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皮泡芙 作品

3、少女病

    窗外的景色匆匆略过,鳞次栉比的高楼灯火也是从眼前一晃而过。

    跟时间一样。

    苏安有点昏昏沉沉的,她今晚其实真的喝得不少,半醉的状态,脑子都不知道是真的醒着还是已经疯掉了。

    车上很安静,只有前面喝得醉醺醺的那个兄弟在低声喃语。

    “星星……”

    “星星最漂亮……”

    苏安闭着眼,呼吸之间还能闻到旁边裴季言身上清冽的香水味,明明半小时前还觉得挺好闻的,现在甚至觉得有点刺鼻。

    “今天这个天气可没有星星哦。”司机在旁边接了一句。

    裴季言抬眸,“星星是他女朋友的名字。”

    苏安:……看不出来这哥还挺深情的啊,喝醉酒了还会叫女朋友名字。

    刚才稍微看了一眼,就是刚才在酒吧给朋友打电话的那位公子哥,刚才还以为他是gay,没想到还是个专情直男。

    她喝醉了都不知道会叫谁的名字,毕竟男朋友实在是太多了,根本数不过来,挨着念能读个几个小时吧。

    再一次陷入沉默,裴季言依旧沉默寡言,苏安跟司机的交流都比跟他的交流多,她都在想裴季言这么不爱跟人说话,怎么就找了个话多脑回路又奇怪的人当司机?

    完全不像是裴季言的作风。

    “肯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才让我们这辈子坐在同一辆车上!”司机忽然说,“所以还是稍微介绍一下哈!”

    苏安缓缓睁开眼,起身,后座很宽,她手撑在膝盖上捧着脸,虽然车里很暗,一点光都没有,但是偶尔外面有光照进来的时候会落在她脸上。

    她喝了酒,脸颊红红,眼神几分迷离朦胧,光掉进她眼里的时候像是盈盈水光,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惹人怜爱。

    “后座跟你一起坐那位年轻有为、风流倜傥、潇洒英俊、淡定优雅、仪表堂堂、貌若潘安、一表人才、面若冠玉……”司机说着说着顿了一下,似乎在脑子里搜寻词汇,“品貌非凡、玉树——”

    彩虹屁还没吹完就被苏安打断了。

    苏安听着感觉自己脸上的表情都挂不住了,抽了好几下,赶紧说:“好的好的,知道了,我旁

    边这位帅哥,嗯?”

    “哈哈哈对对,你旁边这位气质出尘的帅哥呢,就是我的老板,景安的总裁裴季言,裴总。”介绍完以后,司机还不死心,加了一句,“这么年轻就是总裁了!是不是很年轻有为!”

    苏安干瘪瘪地笑了两声:“哈、哈、哈,是呢。”

    “我呢,就是裴总的司机,叫蒋德庸,跟我的名字一样,庸人一个!”

    “哪儿有。”苏安弯了弯眉眼,“您很可爱啊。”

    “谬赞了谬赞了!”

    “真的。”苏安十分真诚地眨了眨眼,“一路上都在跟我聊天,很有趣的,总比那种长了个嘴不会说话的人好吧?”

    “……”

    “嘴不用的话,其实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

    “哈哈哈,这位小姐也是个有趣的人!”司机笑着,“那请问你怎么称呼?”

    “我啊,我叫苏…”苏安话出口,突然顿住,改口,“我姓池。”

    “哦~池小姐啊,是安城池家的吗?”

    安城几个豪门,外面传言还是挺多的,基本上是裴、池、苏三家三足鼎立,涉及的行业很多,集团的总部都设立在安城,基本上很多人不了解,也都是听说过这三家的名头的。

    当然,不是遇到个同姓氏的人就会是这三家的人,裴季言就不是安城裴氏出来的,虽然一开始蒋德庸也以为是。

    但是今天遇到这个小姑娘一看就是有点来头的。

    给裴季言开车这几年,蒋德庸还是稍微有点眼力见了,能看出来一些东西。

    苏安稍微愣了一下,要是用自己这个假身份,那确实也能算是…吧?

    她没否认,说:“是呀,所以您可以考虑跳槽到我这里,我给你开三倍工资?”

    裴季言抬起头,侧目看了苏安一眼,苏安虽然没有看他,但是还是能察觉到自己被他的目光锁定了。

    “当着我的面挖我的人?”裴季言冷声开口,一字一句地喊她,“池、小、姐。”

    “不行吗?”苏安十分理直气壮。

    “当然不行。”裴季言眉梢微微一扬,看着她,“挖人墙角也是要讲基本法的。”

    裴季言一反驳,苏安一下子就来劲了,转过来捋了一下自己的袖子,一副要跟裴季言干架的样子。

    她轻

    哼了两声:“我怎么挖你墙角了?我这叫,促进市场人才流通。”

    “自由状态下可以随意流通。”裴季言说,“但是现在这是我手里的人,你这就叫挖人。”

    “我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我就只是给他三倍工资让他脱离苦海而已啊——”

    “没什么坏心思,就只是喜欢明抢。”

    苏安一口气噎住,赌气似的:“我哪儿有抢!我要是抢的话还开工资吗?我直接——”

    “直接?”裴季言睨着她,眼睛微眯了一下。

    “我直接!裴季言,这人归我了,不管你同不同意,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不讲道理?”

    “就!不!讲!”

    此时,驾驶座的人才:???

    这是吵架?怎么有点像小情侣在打情骂俏?

    …

    莫名其妙的,跟裴季言在车上“吵了一架”,吵完以后,苏安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嘁声低语:“可恶的资本家。”

    身旁的男人没接话,但似乎是很轻地笑了一声。

    都没有再说话,苏安觉得自己的精力被彻底耗费完,往门边缩了点,偌大的车厢里,她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小小只的,就差脸上写下“弱小可怜又无助”了。

    再一次回到安静的气氛下,蒋德庸缓了会儿才说:“快到了,稍微休息一下吧,池小姐应该也累了,那我随便放点歌哈。”

    苏安嗯了一声,继续缩在旁边,酒好像稍微醒了那么一点点。

    ……她到底是为什么现在在裴季言的车上,还在去裴季言家里的路上?还在车上跟裴季言battle了一阵子?

    真是。

    梦回十八岁。

    蒋德庸真的是随便播放的歌单,苏安本来以为按照裴季言的喜好的话,车上的歌她可能都听不懂,什么德语法语拉丁语的,如果是按照蒋德庸的喜好。

    那应该是“怎么也飞不出这花花的世界”。

    但是竟然都不是,而是放了一首梁静茹的《昨天》。

    ——“我可以占有你眼睛全部的视线,在亮了灯的房间,你的心有一部分我却看不见。”

    苏安突然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手攥紧了自己的衣角,她的脑袋靠在车窗上,虽然车上开了暖气,但是车窗还是凉凉的,偶尔脸碰到的时候,还是会有点冷。

    占有全部的视线。

    却看不见。

    苏安脑子里的画面一瞬间就回到了仿佛在昨天的十八岁,她忽然想起来的时候,才惊觉原来每一段回忆都像是一帧帧电影,刻在记忆里了。

    她什么都能忘。

    但是却始终无法忘记,当年裴季言跟她提分手的时候,他的眼底平静如一潭死水,薄唇微动,只跟她说了两个字。

    “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