呼,直接领着苏安去坐了vip电梯,帮她按了楼层。

    总裁办公室在三十八楼。

    她到办公室的时候,只有助理在里面,他似乎是专门等着她的,苏安敲门进去的时候,助理手上捧着一杯蜜桃果汁,看她进来点了点头。

    “苏小姐,你好,我是裴总的特别助理,严俊。”他说着,把手上的杯子递给苏安,“裴总正在开会,还麻烦您稍微等待一下。”

    苏安接过果汁,“谢谢。”

    “那您先坐一会儿。”

    “我只是来拿个东西,直接给我就行。”苏安说,“裴季言没给你吗?”

    “裴总说不方便让我转交。”严俊抱歉地一笑,看了一眼时间,“应该很快了,我去看一下,您随意看看。”

    严俊说完就开门出去,留下苏安一个人在这个办公室。

    裴季言办公室的风格完全在苏安的意料范围内,完完全全的裴季言风格,她坐不住,起来转悠了一会儿,顺手拿起放在桌上的书翻了翻。

    翻了两页苏安就皱了眉。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根本看不懂。

    不知道怎么的,苏安突然就想起高三的时候,她跟裴季言谈恋爱那会儿,周末别的小情侣出去约会,她跟裴季言去市图书馆学习。

    裴季言在旁边看书,她在旁边看天书,明明每个字都认识,怎么合起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呢?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裴季言桌上的东西她还是看不懂。

    看着就困。

    苏安昨晚本

    来就没睡好,今天到工作室也到得早,说好的就快要结束,等了十几分钟一点回来的动静都没有。

    她靠在软乎乎的沙发上,一个不小心就睡着了,而且竟然睡得还挺香的。

    太困了,怎么会有那种一看就犯困的书啊——

    …

    苏安猛然惊醒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太阳的余晖,缓了好一会儿发现裴季言坐在办公桌前,淡淡地抬眸。

    “醒了?”

    “……”

    “看你睡得挺香的,需要把这个沙发卖给你吗?”

    “……”

    苏安回过神来,声音还是懒洋洋的:“我不需要二手货。”

    裴季言没接话,只是拉开抽屉,把她那张草稿图拿了出来,眉梢一扬:“你的图。”

    苏安哦了一声,站起身去接过来,看到自己完整的草稿图回到自己手里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她看着那张图稍微发了几秒呆。

    就是沉默的那几秒。

    裴季言忽然开口,声音听着冷冷的:“苏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像是逐客令。

    没事可以滚了——

    赶她走?

    那她,偏不走!

    苏安随后眉眼一弯,甜甜地笑:“裴总有心了,这个稿子对我来说很重要,今天还借了您的沙发睡了一觉。”

    裴季言抬眸,神色依旧是清冽冷淡的。

    “那我请您吃个饭?”

    …

    苏安一觉睡得太久,这会儿确实是可以直接去吃饭的时间,她随便挑了一家店,裴季言去停车,苏安就先进去了。

    倒是没想到一进去就碰到有熟人。

    简林夕也在其中。

    苏安本来是很不想打招呼的,但是这样迎面撞上,表面上的一些交流还是要有的。

    “哎呀,苏总~”简林夕最先开口,“真是巧呢。”

    苏安语气平淡:“还行吧。”

    简林夕旁边的人望了望苏安身后,也没见到有人进来,笑了一声,问:“一个人吗?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吧?”

    听起来像是苏安一个人没人陪,她们可怜她施舍的。

    “说什么呢!”简林夕拍了一下那人,“苏安会约不到人吗?发一个朋友圈,不知道多少男人往上涌呢。”

    “是哦,是我唐突了,忘了苏安男人多哈哈哈。”

    苏安听着。

    这群人搁这儿阴阳

    怪气中伤她呢?

    笑死,根本没用。

    她要是因为这点浅薄的嘲讽就受不了了,还怎么在这儿混那么久的?

    说着说着,人群中忽然有人出声:“欸,今天苏安在群里要裴季言的联系方式哇,准备攻略啦?”

    苏安没应,眼前的几个女人悉数笑起来,像是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简林夕一副关心的样子,装作很真诚地开口:“啊,听说裴季言最不喜欢的就是…很喜欢换男朋友的,嗯,花心的类型。”

    苏安偏偏就是这种类型。

    “想多了,裴季言不是我的菜。”苏安嘁了一声,“谁没事儿跟个木头人谈恋爱?”

    她话音刚刚落下,抬头就看到一道身影走近,准确地说,是更近了一点。

    简林夕背对着裴季言的方向,这时候还说了一句:“也好,反正裴季言也不会看上你的啦。”

    苏安:……

    她对上裴季言的目光,完全看不出来他的情绪,只能看到一汪漆黑。

    空气沉默两秒,有人发现了不对劲,侧目看到裴季言就站在那边的时候,赶紧拽了一下简林夕的衣服让她不要说了。

    简林夕烦躁地一边甩开一边转头,嘴里还说着:“你拽我干什么……”

    转过去看到裴季言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哑了火。

    “裴…”

    简林夕开口的声音被裴季言打断,他敛眸看着苏安,说的话在这安静的氛围中更加清晰。

    裴季言自然地丢下一句:“你没告诉她们,我跟你谈过恋爱?”

    “………………”

    合着您根本没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