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皮泡芙 作品

5、少女病

    一周后。

    illness工作室。

    苏安看着自己散落在办公桌上的图纸,眉头紧皱,站在那边看了好一会儿,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乱丢一时爽,整理火葬场。

    上一次从工作室离开的时候,她想着手上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跟学生放假似的,冲出牢笼。

    于是现在桌子上一团糟。

    虽然工作室是有助理的,但是苏安从来都不让她帮自己收拾办公桌,上面很多乱七八糟的图纸,乱是乱,但是至少是她自己塞的,要是别人整理,可能反而找不到东西在哪儿。

    “我下次给自己放假出去玩之前,一定先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苏安揉着太阳穴说。

    助理孙谷雨站在她后面,笑着说:“那你不如说你戒酒了。”

    苏安:?

    她是不可能戒酒的,所以收拾好东西也不可能了?

    苏安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听孙谷雨说最近的安排,在桌上找着自己上周刚画的项链设计草稿,那个项链她筹备了很久,刚开始学的时候就很想设计的一款。

    以前自己的水平支撑不起来这个设计,现在终于可以,她这才动手。

    “城北那边的分店马上就可以营业了,最快下周,最慢下个月。”孙谷雨说道,“安排以后就可以准备进行下一步了,这周周末有个招标会,有很多独立品牌这次会参加,我们上次报了名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苏安敛眸,“我记性还没那么差,跟品牌有关的事情我肯定上心的啊!”

    她回国以后一直在做自己的服装品牌,现在在安城开了两家店,不过仅仅是这样是不够的,她肯定不满足于现状,肯定是要把自创做成一个大品牌。

    那这就需要投资方提供资金和渠道,让品牌渠道更广阔的市场。

    苏安刚刚问完,孙谷雨刚打算继续跟她说,苏安突然眉头一皱:“等等,是哪个公司的招标会?”

    “……”孙谷雨无语,“景安。”

    苏安忙着找东西,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应了一声:“哦。”

    怎么找不到了啊啊啊啊啊啊!!

    设计灵感这种东西是真的可遇不可求,苏安现在都想不起来当

    时自己怎么画出来的,结果现在找不到了。

    这一刻。

    苏安觉得她真的直接把自己送走得了。

    …

    周末,城瑞酒店。

    早上九点开始的招标会对苏安来说实在有点太早了,她回国以后似乎还是在坚持在国外的生物钟,凌晨睡下午起。

    所以这次早上九点开始的招标会,苏安毫无意外的,迟到了。

    她站在大厅门口,匆匆忙忙地在包里找入场证,今天起得太早,也不知道东西到底装进来没,包里装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会儿也摸不出来。

    “这位小姐,这里是景安的招标会,您确定没有走错吗?”安保怀疑地看着她。

    眼前这位女士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年纪,那张脸看起来像十八岁,说二十还是因为她化了稍微成熟一点的妆。

    里面正在进行服装品牌的招标,这个小姑娘看起来确实不像是来参与这个活动的。

    更像是要去隔壁参加漫展的。

    “当然是啊!”苏安不服,“等我再找找…”

    她这个丢三落四的毛病确实应该改改了。

    苏安还在门口找,这个安保倒也是很耐心,跟她说:“不急不急,只是您这找不到入场证我确实不能放行。”

    她正在包里找东西的时候,有人从里面出来,苏安只是听到有人开门地声音,随后一道有些尖锐的女声传入自己耳里。

    “欸,这不是illness的苏老板吗?怎么这会儿才来啊?”

    苏安抬眸,看清来人。

    beauty的设计师兼老板,简林夕。

    可以算是她的对家,这次竞标,简林夕就是她最大的竞争对手,来之前孙谷雨就提醒了苏安好几次,其实她一直没有太放在心上。

    她不把人放在心上,并不代表人家不把她放在心上。

    苏安笑笑,“哦~是你呀。”

    简林夕看她在包里翻东西,目光一瞥也没看到苏安脖子上有挂入场证,嘴角一瞥:“难道…苏老板这次根本没有收到邀请?”

    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来这个竞标会的。

    “我有没有收到邀请,简老板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苏安笑。

    简林夕肯定是早就把名单熟背于心了,毕竟她这次是很想拿下的,了解一下有哪些对手是有必要的。

    安保听着,无心地

    插了句嘴:“既然都认识,应该也都是收到邀请的同行吧。”

    简林夕一下子噎住,顾着面子只能回一句:“谁知道呢?”

    苏安给安保投去了一个赞许的眼神。

    这个哥们真会说话啊!两个人无声的battle,最怕的就是路人甲出来站队,苏安一下子就多了个队友。

    但是。

    她的入场证也是真的没找到。

    正在门口僵持的时候,门又开了,三个人同时抬眸看过去。

    男人的西装工整,一身绀色条纹西装,款式简单,但穿在他身上像是模特展示,苏安的目光一开始落在他的衣领处,有几分眼熟的脖颈线条,眼神微微抬起一些,整张脸映在她眼底。

    安保第一个出声,恭恭敬敬地唤了一声:“裴总。”

    简林夕也反应过来,赶紧从自己衣兜里摸出名片递过去:“裴总您好,我是这次参加竞标的…”

    裴季言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她手上的名片,手都没抬一下。

    反应迟钝、后知后觉的苏安:……

    是裴季言的那个景安??

    她怎么!突然就不想去了呢!

    苏安都准备脚底抹油直接开溜了,脚跟刚刚转了一下,裴季言却突然开了口,语气很自然:“还不进去?”

    裴季言亲自开口,哪儿还需要什么入场证。

    安保马上说:“抱歉抱歉,这位女士,这边请。”

    苏安感觉这会儿自己进去也不是,走了更不是,进去就是跟前男友挂上关系,跑了就是怂包。

    她怎么可能当怂包呢!!

    苏安只能干巴巴地笑两声,最后还是选择硬着头皮进去了。

    …前男友阴魂不散可以找个道士超度吗?

    进去的时候,苏安在想裴季言到底有没有认出自己,今天这个招标会,她的资料可是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或许是认出了“苏安”,但是没认出那天的“池小姐”。

    毕竟天色那么黑,他应该也没有留意。

    只是想了一小会儿苏安就放弃思考了,认出来又怎么样,没认出来又怎么样呢。

    那段感情他肯定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

    门口的男人一直站在原处,等苏安转身走了以后看过去,发现这人依旧是在里面乱走,连自己坐在哪儿都不知道。

    简林夕还

    在试图跟裴季言搭话,不过他似乎一直都没听进去。

    两分钟后,裴季言嘁了一声,点开微信,发了条消息给助理:【带她找一下座位。】

    【助理】:好的。

    【助理】:illness的苏安是吗?

    【裴季言】:嗯。

    【助理】:一会儿她的作品要多留意吗?马上就到了,不过这次bueaty的作品好像也不错。

    裴季言扫了一眼旁边的女人,简林夕见他回眸,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赶紧继续自我介绍,却想不到这个时候,他只是在手机上输入了一句。

    【bueaty就不用了。】

    裴季言收起手机,进去之前给安保打了个招呼:“以后看到她直接放。”

    “啊?”安保有点愣愣的,“好的好的。”

    会场里的苏安被人带着,终于去找自己的座位,裴季言多看了几眼,敛眸,无声地笑,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什么。

    他迈步进去,给人留下两句话。

    “她没有入场证很正常。”

    “不可能会记得带的。”

    安保:……?

    这到底是夸奖还是贬低?怎么听不懂?

    -

    虽然忘记带入场证,但苏安的展示还是完成地很好,业务能力是能摆上台的。

    散场以后,苏安转悠到门口,找到刚刚的安保哥们,过去看了一下他的工作牌,说:“啊,工号我记一下,是城瑞酒店的工作人员吧?”

    “是的。”

    “好,我记下来了,回头让上面的人给你加工资哈。”

    安保:???

    苏安啊了一声,说:“对了,我刚才忘了说,真是太巧啦!”

    安保:???

    “这酒店是我家的。”苏安说,“谢谢你刚才帮我说话~”

    哎,竟然被简林夕那样的人给嘲讽自己没有资格来参加这次的竞标会,简林夕正在嘚瑟,自己这就天降帮手。

    心情不错,给点报酬。

    苏安在这边感谢安保哥们,忽然感觉自己被一道影子照着,有另外一股气息靠近,就在她身后。

    还没转过头去,男人低沉的嗓音从上方响起:“哦?那我刚才帮你解围怎么没有报酬?”

    苏安:……

    关你屁事。

    “你家的。”裴季言的声音里勾着一丝笑,“城瑞不是苏氏的酒店吗?”

    苏安眼皮猛地跳了一下,随后听

    到裴季言唤了她一声:“池小姐。”

    苏安:……

    好哇,原来从头到尾她都只是个笨比。

    裴季言什么都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苏安转过头去,虚伪地笑:“裴总,人行走江湖身不由己,有的事情不用这样拆穿吧?”

    裴季言嗯了一声。

    苏安打了个招呼准备离开这里,却又被裴季言叫住。

    “你有东西落在我那儿了。”裴季言淡淡开口,“项链的草图。”

    苏安:!!!

    “那能还我吗?”苏安问。

    裴季言垂眸看着她,“当然可以。”

    苏安伸出手去要。

    裴季言:“这位小姐,你自己丢的东西我也不会一直带在身上。”

    苏安咬了咬牙,“所以呢?”

    裴季言眉梢挑了一下,早就做好准备的样子,看着眼前眉头紧蹙的苏安,缓缓道。

    “明天来我办公室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