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 16 章

    网上讨的热火朝天,“江远 两次气走宗源”的词条很快冲上热搜前排。

    乐洲一脸“你实红了”的表情看江远,江远只好回报以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乐洲又刷微薄,问:“小俊是不是认识组里的谁?他消息咋这么灵通?我都是下午才知道宗源提前离开了,他怎么上午就知道了?”

    “机场被记者堵到了吧。”江远还记得他们仨抵达浅阳机场时记者对宗源围追堵截的盛况。

    乐洲啊了一声,为他脑袋暂时性短路而感到没脸见人。

    被记者围追堵截的场面对宗源来说再常见不过,只要涉及到航班的行程,极少瞒得住无孔不入的记者和粉丝,尤其在国内。

    “要不你问问宗源,为什么提前离开?”乐洲道,“毕竟宗老师和付盛导演帮你那么多,得关心一下吧?”

    江远:“……别了吧,应该轮不到我多管闲事……吧?”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就这个剧组,宗源和付盛真吵起来,头一个倒霉的就是他。

    再说宗源付盛是老朋友,明面上只是个爱豆的他瞎掺和什么,到时候那俩人再一致对外地针对他。

    细想,付盛做什么可以折腾宗源?一遍又一遍地喊“卡”。

    宗源又能如何应对付盛呢?以不动应万变,你随便喊,我不参加。

    最后演变成营销号手机里短短一行字:【江远演技辣眼睛,导演不满意,影帝无法忍受提前离场】

    乐洲:“好歹你也算电影主创啊。”

    “是啊。”江远自嘲道,“我是主创,薛定谔的主创。”

    电影出问题了他就是主创,电影没毛病他就是蹭热点抱大腿。

    夜幕降临,华灯初升。

    江远站在窗边,安静地望着对面朦胧月色中的画舫游船,飘在银光闪烁水面之上。

    楼层低有楼层低的好处,江远乱糟糟地想,他能看见河里的船,宗源房间就看不清……

    “‘你猜我是谁’下周录制啊,江小远。”一直没参与聊天的周先突然开口,小声嘀咕,“怎么这么快就到你了……不应该啊,等等,你是第一名?!”

    “什么?”房间里另外俩人都被周先猛然变调的声音吓了一跳,乐洲尤甚,惊诧道,“江小远,你是第一名?!”

    江远回神,转身,淡定地一点头。

    周先:“你管这叫‘还行’?这……要不是节目组找我定下次录制时间,我都不知道你就是音乐总监在群里夸的那个第一名!”

    江远掩饰性地咳嗽两声。

    原谅他实在太久没站在那么正规的大舞台表演了,而且脑袋上罩着的那个大茶叶罐子影响发挥,声音听着闷,所以他认为那场表演算不上自己巅峰水准。周先问他唱得怎么样,他就顺口答了个还行。

    对于在周先乐洲眼中一直是废柴的江远而言,这就是巨大的飞跃,不说一飞冲天也差不多。

    一开始周先只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都没指望江远答应参加!既然答应,那能留下最好,留不下蹭个热度也不错。万万没想到,江远直接拿了个第一。

    这江远,拿了第一还zhe么淡定!周先回忆江远那天的表现,“学会心里藏事儿了啊江小远,好家伙,我都被你骗过去了。”

    江远被周先这句话逗笑了。

    周先这人也挺有意思,出门办正事知道打扮成精英模样,私下就……比较随意,还有点社会。乐洲跟周先一个房间,亲眼所见,周先前胸后背都是纹身,上半身就胳膊和肩膀上没有。

    他高深莫测地说:“给你们一个惊喜嘛。”

    “行吧,节目下周三录制,期待你再给我们一个惊喜。”周先说,“对演唱歌曲有想法吗?节目组发来一份歌单,没想法的话,从上面选一个也行。都是声乐老师根据你音色和声域推荐的,总监挺喜欢你声音。”

    关于第二首歌他早想法。那天在舞台上唱出最后一句歌词,“奔赴远方”时,他就决定了在这个舞台上的第二首歌曲——《留不住的时间就放他走吧》。

    重生之后,江远时常陷入困扰,他究竟是谁、原主怎么死的、他要过原主向往的生活,还是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要不要跟老朋友坦白、或者说什么时候坦白。

    通过梦中断断续续浮现出来的记忆,他得知原主大一时被公司老板老张烙的大饼所蛊惑,开始做男团梦。结果梦想中

    道崩殂,人承受不住打击,熬夜失眠突然猝死。

    首先江远肯定没有男团梦,他死那会儿国内还不流行男团这说法,练习生都没几个。

    他以为自己历经磨难后只想安安静静做音乐,包括他想都没想地答应周先参加综艺,也是抱着要气一气小俊八卦的想法。对方都阴阳怪气到那程度了,他再不反击,就有点儿憋气了。

    不过……事实证明,没有人拒绝得了舞台的魅力。

    那首歌和舞台以及嘉宾的点评帮他看清自己内心真实想法——他想在舞台上唱歌,还想摘了面具堂堂正正的在舞台上唱歌。

    在舞台上唱歌与当男爱豆不冲突,江远搜过这两年当红爱豆的信息,没几个爱豆专注团队舞台,都忙着转型,演戏的演戏,出单曲的出单曲……

    “留不住的时间就放他走吧。”江远笑着说。

    周先乐洲两脸懵逼。

    《我想对这个世界说》是一首安静抒情的摇滚乐,《留不住的时间就放他走吧》则完全相反,是一首燃到爆炸的摇滚乐。

    不考虑出场顺序这种看纯运气的因素,综艺比赛里拿高名次选歌有两个重点:一是飚高音,二是得燃、得炸。

    周先顿了下,说:“江远,我知道走花路里你在选歌上吃过亏,但咱不用特意选这样的歌曲……”

    这首歌车祸的概率还挺大的,歌词密而多,还不重复,一旦忘词跟不上节奏就废了。周先不是很放心,用商量的语气说:“选一首舒缓点儿的吧,你看看歌单,抒情歌曲唱出感情观众一样投票。抒情歌在猜猜舞台上占优势,也更适合你的音色。”

    江远先是一怔,随即才反应过来周先说的是哪件事儿。

    走花路里他总共参加了两次公演舞台,他排名低,第二个公演舞台被挤到一个舞蹈多的抒情歌曲组。不擅长跳舞一紧张就跑调,江远练习时心态就有点崩,三次彩排都被导师点名批评,队友看他着急,多方面原因综合下来,正式舞台江远直接崩溃,公演失利,被队友粉追着黑到现在……

    “放心吧。”江远笑,“我有信心。”

    周先:“……”

    有自信是好事儿……可是……

    周先单手扶额,理智告诉他最好不要打击江远自

    信心,然而……他想劝江远换歌。

    乐洲没听过这首歌,点开音乐app搜了一圈,“江小远,你平时听那都什么歌单?”

    江远:“……”

    乐洲:“这歌都多少年了?快赶上我大了。”

    江远:“……”

    乐洲这句话攻击了两个人,因为周先也听过。

    周先无情的铁拳终于落在乐洲头顶,“没见识少说话。”

    装好行李,乐洲很有成就感地拍了拍手,周先让江远好好休息,说着便要带乐洲回房间收拾他们俩的行李。

    周先东西不多,他只偶尔来剧组呆几天,主要还是乐洲在这边陪江远。

    江远忽然想起什么,问:“周哥,‘猜你’什么时候录制来着?”

    “……”周先举着手机,半张着嘴,“下周三。”

    乐洲缓缓转头,“今天星期几?”

    周先:“……星期五。”

    江远:“……那,还走吗?”

    他倒不介意在酒店多住几天,学校放假公寓封楼,公司也没给他租房子,这会儿离开剧组,他只能回家住。

    是的,回家,原主的家。

    江远还没想好该怎么面对原住的家庭。

    只能说幸亏原主家人不支持他参加选秀搞男团,一怒之下离家出走,目前还处于跟家人冷战的阶段。

    周先迟疑,“那,不走了?”

    江远顺水推舟地说:“别走了,刚好这边有录音室,方便我练歌。”

    乐洲看看房间里整齐的箱子们,有几分愁容,“那,需要我再帮你把箱子拆开吗?”

    江远体贴地道:“我自己拆就行。”

    -

    开箱子时乐洲和周先都没走,俩人在旁边看着江远干活。

    至于原因——

    《你猜我是谁》官博刚发布了节目预告,正是江远参加的那一期,明天播出。

    观众们早听说这期有个丑萌丑萌的茶叶罐子被项逸好一顿夸,听了预告放出来的高音片段,都迫不及待地看正片。

    乐洲比谁都兴奋——在超话之外的地方看见江远正向评论实在不易,尽管观众们此刻不知道他们所等待的茶叶罐子是被他们喷到体无完肤的江远。

    不过就因为带着面具,评论才客观嘛,乐洲期待地想,脑补江远摘下茶叶罐子面具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