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 19 章

    网友们关注江远,走花路节目组也在关注江远。

    连上四条热搜,江远的选管小哥哥信息这就过来了:【转发导演组通知:三公舞台结束,要求已淘汰训练生为晋级选手录制打call视频,三十秒到一分钟左右即可,收到请回复】

    先看见这条消息的是乐洲,因为江远手机在乐洲手里,周先和江远随后才从乐洲处得知。

    上次给第二次公演晋级选手录视频刚好是电影名单公布之后不久,剧组就有人说江远是个狠人,拍电影+当爱豆两手抓,暗讽江远就会蹭热度。

    选角导演那边也给付盛发信息,表示江远可以低调一些,剧组不需要额外的热度,爱豆形象太深入人心也不利于江远未来在的影视圈发展。

    当时周先跟老张和乐洲都犯嘀咕,心说剧组从上到下似乎都不怎么待见江远,既然如此,为什么要选江远?

    没等他们讨论出来结果,电影开机了,江远也顺利进组了。

    乐洲抱怨道:“我们江小远跟晋级的那二十个人都没合作过……”

    紧接着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半捂着嘴看江远,面露不安。

    第一次公演舞台分组根据主题曲评级名次。由于江远主题曲评级拉胯,声音和动作合不上,实力强的选手早在心里把江远从备选名单中划出去了。

    刚好江远又是小公司送进去的独苗苗,谁也不认识,同时跟他名次差不多的选手对江远有芥蒂——公布定妆照时属江远涨粉涨的夸张,同名次的选手把江远当竞争对手,以至于一公没人主动选江远。

    后来还是同校学长捞了江远一把,才没让江远剩到最后。

    二公是位置测评,也不顺。

    像江远这样不擅长舞蹈的练习生去vocal组唱抒情歌,去rap组搞说唱都还凑合,至少不会太影响舞台。但因为他排名低,又没有名次高的选手主动选他,只能剩到最后进没人选的舞蹈组,跳难度系数大的古典舞的同时还要开口唱歌。

    因此江远没有跟高名次选手合作的机会,对家都拿这事儿嘲江远,说他“众人嫌”、“没人要”,长得好看有用吗?实力差,神仙难救。

    被淘汰那阵

    江远心情不好也是因为这个。

    江远摆摆手,“没事。”

    《陪你走花路》是竞技类真人秀,菜是原罪,没什么遗憾的。

    他水平差,被淘汰正常,留在里面才是祸害人。

    -

    营业小视频被江远发出来的时候,宗源正独自在家整理东西。

    从浅阳飞回来后他谁也没见,中间小陈来过一趟,送行李。当时宗源把自己关在屋里,也没出门。

    小陈隔着门说让宗源注意休息,之后还得拍电影呢。

    宗源平静地答:“我知道,你放心。”

    小陈内心:我不放心。

    客厅里铺着地毯,他坐在上面,倚着沙发,旁边小木桌上放着两罐茶叶,大约是上次小陈带过来的。

    拿起茶叶看了一会儿,宗源从收纳箱里取出遥控器,打开投影放电影。

    打开就是《西南之尽》,从男主角章朋孤身入深林的位置开始播放,bmg静静流淌,是片尾曲高潮部分的纯音乐。

    天气阴暗,大雨欲来,于章朋而言,那是一条不归路。

    ……

    宗源就这么看着,偶尔才小抿半口酒。

    那酒在空气中暴露得太久,口感不是很好,不过宗源也不介意,慢慢抿着喝,也喝完了。

    电影第三次播到片头,宗源生出朦胧睡意。

    翌日宗源醒来时还是这个姿势,背靠沙发,头倚扶手。按了按酸痛的脖子,宗源站起身,膝盖也有些僵硬。

    缓了半天,他进浴室冲澡,又给自己泡了杯茶,期间也没关投影,就那么放着。

    门口传来敲门声,可视对讲机屏幕上露出小陈的脸,宗源蓦地意识到付盛安排的十天假快到头了。

    他无奈地笑了下,昨晚不该收拾东西的。

    小陈从进门起就在观察宗源,确定宗源没什么反常状态才稍稍松懈,一回头看到客厅投影屏幕,“宗哥,您这是……一早起来就看电影?”

    宗源浅浅点头,给小陈倒了杯茶,也不否认。

    吃完早餐,电影播到致谢部分,长长的名单里,一个圈了白框的名字格外显眼。

    小陈抬头看向宗源。

    宗源神色如常,目光跟着那名字走,直到消失。

    小陈在心里叹了声气,心想江远去世,最难过的人一定是宗源。

    别看付盛寒涛认识江远时

    间更久,但那不一样,要细说哪儿不一样他说不明白,但就是不一样。

    严格来说,小陈是江远招进来的。

    那年宗源大三暑假,经江远引荐加入付盛剧组。

    一部电影前期准备工作很多,付盛又第一次拍电影,想一出是一出,昨天给宗源请专业老师练打戏,第二天又要宗源有空去现场呆一段时间找感觉。

    宗源分身乏术,江远干脆替宗源招了个助理。

    宗源觉得他不需要,说他一个新人,还没正式进组呢,不用助理,他年轻,辛苦点儿没关系。也是宗源没钱——他还没毕业,养自己都得靠家里给生活费,哪儿有钱请助理。

    江远豪爽地说:“谁说给你招的了?你远哥我给自己招的。”

    没心眼的宗源一点儿没多想,当场就信了。

    三天后小陈到宗源训练场地报道,宗源一脸懵逼,还跟小陈说远哥不在这儿,小陈找错地方了。

    付盛哈哈大笑,拍着宗源肩膀说:“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信你远哥那张嘴。”

    ……

    江远预付了小陈一整年的薪水,让小陈好好跟着宗源干活,干得好年底有额外奖金。还说第二年的工资也他发,第三年看情况。

    到第二年,小陈提前仨月就开始纠结他该找谁要工资的问题。找江远吧,宗源脸皮薄肯定不好意思;但找宗源吧,电影没拍完,宗源没钱。

    结果都没用他问,江远主动付了,比去年多一倍。

    小陈感慨,江远对宗源真上心,他以为这事儿得自己主动要,没想到江远比他动作还快?

    隔了几日他在剧组看见江远,江远跟寒涛勾肩搭背,笑看付盛怒训宗源。

    晚上,趁宗源拍夜戏,江远把小陈叫到一边,“干得不错,好好照顾我们小宗哥。只可惜……看付盛这样……啧,来年你工资八成还得我负责。”

    小陈不好意思地笑,说:“小宗哥工作很认真……”

    “停——”江远直性子,不耐听那些个无意义的客套话,他还不知道宗源工作认真吗?宗源要敢划水,早被付盛请出剧组了。他点了一支烟,拍拍小陈肩膀,“好好干。”

    到第二年年尾,电影上映,宗源身价暴涨,付他工资绰绰有余。

    拉开窗帘,

    阳光撒满房间,空气中漂浮的尘埃也泛着淡淡的金色。屏幕变得虚幻、模糊,宗源走回沙发旁边,关掉投影,问小陈:“付盛到剧组了吗?”

    小陈:“都到了,韩老师也过去了,哦对,江小远昨晚也到了。”

    宗源重复了一遍,“江小远?”

    “他助理和经纪人都这么叫,还挺可爱的?”小陈挠头,这样称呼也挺好,方便他将这个江远和从前的江远区分开。直呼江远的感觉很别扭,他叫不出口。

    宗源又低声念了一遍,“江小远……”

    小陈:“剧组里的人也都这么叫,他粉丝也喜欢喊江小远。就……很适合他的感觉。”

    宗源目光投向远方,白云悠悠,碧空如洗,他问:“看《你猜我是谁》了吗?”

    小陈:“……看了。”

    宗源提出让江远参加节目时小陈也在,对于宗源居然能主动开口表达内心想法十分震惊。身为一个合格的影帝助理,他当然得看。

    宗源问:“他表现得怎么样?”

    小陈:“……很好,全网都在猜他是谁。”

    宗源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宗源家距离安城片场不算远,开车四个小时。

    小陈开车,路上憋不住问宗源:“您看那个综艺了吗?”

    他没直接说出综艺名。如果宗源愿意聊,肯定知道他在问什么;不愿意聊,他点明综艺指的是《你猜我是谁》也没用。

    宗源没出声,只微微摇头。

    幸亏小陈跟宗源时间久,了解宗源不爱说话这毛病,一直有留意后视镜,“他面具是浅阳的茶叶罐子。”

    相处久了有默契,话说半截就够用。

    藏起来没说的后半句是想告诉宗源,江远对剧组、对导演有感情,否则不会用这个面具。

    宗源又不出声了,低头看手机。

    对什么都缺乏兴趣的宗源唯独爱看手机,但小陈确定,宗源真没有任何社交媒体账号。四年前有小号,时不时看看外界对他的评价,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突然就全注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