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耳根和酸菜 作品

第241章 夫婿

    正在阎奕晟打量间,孟韫灵猝不及防转过身来,锐利的目光带着几分审视,不急不缓地落在他身上。

    她分明没什么情绪,却无端令人头皮倏然发麻,若站在这里的是普通人只怕早就被吓破了胆,偏偏站在她面前的,是贯来不羁狂妄的地府大公子——阎奕晟。

    他双手抱拳,似笑非笑地行了一礼。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阎奕晟心中清楚,今日被请过来,大约除去自己乱闯宫中外,还有身边那从容女子的原因。

    莫不是……

    “你便是易阿晟?”

    孟韫灵缓缓朝二人走了过来,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仿若承天之石,紧紧压在世人心尖,喘不过气来。

    “正是属下。”

    孟韫灵目光不浅不淡地落在他身上,从他举止行为到他说话,无不细致观察着。

    她早前听到了一些流言,便是关于他与孟曦的。那话实在难听,还未见面心中就已经对他也多了分不喜。

    可现在见他气度不凡,如世家公子般,即便是在向她低头行礼,骨子中的傲气怎么也掩饰不住。

    便是长相,与昏垣亦或是良珣也不相上下,甚至眉间的坚毅,一看便知此人的不简单之处。

    她本以为与孟曦传出风言风语的人是个从哪儿来的玩意儿,现在一看,似乎也不尽然。

    否则,自己的长女也不会这般异常。

    她眼神凌厉一挑,带着压迫,看着他问道:“家住何处?家中可还有什么人?”

    阎奕晟来处一直是众人的疑惑,他从未说过自己的来历,整个少君府,恐怕只有孟曦一人知道。

    虽他从未说过,但心中早有所思量,知道自己若没个说法,定然被人诟病,因此特意让暗三给自己编了个假身份。

    虽说花了些时间,但这一年来,却绰绰有余。

    可便是没有准备,他也能编个一二三来。

    可孟曦不这般想,孟韫灵话一出口,心中就紧张起来,目光下意识落在他身上,连她都没发现自己眼中带着几分紧张之意。

    阎奕晟低着头,目光落在地面之上,但他自来敏锐,能感受到孟曦落下来的担忧之意,嘴角微不可见地扬了扬。

    他声音微沉,平日里的轻浮之气稍退,多了些沉稳:

    “属下原籍西海城,家父乃原文熙书院院正,在属下早年时便逝去了,随后未见多久,家母也跟着去了,所以现在家中,只余属下与几个奴仆。”

    孟曦眼睑颤了颤,方才不由自主握在一起的手又紧了紧,为他捏了把冷汗。

    与此同时心中却不由产生疑虑,他何时捏造的假身份?

    她垂下目光,静默站在一侧,仿佛局外之人。

    “文熙书院?”孟韫灵皱眉,目光沉沉,依旧落在他身上。她脸上没有半分情绪,步子停在三步之外,阎奕晟眼底看见的便是深红色衣裙,上面绣着恶兽。

    “是。”无论孟韫灵是在试探什么,阎奕晟现在只能一口咬定自己的身份。

    当初暗三制这个身份时,便是因为这院正不仅姓易,还有一个儿子,只是这儿子在那院正与其妻走后没几年,便离开了西海城,不知去了何处。

    倒也正好方便了他,于是他便借用了。

    孟曦吃不准孟韫灵想做什么,却也知道若是自己贸然开口,不仅帮不了他,反倒只会害他。

    缄默不语,便是最好的协助。

    孟韫灵盯着他看了许久,就在阎奕晟心中越发不耐时,她终于动了,她脚尖移了移,朝一旁走去,一面说道:

    “你的事本宫听曦儿说了,以你的能力与才智,一个小小的少君府侍卫,实在屈才了些。”

    她走回案牍之后,桌面上的墨汁早就研磨好了,她拿起狼毫,点了点墨汁,提笔在一份摆放好的折子上写了几字。

    动作不见丝毫停顿,一气呵成。

    阎奕晟听到她提孟曦,又说他的事,他不知孟曦说过什么,心思转得飞快,脸上丝毫不显,在她话音落地那一刻,便接上话头道:

    “大人实在是抬举属下了,属下无父无母之人,能得少主收留,心中已然是十分满足,那里来的屈才一说?”

    平日见多了他嬉皮笑脸的模样,他这般正经的说话还是第一次见,反倒有些不习惯。

    孟韫灵不置可否,只是看向一旁做背景布的孟曦,她淡淡道:“本宫记得风雅堂至今还有个司马的空缺,不如让他补上去,莫要浪费了这般人才。”

    说完,她将目光移向阎奕晟,眼神微眯,含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在其中:“你可愿意?”

    阎奕晟即便不愿意,此刻也只能愿意。

    眼下气氛不对,是个人都能看出一二来,更何况心思敏锐的阎奕晟?

    他不知那里出了错,孟韫灵一副铁了心要将他从少君府中带走,甚至不惜用一个司马之职。

    他这些日子大概也了解通透了黄泉路中的各个堂,自然也知道风雅堂是做什么的,大约就是管管思制礼仪、官礼制度一类,实在不是什么特别值得提及的地方。

    相比管理兵权的云霄堂和专管官场中各位的考核升绩的和风堂,实在是不值一提。

    他倒也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到要从孟曦府中离开,见面也不如以前方便,无端生出几分不舒服。

    可他此刻并未昏头,他只是轻笑一声,应了下来。

    对方根本没有给他选择的余地,便是拒绝了这里,他也有办法将他塞到其他地方去,总之便是不想让他再继续留在少君府。

    孟韫灵十分满意他的识趣,不由露了个笑意。

    于是两人被风风雨雨“押解”而来,风平浪静而归,只不过归的人只有阎奕晟罢了,孟曦被留在了宫中。

    袁士义走在前面,朝阎奕晟说了声“请”后,十分客气地将他送走。

    咸啸殿内,再次只余母子二人。

    “本宫想过了,让你直接与良珣成亲的确有些着急了,说不得这官场中还有其他好儿郎,便先瞧瞧罢。”

    “女儿不明白母亲的意思?”

    “广选夫婿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