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皮泡芙 作品

1、少女病

    凌晨,其他的街都已经安静地睡去。

    酒吧依旧热闹。

    苏安坐在吧台的位置,悠闲地翘着腿,脚尖微微勾着,撑着下巴跟旁人说笑。

    手机微信上的消息一直弹个不停,对方发信息的速度比酒吧里放的音乐节拍还要快,她敛眸看了一眼,毫不在意地继续跟小姐妹说话。

    苏安一直不回信息,电话就打了过来,她依旧是十分淡然地摁熄屏幕。

    不挂断,但是也不接。

    段梓跟她说着话,看到苏安手机上的消息一直不停,终于忍不住挑眉问:“真的不回应一下?”

    “有什么好回应的?”苏安嘴角一扬,抿了口酒,“刚刚都跟他说了分手,现在发这么多消息打电话来有用吗?”

    段梓笑笑,有些无奈,声音中竟还带着几分敬佩:“你对一段感情断舍离还真是快,说分手就分手,别说吃回头草了,连回头草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吧?”

    苏安分手一向十分干净利落,到了身边朋友都会敬佩的程度。

    大家多多少少才付出一段感情以后都会有点难以断舍离的,不管是自己觉得累了想分开还是对方先倦怠了提分手,都是分分合合的。

    苏安没有马上接话,似乎是轻笑了一声,她勾了勾手指,熟练地又点了两杯。

    “为了庆祝我分手,我请你喝一杯?”苏安眨了眨眼,脸上没有半分分手后的苦楚,甚至还有点轻松。

    段梓知道苏安的性格,这就应了下来。

    段梓喝了几口,突然好奇地问了一句:“那要是你那个前男友呢?”

    苏安:“哪个?”

    段梓想了想:“就是甩了你的那个。”

    苏安换的男朋友两只手数不清,基本上都是苏安腻了提分手,她的爱保质期很短,但也就那一个人是他提的分手。

    苏安没回答,段梓又接了一句:“那是不是…如果是他的话可能会让你吃回头草啊?”

    这半方空气突然沉默了一会儿,段梓都感觉一团乌云在自己头顶上瞬间出现,下一秒就要出现雷电把自己劈死。

    过了会儿。

    身边的女人红唇动了动,段梓听到她一声冷笑,说:“他啊?坟头草都

    十米高了吧?”

    苏安这个人还是很讲道德的,一般不会骂前男友死了,只有那个人不是很一般。

    毕竟敢甩苏安…

    是个拽哥。

    别人都是因为分手失恋痛苦买醉,只有苏安是因为分手以后太开心多喝了两杯,最后跟段梓两个人都喝得醉醺醺的,实在没办法,叫段梓男朋友过来接段梓回家。

    至于苏安。

    她打算自己回去。

    段梓男朋友不是很喜欢苏安,今天段梓出来也是瞒着男朋友跟苏安出来喝酒的,毕竟苏安是安城知名花心小蝴蝶,最擅长的就是玩弄人,换男朋友的速度是真的比别人换衣服都快。

    苏安知道段梓男朋友不喜欢自己,也没多说,靠在门口低头点了支烟,轻轻咬着,含糊不清地说:“也别怪她,我今天分手心情不好,叫她来陪陪我,毕竟是姐妹嘛~”

    段梓男朋友:……

    我他妈倒是觉得你挺开心的??

    分手了心情不好还在这儿笑嘻嘻地喝酒,别说眼泪一滴没掉了,甚至笑得眼睛弯弯。

    送走段梓以后,苏安也点开了打车软件准备打个车回家,酒吧一条街,打车高峰期,要排队一个小时。

    ……这个时间她走路都到家了。

    站在门口还挺冷的,特别是刚才酒吧里面开了暖气,这会儿出来温差大。苏安稍微拉了一下衣服,决定再进去避会儿风,顺便就等着打车排队。

    这次苏安只要了一杯柠檬水,她对自己能喝多少还是有点数的。

    鸡尾酒后劲大,现在正在慢慢上头,估计再喝两杯自己今晚就别想活着回去了。

    坐了一小会儿,身后吵吵闹闹的,苏安侧目过去稍微瞥了一眼,有个男人已经醉到在桌上,旁边的人也喝得差不多了,定神一看其实都是些熟悉的面孔。

    安城这些有钱公子哥大小姐的圈子就那么大。

    说名字可能说不上来,但是认识或者有什么关系是肯定的,苏安跟他们不算熟,也懒得过去打招呼,只是过了会儿迷迷糊糊之间听到那边在打电话。

    “嗯…对,就是上次那家酒吧。”

    “你真的是我好兄弟,接一下兄弟,我真的喝晕了,刚才在桌上趴着睡了会儿。”

    “行,那我等你到,往里走,a28。”

    半小

    时后,隔壁桌的电话又响了。

    “门口了?行…你直接进来吧,我自己走不了。”

    苏安低头看了眼手机,她叫的车终于排到了,起身往外面走,听到隔壁桌那喝得醉醺醺地打电话,心生感叹。

    这个时间点喝成这样还愿意千里迢迢来接的人,到底是什么品种的好兄弟?

    刚才段梓对象来接都臭脸。

    他那兄弟不会其实是gay吧?

    苏安走过去之前,侧目看了一眼他,已经提前帮他点了一支蜡烛,虽然不怎么认识,但她也要为这个兄弟今晚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的屁股惋惜了。

    出门的时候人潮拥挤,苏安低着头看手机上的进程,漆黑之中闻到一股清新冷冽的香水味,在这群酒吧骚男里显得格外不一般。

    已经擦肩过去了苏安才回头睨了那么一眼,看不太清楚,隐隐约约的。

    那人很高,似乎是穿着工整的西装,走路的时候背脊挺直,看着有几分难以接近的味道,跟他身上的香水味一样。

    一瞬间勾得苏安心痒痒的。

    毕竟吃肉吃腻了偶尔会换换口味吃素,故事里的妖精也是爱勾.引禁欲的圣人。

    她回过头,舔了舔唇。

    下次遇到再下手。

    刚走出去,外面冷风一吹酒劲就更上头,看眼前的世界都像是又加了一层散光,有些模模糊糊的。

    苏安靠在门口等车,恍惚之间看到手机上提示说车已到达约定地点,她几乎没有犹豫就走了过去,路边就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她大步迈过去,弯腰敲了敲窗。

    司机回头看了她一眼,表情似乎是有些困惑,随后放下窗户:“你好…是裴…”

    话都没说完,外面站着的女人就开口,报了四个数字:“0109。”

    司机愣了两秒。

    0109!

    好家伙,这不是裴总的生日吗?

    他这半夜跟着来,裴总说是要接个朋友,但是也没说是男是女,这么看来应该是这个小姑娘没错了!

    刚才还想问她是不是裴总的朋友,没想到这么果断直接报一个生日!要不是他还记得裴总的生日这不是就翻车了吗?!

    这波啊。

    应该是年底奖金考核关卡,看看自己的下属到底对自己了解多少。

    他马上开了门锁,外面的女人马上就开门进来

    ,坐在后座,长舒了一口气,很悠闲的样子。

    刚才在门口那么冷,估计小姑娘也是被冻到了,司机想到这个,倒了杯热水递给她,笑盈盈的:“小姑娘先暖暖手?你旁边那个柜子里有毛毯,拿出来盖上吧。”

    苏安反应了一秒。

    现在打车服务都这么好的?

    因为打不到车,她刚才选的确实是最贵的那个,看来确实是金钱就是力量啊——

    “谢谢师傅。”苏安应着,“一会儿一定给你个五星好评哈。”

    司机:!!!

    是要在裴总面前说我点好话的意思吗!?

    不愧是裴总的朋友,说话都这么讲究,谢谢就谢谢,怎么五星好评都出来了?

    就这么安静了两分钟,苏安发现这车还在原地,她开口问:“师傅,我们不走吗?”

    司机看了一眼酒吧门口:“这不是还没出来嘛,应该快了,要不打个电话?”

    苏安:……?

    “我没有点拼车吧?”苏安皱了下眉,可能自己喝多了没看清,也是正常的,她叹了口气,“算了…那等等。”

    这个点打车也不容易,能拼就拼吧。

    苏安顺势就开始闭眼养神,等跟自己拼车的人上车,又过了好几分钟,终于有了动静。

    她这才缓缓睁开眼,侧过去抬眸,车门打开,外面似乎是有两个人,一个醉醺醺的,另外一个扶着人,醉鬼低着头看不清楚脸,只觉得几分熟悉。

    他们俩都背着光,样子影影倬倬地看不真切,苏安的视线内,只看到清醒那人穿得工整的衣衫,往上瞄一眼,看到了男人好看的脖颈线条。

    啧。

    还挺性.感。

    刚才闻到过的香水味顺势钻进鼻息。

    清冽逼人。

    有些熟悉的气息和衣衫。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天赐良缘吧——

    这不是马上就又被她遇上了?看来她要马上攻略一下才行!

    苏安几乎是在那么两秒之内过了一遍一会儿等人上车以后怎么要微信,刚刚在脑子里一锤定音的时候——

    正好外面那人把手上搀扶着的兄弟塞进车里,他也弯腰低了头,那么一瞬间,苏安跟他的眼神对上,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眼里的世界是模糊的,但他现在占据了苏安所有的视线,那双深不可测

    的眼睛看着她,高挺的鼻梁上架着熟悉的半框眼镜,嘴角的弧度很平,看起来没什么情绪。

    喉结微微一滚,下颚线绷紧。

    又冷又欲。

    时隔多年,裴季言这张脸还是好看到苏安瞳孔颤了一下。

    苏安:……

    cnm!!怎么是前男友!!怎么是裴季言这个大傻逼啊!!

    这么多年都没碰到过怎么会在喝得醉醺醺的时候打车拼车碰到??

    打车碰到前男友拼车是什么人间疾苦??

    虽然内心已经开始万马奔腾但苏安表面还是十分淡定,跟裴季言对视了好几秒,两个人都没说话,没有人先开口。

    裴季言甚至没问为什么她在车上,只是又把刚才被塞进来的兄弟扯了出去,扔到了副驾驶,随后自己坐到了后排,跟她只隔着半米的距离。

    只是司机在前面,看了一眼副驾驶的醉鬼,看了一眼坐在后座右边面无表情的老板和左边裹着老板的毛毯的美女。

    司机:???

    不是接一个朋友吗??那这是谁??我又是谁??

    车内足足安静了两分钟,安静到每个人的呼吸声都是清晰的,司机终于缓缓开了口,问:“裴…裴总?您,接的到底是哪个朋友?”

    裴季言淡淡抬眸,示意了一下前面那个醉鬼。

    司机感觉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尸体半边都在土里了,那他刚才是把谁热情地招呼到车上了?但是0109应该不会错的啊!而且老板这个态度,看起来也不是不认识吧…?

    他是见过别的女人主动上裴季言的车的。

    别说在里面用他车里的东西了,他根本不会坐进去跟别人同处一室,别的女人可能一碰到车座,裴季言就会站在门口眼神冷冷地俯视。

    “喜欢这个车吗。”

    “这么喜欢的话归你了。”

    当然也不是白送,回头马上要求人把车钱打到公司账户上。

    心眼很黑的。

    但是现在裴季言不仅没有发火,甚至还主动一起坐在了后排。

    司机的求生欲,不得不硬着头皮再次开口:“那请问…你们二位应该也是朋友吧?毕竟这位小姐都知道裴总您的生日。”

    苏安:……

    我知道你妈个鬼啊!!她刚才上来就只是报了一下手机尾号而已啊!!

    但是事情已经

    到了这个地步,苏安觉得自己先出手可以获得胜利,于是她侧头看了裴季言一眼。

    裴季言这么多年其实没有太大的变化。

    简单来说,变成熟了,变帅了,比以前更有男人味了,大概是因为荷尔蒙,现在的裴季言比十八岁多了几分成年人的侵略性。

    但依旧是那副清冷、禁欲,满脸写着生人勿进的神情。

    依旧是衬衫要扣得工工整整到最上面那颗。

    苏安跟裴季言对视的短短几秒,前面的司机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答案呼之欲出,他甚至看到裴总的嘴微微动了一下。

    但最后还是苏安抢先了一步,她眨了下眼,满脸困惑的样子,声音不大,但在车厢内回荡。

    苏安问。

    “你好?”

    “你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