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问天 作品

第二百一十一章 e区

    “走快点,别乱看!”道路两边的持枪佣兵对着厂区大路之间新入厂的工人们大声呵斥。

    被强制征入工厂充当劳力的众多青年胆战心惊的左右张望。

    道路两侧,足有十米高的围墙上站立着至少五十名武装精良的地方佣兵,配合着随处可见的铁丝电网与黑色铁栏,一股令人胆寒的恐惧油然而生,笼罩在像监狱一般的工厂之中。

    方痕走在排成了五排长龙的人群队伍当中。

    四下观察,前后左右全部都是年龄在十六七岁左右的青年小伙。

    这些人的穿着大概类似,其中大概有八成都是在边境沙漠的这几个拥有庞大人口的大户村庄里强征的本土村民,并且,这些青年小伙的脸上都纷纷充满了恐惧。

    方痕的心中充满了对这些可怜青年的怜惜。

    这些从四方边境村落与附近的城镇强征而来的新人在进厂一段时间之后,会按照批次获得十五到三十天不等的假期。

    这是这些可怜的青年小伙在步入一生劳苦之后为数不多的假期,是他们在真正体力衰败之前少有能与家人团聚的机会。

    只不过,这长达十几天的自由时光明面上是假期,实际上,却是工厂对他们进行操控的另一种手段。

    在工厂的霸权统治下,所有的本土村民身上都背负着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

    那就是结婚,生子。

    二十年来,夏国边境的几个沙漠村庄在工厂的控制下,生育率足足提高了百分之两千!

    每当新一批进入工厂的青年男丁放假的时候,厂区都会在几个村子之间进行强制婚配。

    不论婚配的双方是否愿意,都必须在厂区佣兵的枪口下强制结合。

    哪家生子,厂区就会在每天固定的物资供给下额外提供大量的加工肉类!

    这种奖励对于每天只能清淡速食与面包本土村民而言,是极大的诱惑与动力。

    而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源源不断的给厂区扩充这些在他们眼中看来贱如蝼蚁的廉价劳动力。

    方痕微微低着头,低调的观察着左右的一切,详尽的记忆着走过的所有场景。

    从四周的地形与时常可见的高墙来看,工厂的区域划分十分严密,每隔百步的围墙交界处,都会设置一个装备了四面强光灯与望远设备的哨塔。

    每个哨塔有两名佩戴着简单军械的佣兵轮岗值守,且定时定点的向附近的岗哨传递信号。

    方痕处在他们这一段队伍的最前方,与前面的一批工厂新人队伍大约有十五米的距离。

    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工人们工作的区域都集中在一片区域,只是在不同的部门之间,都设置着十分严密的分隔措施,如果没有紧急的事情,普通的工人根本不可能离开自己工作的区域。

    方痕在密不透风的甬道中走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忽然,把守在前方的几名佣兵背着枪挡在方痕所处的队伍之前。

    “你们,往左边去。”领头佣兵厉声道,与队伍保持着大约五米的安全距离。

    一旦有人发起动乱,他就能在第一时间向后撤退,配合高墙上的几十名佣兵将眼前这一批人全部射杀。

    众多工厂新人畏畏缩缩的按照佣兵的指令涌入左侧的岔道路口。

    一盏盏显眼的路牌映入眼帘。

    方痕身后的人群逐渐变得稀少,纷纷按照身上工牌所标注的信息走进自己所在的厂区当中。

    渐渐地,沆长的灰石砖路上只剩下不到五十人。

    方痕放慢脚步,有意识的渐渐靠近着一直在他身后不远处行走的陈行。

    二人并肩,彼此晦涩的使了一个眼色。

    经过短暂的观察,方痕与陈行已经摸清了厂区入口的大致守卫情况与基础地形。

    现如今他们正在玉工部的厂房片区中,整个玉工部由a至e共划分有五大工作及生活区域。

    而在各厂房片区的正门入口前,各有六名左右的持枪佣兵进行看守。

    如果想要在进入生活区后外出,就需要极其严苛的审核证明,并且要接受至少十个小时的审讯,以确保工人不会有任何对外泄密的可能。

    时间又过去了整整二十分钟,方痕与陈行仍旧行走在两侧林列着各大厂房车间的灰石砖路上。

    因为之前那名佣兵的缘故,方痕与陈行被安排到了同一个片区的同一个小组当中。

    原本充斥着脚步声的厂区大路变得越发安静。

    e区的位置在玉工部厂区的最深处,单单是从玉工部入口到e区大门的脚程就足足有不到五公里的距离。

    方痕的脚步逐渐变得缓慢,为了确保能够顺利的执行营救秦明海的计划,他必须将眼睛所见的一切都分毫不差的记在脑海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