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 9 章

    他们仨走时驻唱刚好下班,寒涛看见了,拐弯过去问了句:“没人告诉你送春寒不唱江远的歌?”

    驻唱小哥一懵,接着瞬间惊悟,“对不起老板!我我我……”他语无伦次,“昨天有个客人来唱……他唱的太好听了,我给忘了……诶对那个客人叫江远,对对对他也叫江远还跟您一个剧组……”

    寒涛怔了下,江远?唱歌好听?

    这俩词儿能连在一起?

    他看过《陪你走花路》那个综艺。节目组有他朋友,寒涛特意要了两段没放出来的训练室未剪辑原片,看完直想劝付盛换人。

    江远在节目里唱歌的水平……怎么说呢,就,他建议江远的经纪人去感谢节目组,谢节目组不放镜头之恩。

    寒涛问:“谁来了?”

    驻唱看寒涛不是来训人的,冷静下来,说话有条理许多,“江远,就那个爱豆,在您剧组里演小安的。”

    寒涛:“……真的?”

    “真的!”驻唱说,“他唱的特别好,我这儿有视频,您看。”

    他点进江远超话找到视频给寒涛看。

    看完,寒涛一脸疑惑。他不是专业人士,虽然过去有一个专业歌手朋友,但也没比普通观众强多少。老天爷对人公平,给了他文字方面的才华,就剥夺了他对音乐的鉴赏能力。

    “这就是你说的唱得特别好?”没有粉丝滤镜的寒涛将重音放在了“特别”二字上,“你怎么知道他是江远?这也看不出来啊?”

    “下台时他亲口说的。”驻唱一点头,“录的不好,但唱的是真好。”

    “……行吧,我知道了。”寒涛跟驻唱对视几秒,他还有点儿不信,心想找机会问问江远经纪人,演技不好已是定局无力回天,唱歌好听倒也不错。

    -

    练了一整晚台词的江远第二天表现还不错,被喊ng的次数少了很多。当然也可能付盛放弃希望了对他放宽要求了。

    趁休息的时候,乐洲给江远竖了个大拇指。

    然后江远就被付盛叫过去,“你今天表现不错,进步很大。换衣服收工吧,但别着急回酒店,去找宗源,你们沟通一下。”

    ……看来这回逃不过去了,江

    远叹气。

    他发现穿越重生以来自己最常做的举动是叹气,都说人在累时才会不由自主地叹气,他这是有多累?

    付盛总让他跟宗源聊天,是,一个电影的两个主角得经常沟通培养默契,可他有心里障碍啊。

    看见宗源那张脸,他就忍不住发散思绪。将这个宗源和以前的宗源作对比,看自己究竟是重生还是穿越到平行世界。

    江远步伐沉重地走向宗源的房车。

    敲门上车,宗源正在看手机,他助理在跟什么人打电话,扮演在宗源和电话那头之间来回传话的角色。

    江远迟疑一下,听起来他们在沟通业务,大概不是他一个爱豆能听的话题,留在车上可能不太好。

    转念又一想是助理把他放上车的,人家都没说什么,自己先避嫌地下车过于刻意。大不了就一耳朵进一耳朵冒呗,反正他不会故意坏宗源的事儿。

    宗源助理还是五年前那个,以前他喊小陈,现在见面他得叫陈哥,还得微鞠一躬以示尊敬。

    这就是潜在秩序分明的娱乐圈,没流量的底层爱豆,只能这样。

    不过这老些年过去了,小陈咋还是助理?宗源不厚道呀。

    小陈对电话那头连应好几声,压低声音问宗源,“穆哥那边有个采访,问您接不接。”

    宗源摇头。

    穆哥是宗源经纪人,大名穆鸿林。当年管他叫江哥,现在是他穆哥。

    “宗哥不接。”小陈说,又听穆鸿林讲了好几句,小陈问宗源,“他那边还有个综艺……”

    宗源听都不想听地摇头。

    小陈解释:“是个关于演戏的综艺,想请您当点评嘉宾——不用每期都去,参加几回您做主。”

    电话那头又说了好几句,小陈说:“穆哥说这综艺出发点好,目的在于给那些演戏机会不多但一直在努力的演员一个曝光机会……穆哥知道您不接综艺,但这个综艺真的很好,要不穆哥不能跟您提。”

    宗源摇头,好像忽然想起来江远似的,抬头看江远,“找我什么事?”

    小陈一看宗源这态度,明白宗源不想继续聊,只能住嘴。神色复杂地看了江远几眼,到另一边跟穆鸿林打电话去了。

    江远老老实实地说:“付盛导演让我跟您聊聊角色。”

    宗源已换好私服,他给江远倒了一杯沏好晾凉的花草茶,面带微笑,示意江远尝一尝。

    江远接过茶杯,先闻了闻才往嘴里送。

    这款花草茶是浅阳特产,润喉。最初是付盛总喝——天天在片场扯脖子喊,费嗓子。后来江远喝了几回觉得不错,慢慢也喝了起来。

    江远嗅茶香的动作勾起了宗源的回忆,他看着江远,笑容有一瞬间的恍惚。

    江远皮肤白皙,睫毛浓密而漂亮,眼珠在午后灿烂的阳光下呈现出淡淡的琥珀色。

    小安是高中生,因此化妆师有刻意地把江远往嫩了扮,刚换了衣服却没来得及卸妆,于是江远身上便呈现出一种独特的介于少年人稚嫩和青年人成熟之间的气质。

    这气质与记忆中的人相反,宗源倏地回神,将那翻天覆地般倾泻而出的记忆又收回脑海深处。

    “……小安对凌辰的依赖性很强,他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凌辰。”江远硬头皮跟宗源分析人物,“在他的潜意识里,凌辰与他密不可分,他不能接受凌辰消失,或者说,他不愿意面对这个现实……”

    江远觉得他好像在做付盛留的作业——阅读理解。

    宗源语气温和地肯定了江远的想法,还点出一些江远台词上的问题。可能是想拉近彼此距离,宗源问起了别的,“拍完电影想做什么?”

    这个问题江远想过,但没想好,不过目前的几个想法都跟娱乐圈没关系。犹豫半晌,他说:“回去上学吧……”

    顿了顿,他怕与世隔绝的宗源误解,多解释了句:“之前参加了个选秀综艺,经纪人以为我能在里面呆很久,帮我休了一年学。结果我两个月就回去了……刚准备办复学手续,又签了这个电影合同,经纪人还说,这一年学不白休,值了。”

    “学习很重要。”宗源看江远杯里的茶空了,又给他倒了一杯,“只是随便聊聊,你不必拘谨。”

    接下来他们没聊多久,宗源看到乐洲在车外等江远,便主动结束谈话,不过在江远走之前建议他如有精力就回片场看看,观摩是种很好的学习方式。

    江远:“……”

    他无声呐喊:不要啊,外面闷热且晒,不要啊——

    江远走后,小陈笑着对宗源

    说:“他还真没少做功课,居然知道寒涛老师本名叫韩建国。”

    宗源稍稍抬头,眼神波澜不惊。

    小陈说:“我不是送江远出去嘛,听到两句他和助理说话。他助理总听片场有人问建国老师哪儿去了,没听说剧组有叫建国的人……江远告诉他建国老师就是寒涛。”

    -

    小爱豆没有发言权,影帝发话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听话。乖乖搬个折叠椅去付盛旁边,付盛问他过来干什么,他表现出积极进取的样子,“宗老师建议我来看您拍戏。”

    这场刚好是高明新和另几个艺人的戏,于他们而言,这是开机以来第一场。于是,江远一下午在付盛旁边听了无数个“卡——”

    付盛老毛病又犯了。

    宗源在与不在的付盛简直两个人,高明新等人好不容易过了一条,付盛:“很好,再来一遍,我们保一条——”

    经费多,成本低,随便拍。

    江远小心翼翼地把椅子挪到付盛右后方,付盛急起来爱摔东西,他是左撇子,东西一般都从左边飞出去,因此右后方是相对安全的位置。

    一直拍到天黑,江远坐旁边看到天黑。听付盛喊出“收工”二字后,他差点儿没瘫过去。想他也是曾经赫赫有名的歌手,多少年没遭过这罪了?

    他人要没了,在导演身边观摩比亲自上阵拍还要累。

    自己在场上拍,多少有个休息整理的时间;在付盛旁边可好,演员演的时候他得全神贯注看,演员休息了他更得打起精神,以应对付盛随时向他提出的问题。

    江远站起来感谢付盛一下午的悉心教诲,“学到了很多!我晚上回去继续琢磨。”

    付盛笑笑,拍了拍江远肩膀,“好好学,没事儿多跟宗源聊,他懂的很多。”

    江远:生无可恋。

    付盛什么毛病,为什么总要他去跟宗源聊啊!!!

    宗源指定是有毛病他确定,怎么,付盛也有毛病吗?!!

    江远都想找机会借口分析角色去跟寒涛唠唠了,看看寒涛有没有毛病!

    -

    不成想寒涛的消息晚上就来了。

    乐洲:“寒涛老师知道你去他酒吧唱歌了。”

    江远惊讶:“他看到视频了?”

    “他没说,这哪儿是我一个助理方便问的。

    ”乐洲摇头,“他就突然过来问了句你唱歌怎么样、喜不喜欢唱歌……”

    江远追问:“别的呢?你怎么回答的的?”

    乐洲:“没问别的,我说你喜欢唱歌,就是爱紧张,台下人一多,调子就飞没边了。”

    “……”江远问,“答完寒涛什么都没说?”

    乐洲老实地说:“什么都没说,直接就走了。哦对,他‘嗯’了一声,如果这算说的话。”

    江远:……明白了,不用特意找寒涛了,寒涛应该也有毛病。

    他纳闷地自言自语:“寒涛问你这干嘛?”

    “哎呀!”江远脑袋上又挨一记。

    周先:“叫寒涛老师!!!”

    “知道了知道了!”江远无可奈何,想当年他是老大哥,谁不喊他一句远哥?这下可好,见谁都得喊老师。

    突然,他和乐洲不谋而合地想到什么,齐齐看向周先。

    “……”周先摸摸鼻子,“行,明天我去打听打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