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anSun 作品

男神攻略系统 17

    按照他的说法,只要我能在适当的时候装糊涂,在非必要情况下展露出来的力量不超过自身实际力量的十分之一,我就能在大多数情况下立于不败之地,很大程度上避免吃亏受骗……虽然按照我的异能来看,这世上也没谁有本事能骗得到我。

    虽然我个人觉得神诺的担心有点多余,不过他说的话我向来听从,我既然答应过他不在非必要的情况下暴露实力,那我自然不能人家问什么就答什么。

    可是这回的我的判断好像有点失误了,星河此时的想法令我意识到,一百平方公里这个数字我还是说多了,这里并非仙岛,我身边的人也不再是那些每个都拥有毁天灭地之能与远超常人的力量的仙岛守护者。

    如果不借助科技的力量,这个世界的人所拥有的实力与仙岛的守护者们根本没法比,在我眼中习以为常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讲却是难以置信的奇迹。

    “你是不是多说了个百?”星河用轻松的语气询问,内心却全然紧绷起来。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好避开他的目光,朝左侧指了指,转移话题:“最近的一块在这个方向,一公里以外。”

    见我不愿多说,星河也没有再多做纠缠,他向来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他朝着那个方向眺望了一眼,问:“你确定吗?”

    我点了点头。

    “那就走吧,要是被别人抢先就不好了。”他轻声说。

    星河打算招呼饕餮往那边走,我抬手拦住他,冲他摇了摇头:“没必要,我们有更便捷的方法。”

    星河不解地望着我,我朝着身侧抬起手,召唤出一扇空间之门,推门走入其中。

    星河愣了一下,赶忙带着饕餮快步跟上来,疑惑地问:“这是什么东西?”

    他一边问,一边试图用手去触摸空间之门的门框,结果自然什么都没能摸到。

    我所召唤出来的空间之门由空间法则所构建,无论是在现实里还是在星网中,都能连接不同的空间。

    表面上看起来,这扇门与实物无异,但其实它仅是由元素构成的媒介,并非实体。

    人的精神力能够感知到它的存在,但身体却无法触碰到它。

    “这是空间之门。”我对星河说。“它可以连接不同的空间,节省我们赶路的时间。”

    星河收回手,望着他面前正迅速溃散的空间之门,狐疑地道:“这是你的超能力?”

    我懒得和他解释法则的存在,含糊地说:“你可以这么理解。”

    星河神色变了变,惊疑不定地道:“你不和量子兽融合就能使用超能力?”

    我没有回答,指着空间之门消散的位置说:“从那里往下挖五米。”

    见我转移话题,星河识趣地没有再问,他往后退了几步,让饕餮过来干正事。

    在我通过星河的好友申请的那天我就对他说过,我不喜欢刨根问底的人。

    我并不是个善于隐藏的人,在日常生活中,我总是会无意识地显露出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地方,随时监控着星河想法的我明白,星河早已察觉到我的怪异之处,也不止一次地想要探究我的秘密。

    他到此时都没有真正出手,不过是因为他看不透我的深浅,不想轻易引起我的厌恶,所以才一直按兵不动。

    其实很多事情我不愿回答并非我有意隐瞒,只是因为那些事情解释起来太过麻烦,我懒得去和别人说明罢了。

    第二块能量结晶到手后,我又带着星河找到了第三块、第四块、第五块……

    空间之门的存在大大节省了我们赶路的时间,也避免了我们和别的队伍狭路相逢。

    当我们完成任务时,距离任务下达仅过了不足半个小时的光景。

    提交完任务后,我们得到了一个坐标,与此同时,我们接取到了第二个任务。

    第二个任务要求我们尽快赶到坐标点,前一百组抵达坐标点的参赛者将获得晋升进下一轮比赛的资格,剩下的队伍则会被淘汰。

    望了这个坐标一眼,我又一次开启空间之门,带着星河前往目的地。

    目的地表面上看起来是片十分荒凉的原野,但当我们收到第二项任务完成的提示后,我们所身处的地面忽然向下降去。

    面对这样的突发情况,我和星河都很淡定,星河淡定是因为他大风大浪经历得多了,不管遇到什么局面都不至于惊慌失措。

    我淡定则是因为在踏出空间之门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探查到这片荒原之下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一条长度足有上百米的电梯井从地面连通向那个空间。

    虽然电梯井和整个空间都是用能够隔绝精神力的材料建造而成,但这种程度的干扰也就只能欺骗一下哨兵和向导的感知,对于我来说着实没什么用。

    升降梯降至最底层,紧闭的大门自动打开,等候在门口的服务员朝着我们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热情地说:“欢迎来到休息区,恭喜两位成为第一队通关第一局游戏的玩家,请两位在此挑选房间稍作休息,耐心等待剩下的队伍到来。”

    这名服务员虽然模样看起来与真人无异,但他身上的精神波动却与人类全然不符,反倒和我捡到的那个系统有些相似。

    我将用异能将整个建筑扫描了一遍,发现此处所有的服务人员都和这个等候在升降梯口迎接参赛者的侍者一样,并非真人,而是早已被设定好固定程序的人工智能。

    “我们要在这里等多久?”星河问。

    “短则一天,多则三天。”服务员恭敬地回答。

    我和星河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确认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第二个任务的时限明显比第一个任务的要长,就算扣除掉第一个任务完成所需的时间,参赛者也足有两天半的时间来寻找这个坐标点。

    这么长的时间显然不可能只是让参赛者用于赶路,路途上必定会存在某些阻碍。

    我们这一队因为有空间之门当外挂,成功避开了一路上所有的坑,其他队伍想必就没这么走运了,也不知道他们要多久才能抵达此处。

    趁着现在时间还算充裕,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整栋建筑。

    这栋存在于地底深处的建筑实际上是一家高档酒店,其中各类设施一应俱全,参赛者想要什么只需和服务员说一声,服务员立即就会为其送上。

    这栋酒店一共有十一层,除了一楼没有设置客房外,其余每层楼各设有十个房间,足够两百人入住。

    酒店中的房间每一个都是双人间,每个队伍只能选择一间。

    除了最顶层的十个房间是套房之外,别的所有房间都是标间。

    我和星河都没有委屈自己的习惯,直接挑了间套房来住。

    酒店的大厅中有一块排行榜,上面标注着各个队伍的成员名字和任务完成度。

    排行榜上只显示了前一百名的队伍,我与星河毫无意外地位列榜首,第二名至今连第一个任务的一半都还没做完,距离第二个任务更是遥遥无期。

    这样看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酒店中只会有我和星河两名参赛者。

    “我们身上的装备你检查过吗?”星河突然问。

    “装备有问题?”我意识到星河话语中的深意。

    星河将口袋中的一个空间纽取出来,从里面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探测器,一边把玩一边说:“这次官方下发的探测器有点意思。”

    在这次比赛开始时,玩家一共收到了两个空间纽,其中一个里面存放着一台c级的军用制式机甲,另一个里面则放着一些探测仪器和便携式武器。

    空间纽是这个世界的人用空间折叠技术制造出来的一种储物装置,有点像空间系异能者的随身空间。

    与随身空间不同的是,随身空间只有空间的主人能够打开,空间纽则是任何人都能使用。

    星河拿出的这种探测器我也有一个,作用是探查人体身上的能量反应。

    主办方为我们提供这种装置,显然是希望我们用它来确定能量块的范围,而星河口中的有意思是指探测器的局限性。

    这个探测器无法检测到能量块的具体位置,却能根据不同人身上能量携带量,检测出哪些人曾经与能量块有过接触,以此判断哪些人身上可能会有能量块,哪些人身上没有。

    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意识到,这个探测器存在的意义不是让参赛者去找深藏在地下的那些尚未被人发现的能量块,而是寻找身上可能带有能量块的人。

    不擅长找东西的玩家想要完成第一项任务并非没有办法,他们完全可以去抢夺那些得到了能量块的队伍手里的能量块。

    就算是找足了能量块,提交掉第一个任务的队伍也并不安全,每个队伍的任务版面只有队伍中的玩家自己能够看见,别的玩家都是看不到的。

    但凡是接触过能量块的人,身上都会沾染上能量块特有的能量波动,遇到想要打劫的,他们就算说自己手里没有能量块也很难取信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