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祸不单行

    大抵在皇帝心里,世间女子大多见识短浅,私心重,在这种时候,安贵妃和李娴妃会先保住自己的女儿,肯定会一起把秦灼推出去和亲。

    哪知道,萧雅和萧婷这两个小公主都在跟着秦灼说不如开战。

    这几人的说话做事都令皇帝始料未及,反令他一时间急病交加,太医们复又入殿来,围着皇帝团团转。

    张太医说皇帝不宜再操劳国事,同众人道:“请诸位娘娘和殿下先回宫歇息,皇上这里有臣等照看着。”

    “好。”秦灼闻言便不再多待,打算去内阁看看大臣们商议得怎么样了。

    “昭华公主且慢。”高妃紧跟着走了出来,“你是大兴的嫡长公主,皇上病了,你合该留在宫中侍疾,就算现下有太医在,殿下不该走远才是。”

    秦灼回头看向高妃,心下道:这人该不会是怕她为了避开和亲,一出宫就跑了才这么说的吧?

    不过,她想着按照朝中那些老臣的迂腐程度来看,这么点时间,也商议不出什么来。

    到最后,他们还是要看皇上的意思。

    不去也罢。

    “谁说我要走远了?”秦灼脚下一转,直接抄偏殿走去,“我就在偏殿等着,皇上不醒,我就不走。”

    高妃闻言顿时:“……”

    “秦灼!”三公主萧婷见状喊了秦灼一声。

    秦灼转身看向她,“怎么?”

    萧婷想走向秦灼,却被安贵妃拉住了。

    “母妃!现在父皇好像病得挺重的,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三公主跟安贵妃低声耳语着。

    后者闻言微微愣了一下,萧婷直接抽回手,跑向了秦灼。

    一旁的萧雅见状,给了李娴妃一个眼神,也跟着走向秦灼。

    高妃看她们这样,心里有点不安,当即壮着胆子开口问道:“三公主和四公主这是做什么?皇上还没怎么着呢,你们就开始……”

    “高妃说的这是什么胡话?”安贵妃在对方说出刺耳的话之前就开口打断了她,“婷儿和雅儿同样都是公主,昭华殿下要留在此处为皇上侍疾,她俩自然也该留下。”

    高妃狐疑道:“就算是侍疾,也不用三个一起……”

    李娴妃伺机开口道:“两位公主都有孝心,皇上难道还会嫌人多?”

    高妃冷不丁被这两人堵得哑口无言。

    这宫里人人都知道安贵妃和李娴妃是陪在皇帝身边最久的,又同样育有公主,先前王皇后还在时,这两人还有个平衡。

    自打安贵妃掌了凤印,李娴妃这边就落了下风,不过后者本来也是走温柔似水讨皇帝怜惜那一挂非那一挂的,在高妃看来,李娴妃面上看似不争不抢,其实心里都恨死安贵妃了。

    可今日这两人竟然能抛开多年旧怨一起夹击她,实在可恨。

    秦灼目睹了一场后妃们的口舌之争,也没打算插手,直接转身进了偏殿。

    萧婷和萧雅紧跟着入内。

    安贵妃站在殿门前,看了一眼她们的背影,缓缓走向高妃,在她耳边轻声道:“高妃妹妹,我要是你啊,这时候就寸步不离地守在自己儿子身边,如今皇上身体抱恙,膝下只有三皇子一个皇儿,你还不看紧着些?”

    李娴妃这时也慢慢经过高妃身侧,柔声道:“明面上是只有三皇子一个皇儿了,可谁知皇上还有多少私生子在宫外?”

    高妃被两人夹在中间,左右夹击,这扎心话都入了耳中。

    她儿子萧临就是皇帝在外头找回来的,谁知道皇帝在宫外还有几个儿子?

    这时候皇帝急病交加,血都吐两回了,谁能保证他一定会好?

    若是这时候有人趁乱,谋害了萧临……

    高妃越想越慌,当即也顾不上秦灼她们了,直接转身就走。

    她带来的几个宫人内侍匆匆跟了上去。

    留在原地的安贵妃和李娴妃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而后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各自离去。

    而此刻,一旁的偏殿中。

    秦灼在窗边坐下,有宫人入内奉茶。

    萧婷和萧雅慢慢地在她对面的位置落座。

    “你们都下去。”萧婷看宫人沏好茶,立马就开口把人打发了。

    “是。”宫人们应声退出殿外。

    这偏殿之中,便剩下她们姐妹三人。

    “秦灼……”萧雅刚一开口就被萧雅瞪了一眼。

    萧婷顿了顿。

    萧雅便开口喊了声,“大皇姐。”

    秦灼原本刚端起茶盏要喝,听到“大皇姐”这个称呼,又把茶盏放下了,“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她先前给萧婷做过几天伴读,这位三公主什么性子还是知道些的。

    这般吞吞吐吐的,反倒不像她了。

    “怎么就非要喊大皇姐了?本公主认识她的时候她叫秦灼,现在也还叫秦灼。”萧婷刚才在皇帝面前就已经够憋屈的了。

    这会儿偏殿里也没旁人。

    三公主直接问秦灼,“秦灼,若真的让你带兵出征,你有几成胜算?”

    秦灼沉吟片刻才开口道:“七成。”

    萧婷秀眉微皱,苦恼道:“才七成?你平日那轻狂去哪儿了?这时候怎么不说大话了?不说十成,也得说个九成啊!”

    “萧婷,别瞎说。”萧雅小声说了这么一句,而后又朝秦灼道:“有七成呢,不错了。”

    秦灼对上三公主这样的小姑娘也有点无奈,只能缓缓道:“打仗这事,天时地利人和都极重要。偏偏此时的大兴,没有天时,地利已失,至于人和……”

    这个不用她说,萧婷萧雅也知道,大臣们没几个想开战的,连皇帝都不想。

    哪来的人和啊?

    秦灼道:“你以为皇上不想着派兵出征,直接就要让公主去和亲,只是因为朝中无将才吗?”

    萧婷当即问道:“那还因为什么?”

    “当下的形势,是缺兵又少将。”秦灼道:“各地节度使拥兵自重,朝廷早就调不动了,不然数月前的安王怎么敢带着七万兵马就谋反?”

    因为安王也知道皇帝调不动节度使们的兵力,所以才敢起兵造反。

    当今天下,所谓的太平不过是层一捅就破的窗户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