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 21 章

    上次三人聚会闹了个不欢而散,付盛寒涛两看相发愁。

    电影不能不拍,还得哄着宗源继续。有小陈通风报信,听闻宗源已抵达酒店,付盛马上拉着寒涛去找宗源。

    这三人的相处模式是有些奇怪的。

    付盛是导演,话语权最大;寒涛凭自己写剧本的本事吃饭,除了付盛谁也不服;宗源年纪最小,又多亏了付盛跟寒涛的剧本才有今天地位……按理说该是宗源听付盛和寒涛的,偏付盛跟寒涛就捧着宗源,随便提要求,能做到的都满足。

    名导付盛和金牌编剧寒涛总围着宗源转,这话说出去都没人信。当然,外人也不知道这些,连穆鸿林都说不清楚。

    穆鸿林光知道付盛寒涛喜欢找宗源拍电影,不过他以为那是付盛看在已故旧友的份儿上帮衬小兄弟。

    就小陈明白点儿——麻将局不是白凑的。穆鸿林想法对,也不对,至少不全对。

    “宗源,出去喝点儿?”在付盛的强迫下,寒涛开口,“……我朋友在这边开了家火锅店,挺安静的,味道也不错。”

    一听寒涛邀以喝酒的名义邀请宗源,付盛就头大,要看要开机还出去喝酒?直在后面怼寒涛,听寒涛把喝酒改成火锅,才放过寒涛。

    宗源应允。

    他是演员,得对自己作品负责。跟导演闹情绪不利于共同创作,提前离开片场就够打付盛脸了,这会儿付盛主动递台阶下,他得接,宗源理智地想。

    说是付盛主动递台阶,也是宗源先递出了缓和气氛的橄榄枝——提前抵达片场。

    在付盛看来,这是宗源想重归于好的信号。

    火锅店位于长相街21号,两栋三层小别墅改出来的私房菜馆,沿着老石砖路走进去,曲径通幽,花木别致。后院还有个小亭子,旁边竖着一块文物局的牌子。

    寒涛是文青,他朋友也多为文青,热热闹闹充满烟火气的火锅店硬是被老板开出了文人会馆风味。

    寒涛常来,本想让付宗二人先进去,他在前台点好菜再去找那俩人,省的服务生多跑一趟。转念一想,这俩人别再一言不合又搞冷战,还是一块儿进包厢,麻烦服务生吧。

    服务生拿着点菜专用的平板进来,一抬头看见宗源,当场结巴:“……宗源……宗源老师!”目光再一移,看见宗源旁边的付盛,更结巴了,“付……付盛导演!”

    寒涛打趣服务生:“我之前跟你们老板来那么多回,你怎么那么淡定?”

    “……”服务生满脸写着尴尬,吸了口气,看得出有话要说,但还是坚守职业素养,“您三位先点菜,先点菜……”

    寒涛跟付盛都笑了起来。别看寒涛来的次数多,服务生真不一定知道寒涛是干嘛的。

    就现在的《他无所不能》剧组,付盛都不敢说随便拎出来个人就认识寒涛。

    点完菜,寒涛跟服务生多聊了几句,对方是宗源影迷,因而宗源也配合地加入谈话。

    “我看电影花絮了,尤其那场雨戏,宗源老师您太帅了!真绝了!”服务生很兴奋,滔滔不绝,“……迫不及待想进电影院看成片啊!”

    宗源微笑颔首。

    等服务生离开,宗源又回到话少状态。付盛寒涛见怪不怪,话赶话讲到场记发的视频,官微皮下问过付盛,是否要趁热搜多发几段,反响出乎意料得好——江远竟没一边倒地挨骂。

    “你怎么说的?”

    “我夸他那两条视频剪的好。”付盛答,“可以多剪两条,缺素材找我要。”

    寒涛观察着宗源神色说:“看到热搜我也意外,没想到居然有人夸?我还给宣发打电话问来着,人家反我问谁敢拿宗源老师营销……我一合计,也对,谁敢啊。我都做好这部电影扑倒妈都不认、下部电影从头再来的准备了……没想到,峰回路转。”

    菜上齐了,寒涛站起身给大家倒酒,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举杯道:“来吧,碰一杯,继续加油,争取保住我们仨的金字招牌。”

    付盛强调:“是我和宗源。网友只说我和宗源是真的,出品必属精品,没你的事儿。”

    “一边去吧。”寒涛哼了一声,“哪部编剧没有我?你拍电影用的剧本,没有我点头你敢拍吗?”

    宗源坐在中式木椅上,姿势板板正正,笑了笑,说:“嗯,保住我们招牌。”

    一饮而尽。

    ……

    气氛又不对了。

    以前他们也说过类似的话,当时是

    四个人,寒涛举杯,说四人都倾家荡产,能不能成功,就看付盛宗源接下来的表现了。

    那会儿《西南之尽》已经开机了,电影外景太多,又一大堆打戏,跟烧钱没区别,经费越拍越紧张。

    付盛拍纪录片的,没钱;寒涛写剧本的,年轻,署名权都混不上,也没钱;宗源在上学,更没钱。过气的江远居然是四人里最有钱的那个,他掏出所有个人存款,甚至还卖了两套房子——他成名赚钱的那个年代房价不夸张,有回帮朋友冲业绩,他买了三套。

    起初江远没想唱电影主题曲,他写的,打算找别人唱。他过气太久,身上还有负面新闻,怕影响电影。

    付盛寒涛不在乎,江远最了解他们,最能表达电影内核,执意要江远唱。

    江远不同意,背水一战,倾家荡产的,谁也输不起。

    那天江远在吊脚楼里吹了大半宿夜风,宗源在屋里望了几个小时,最后出来对江远说:“远哥,你就唱吧。”

    江远叼着烟笑,“得罪观众。”

    “别这么说,远哥。”宗源认真地看着江远,“您是我童年回忆。”

    江远笑骂:“滚蛋。我没那么大岁数。”

    “唱吧。”宗源说,“还想跟你商量——以后只要是我主演的电影,主题曲都找您呢……”

    江远笑,吐了个边缘整齐的烟圈,“说的跟你是导演似的,你说话算吗?这电影什么样还不知道呢,跟我预支以后那没谱的事儿。”

    ……

    显然付盛也回忆起了这段,深吸一口气,“宗源,你得走出来了,五年了。”

    宗源安静地笑,“你多虑了。”

    付盛直视宗源深如潭水的眼眸,“是吗?”

    宗源若无其事道:“是的。”

    付盛盯着宗源,半晌,他道:“那你就多带着点儿江远吧。他挺有天分的,还是科班生,你直系学弟。网友说你们俩有cp感,刚服务生都有这想法……江远前段时间一直被骂,我让宣发接着搞几条热搜宣传一下,也算救他一把。”

    这段话付盛一口气说出来的,说完,寒涛傻眼。

    寒涛直给付盛递眼色:来之前你没跟我说你要说这啊!早知道你要聊这个我不跟你来的!

    付盛全然不理,还说个没完,“回

    去我跟小陈说一声,等你俩再一块读剧本的时候,拍几张照片发网上。按理说早该发了,小王怕你不高兴,还担心江远平白挨骂,才一直没发。现在发也不晚,正好借着网友说你们有cp感这阵风。”

    寒涛目瞪口呆,心说付盛吃了什么药,今天输出能力这么强。

    宗源面色如常,仿佛对桌上的玉质筷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未看付盛。

    付盛:“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明天就操作。”

    终于,宗源抬头,问付盛:“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付盛反问宗源,“先想想你什么意思吧!多长时间了?当我和寒涛眼睛是瞎的吗?江远去世谁都不好受,我们认识江远的时间比你久多了——你能不能向前看,你自己想,江远会愿意看见你现在这个模样?说句难听的,江远要是知道你变成这副鬼样子,他能气得从坟里跳出来揍你!”

    寒涛一脸“你说你的但请不要带上我,我可以眼瞎”的表情,一会儿看看宗源,一会儿看看付盛,最后无可奈何地叹了声气。

    宗源张了张口,无言以对。

    “宗源。”付盛开口叫道,意有所指,“别又一次的,失去了才知道后悔。”

    宗源依旧没说话。

    三秒钟后,他点亮手机屏幕。

    屏幕全黑,只正中央有一串白色小字:2013年9月27日星期五。

    《西南之尽》首映日。

    -

    另一边,酒店餐厅。

    “江小远!你什么时候把手机偷回去的?”乐洲怒气冲冲,看界面是剧组专门用来发花絮的微博,怒气更盛,“你就非看那些评论不可?说多少次看评论容易心态崩,不要看不要看,偏看!”

    正吃饭呢,被乐洲一吓,江远猛咳好几下,赶紧把手机放一边,“……我就随便看看。”

    他表情很乖,“我知错了,乐洲哥。”

    一听江远喊他哥,乐洲瞬间心软,“行吧看都看了……不对,你怎么进的我房间?!”

    原主一直这么喊乐洲,江远嫌肉麻,受不了,只肯直呼乐洲大名。

    “……”江远摸摸脑袋,“找保洁借的万能房卡。”

    “然后她们就给你了?开什么玩笑!这么大个酒店可能这么随意?”

    江远无辜地说:“我跟她们说你是我助理,手机不小心落在你房间里了,联系不到你……幸亏前台没换人,还记得我们俩一起办的入住手续。”

    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