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 11 章

    面对网友恶评,江远心态良好。主要是他已经做好了上映后躺平任嘲的准备,付盛倒是夸他最近表现不过,然而据观察宗源的反应,他表演应该还是很辣眼睛。

    不过在唱歌这方面,他觉得他有必要做出一些行动。

    事情的起因还是他在送春寒的那两首歌。

    他在酒吧唱了两首歌,次日又上了个剧组买的末位热搜,小俊八卦当然不会放过这样嘲江远的机会。但他大概听出来江远这两首歌有功底,也不硬嘲,只截了几张图发在微博上,并附了好长一段文字。

    【#江远 寂静寒冬#  大家觉得他唱得怎么样?

    不知道这代网友有没有听说过五年前因车祸去世的江远,寂静寒冬是他的代表作。但说来唏嘘,这首歌死后才成为他的带不走。

    此人当年红过,可惜他出道即巅峰,在同门师弟于承隔几年横空出世后,从此在歌坛没有姓名。死后因演唱了《西南之尽》片尾曲勉强小翻红一把,没多久又因宗源公开说喜欢《寂静寒冬》,这首歌才火……个人认为他能有这成就,全靠付盛和宗源。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这些消息不难查,所以爱豆江远为什么要在人来人往的酒吧唱这首歌……大家可以想一想。顺便说一句,他在送春寒唱的,而送春寒是《他无所不能》编剧寒涛开的。】

    就差把“江远炒作”四个字打在公屏上了。

    底下评论也带有很多恶意:

    【没红过,谈不上过气】

    【江远也就一张脸配得上偶像这个词儿】

    【天啊江远都死五年了】

    ……

    小俊八卦这段文字从逻辑上看没毛病,春秋笔法用得好,毫无关系的两件事硬往一块儿捏,还捏得很有那么回事。反正江远去世了,不可能从棺材里跳出来跟他对峙。

    不过江远是个例外,他重生了。

    看到小俊八卦把他十多年歌手生涯批判得一文不值,心绪平和的江远终于不淡定了。

    但凡小俊八卦长点儿心,去音乐播放平台搜江远的名字,就会发现尽管他之后没有爆歌,可他给很多人写过歌,小俊八卦说的于承就有好几首是江远制作的。

    虽然因为人气不高被迫从台前转向幕后不是件很值得夸耀的事情。

    江远正琢磨挑个合适的时间再去送春寒唱两首歌,没想到更好的机会主动送上门了。

    在浅阳的外景拍摄快结束时,周先找到江远,“有个音乐节目的制作人对你挺感兴趣的,你敢去吗?”

    “敢啊。”江远想都不想地答,然后想起付盛要求降低他爱豆身份的存在感,“……什么时候?导演同意么?”

    周先:“导演同意,‘你猜我是谁’节目组,下周录制,半个月以后播出,那时候电影都拍完了。再说你也没什么名声,一直蒙面到结束也不是不可能……”

    这话有点太自信了,想了想,周先给江远补一记预防针:“先别想那些没用的,人家这节目办好几季了,对唱功要求可高,不是你想上就能上的。”

    江远已经打开手机搜这档节目了,弄清楚节目模式和前几季参加过的选手,心中有数后,他大大方方地说:“没关系,先试试嘛。”

    按节目组要求发过去录音的三天后,周先收到回复,一个星期后去签合同并录节目。

    节目叫《你猜我是谁》,选手蒙面唱歌,让嘉宾和观众猜演唱者是谁。

    赛制为pk制,每期前三名晋级,有机会参与节目后半程的冠军角逐。赢了不用摘面具,前期输了可以不摘面具,就算被点评嘉宾猜出来,也可以不承认,只要脸皮够厚。

    ……

    录制现场在浅阳隔壁,当天去当天就能回,一点儿不耽误拍摄进度。而且基本也拍完了,就差小安跟凌辰雨里爆发的那场戏没拍——等浅阳下雨。

    路上,周先絮絮叨叨地说:“上台千万不要紧张,把观众当大白菜和大土豆,就当他们不存在……面具一遮咱谁都不认;评委问问题,答不出来就赖公司——公司不允许你说……反正,就放松,放松,千万不要紧张。剧组那边也别担心,说起来这综艺还是寒涛老师帮你牵的线呢……”

    江远有点意外,“寒涛老师?”

    “他们没跟你提过?”周先也有点惊讶,编剧老师人太好了吧,做好事不留名啊,“猜猜的导演找我时就说了,是寒涛老师推荐你去的……”

    江远:“没啊!”

    周先:“他们这期临时缺了个人,又找不到合适的歌手。那天正好都在送春寒,寒涛老师顺口提了声你的名字。”

    江远更意外了,从前可没听说寒涛这么乐于助人。

    他给自己准备的伪装是一个富有浅阳地区特色的茶叶罐。周先乐洲给提出不少想法,江远都不太喜欢。最后,他看到桌子上刚买回来的茶叶,鬼使神差地说:“就用这个吧。”

    周先愣了下,“也行,挺好的,说不定还能带动茶叶销售。”

    这款茶叶是浅阳这两年刚推出的助农产品,但因为不是名贵茶种,没有历史渊源,同时花草茶属于再加工茶,一直是“不会喝茶”、“不懂喝茶”人士的代名词,所以迟迟打不开销路。

    江远不知道,付盛他们仨有投资茶园,乐洲给他买回来的花草茶,其实就出自付盛的茶园。

    周先抓着最后给江远在化妆室换装的机会叮嘱江远:“我跟寒涛老师助理打听过,这期没有知名歌手,你放开唱,走调了咱也不怕,不揭面就是……”

    江远最受不了周先这个絮叨劲儿,虽然是为他好,嗯嗯啊啊地敷衍一阵,周先要喊化妆师给江远补补妆,江远拒绝,“不揭面,用不着。”

    “好好好都听你的。”周先以为江远害怕面对恶评,所以不揭面,便没多说。毕竟这是正经唱歌的舞台,演播厅里采用的音响设备比走花路的舞台好了不是一星半点,送春寒那小破台子更没法比。

    江远怕舞台这毛病不是一时半会能改过来的,敢于走出舒适圈、面对舞台就是挺好一进步,周先这样想。

    跟江远同台竞技的有六个人,别人去唱的时候,剩下五人在同一间休息室等待。聊天与否由嘉宾自行决定,反正无论他们聊什么,后期都会做变声处理。

    江远抽到第二个,他准备的歌曲是《我想对这个世界说》。

    这首歌流行于十多年前,在他那个时代很火。原唱在他如日中天时急流勇退,离开歌坛,成为其退圈的最后一部作品。

    当年江远就很喜欢这位歌手,从前唱这首歌觉得惋惜,现在唱这首歌,他似乎更能理解原作当时心境,惋惜变成了祝福。

    第一名选手上台,江远到候场区等待。

    光线昏暗的候场区与灯光闪耀的舞台形成鲜明的对比,望着舞台上正在演唱的人,江远心里倏地激动起来。节奏感强烈的鼓点一下下捶打在他心脏上,听着观众送给第一位选手的欢呼声,江远不由得捏紧手中麦克风。

    他有多久没登上过这样的舞台了?

    后台休息室里正在实时播放选手和江远的动态,看到江远的反应,两两私语。

    你猜我是谁,是让观众和嘉宾猜,同台的歌手心里多少有点儿数。

    一来每位歌手都有其独特的声线和处理技巧,开口就能猜到几分,歌坛没姓名的糊咖不算;二来节目组还给他们在后台讨论的机会,唱歌的时候用些技巧伪音或者模仿别人,下台一张嘴讲话就不好伪装了。

    这期就有两位歌手一进门就认出了彼此,分别是来自草原的仙女和远方游民。

    仙女第四个唱,她是出道很多年的女团歌手,因唱功优秀成功转型,在影视剧ost里占有一席之地;远方游民是圈里有名的音乐制作人,仙女和游民曾经合作过几次。

    看着江远不自觉的小动作,仙女问游民,“你觉得他是谁?”

    “等他开唱了再看看。”游民不知道茶叶罐面具下的人是谁,但他提前打听过,这期来的都是爱豆,只是出道时间不一样。不过近两年冒头的爱豆太多,唱功普遍不怎么样,他也没放心上。

    第一名歌手演唱完毕,主持人cue流程,江远登上舞台。

    做了段简单的自我介绍,台下观众、对面评委和后台嘉宾议论纷纷:“他选歌挺大胆的,这首歌原作光环那么大,可不好唱……”

    “这是有多自信?不怕当场车祸?”

    游民也吃了一惊,“我的天他太敢选了吧,不怕被粉丝撕碎吗?”

    仙女:“敢选就说明有信心唱好吧……”

    游民不赞同地摇头,“这首歌挺难的,而且,原作那味道哪儿是一个没什么阅历的爱豆能唱出来的?他想太多了,博眼球不是这么博的……”

    看仙女有要反驳他的意思,游民紧接着说:“谁都知道这首歌,家喻户晓的存在,但为什么节目举办三季至今没人选?还不能说明一些问题吗?想唱好这首歌,太难了,一个爱豆,又没什么舞台经验……怕不是要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