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盈一水 作品

第二百四十六章 嘴型

    曹管事隐约听到了一点声响,但如以往一样,骰子的点数还是要猜。

    而把整个摇骰子的过程都听得清清楚楚的秦二牛,已经知道骰子的点数,却不知该用什么方法告诉洛深。

    柳荷官单手握住骰盅,看向曹管事和洛深。“二位请下注。”

    曹管事思索了片刻,随即招了招手,旁边的吴海立即弯下腰,将头凑到他的耳边。

    他低声说了几句话,吴海点了点头,然后在众目睽睽下,将准备好的银子放到大的那个区域。

    曹管事以前从来没有输过,众人都认定曹管事下的注肯定是对的。只有秦二牛眼里闪过一丝无语,看来这个曹管事也不过如此。

    秦二牛正在想该如何告诉洛深正确答案时,却看到她突然站了起来,并且将银子放在了小的那片区域,他眼里当即掠过一丝诧异。她这是猜的,或是只为了和那个管事成对立面,亦或是和他一样听出来。

    三个可能,秦二牛立马否决掉最后一个。她一个没有修习过武功的普通女子,又怎么可能听得到。

    而看到洛深把银子放到小的区域,看戏的众人当即开始肆意嘲讽。

    “竟然和曹管事选择不一样的,这不摆明要输吗?”

    “她这回输定了。”

    “肯定是曹管事赢。”

    而被众人议论的洛深和曹管事都笑得从容和自信,似乎都相信自己会赢。但,赢的人从来只有一个。等骰盅揭开的那一刻,笑的人便只会剩下一个人,另一个人是笑不出来了。

    而众人早已认定,洛深便是笑不出来的那个。

    见众人一直说个不停,柳荷官只好大声道:“请安静!是谁赢,等我揭开不就知道了。”

    众人很快便安静下来,虽然结果早已注定,但他们还是想亲眼看一看,再好好的笑话一下那个不自量力的女人。

    柳荷官握着骰筒的手缓缓地往上抬,当三颗骰子暴露在空气中的瞬间,他惊讶的瞪大眼睛,手保持着拿着骰筒停在半空的动作。而围观的众人集体目瞪口呆,曹管事等人亦是惊讶不已,唯有洛深和秦二牛面不改色。

    瞟一眼那个淡笑如风的女子,柳荷官深吸一口气,才缓缓的一字一顿的依次报出三颗骰子的点数。“一三四,此局为小。”

    随着柳荷官的声音落下,处于震惊中像是被点穴的众人才缓过神来,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没有再嘲讽洛深,而是感叹她竟然赢了。

    “我还以为是我眼花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

    “她竟然赢了曹管事,真是不简单啊!”

    “我觉得她能赢曹管事,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在咱们这些人里面,有几个没有和曹管事赌过,但哪怕是靠运气也没有赢过,她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

    虽然众人大多数都认为洛深只是运气好,但还是开始觉得这场注定了结果的赌局变得有意思起来,甚至有的赌瘾上来了,竟然还用这两人的输赢来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