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是水 作品

第四百一十九章:夜明珠

    王府后山温泉里,寒冰憋着气,将自己整个身体都浸在了水里。

    地宫里的一幕幕,在眼前不停重演。

    她真的很想一巴掌把自己给抽晕过去,她都干了些什么啊?

    当时那种情况下,她没来得及细想,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她跟华翰元的性别对换,那他岂不是要羞愤得自杀以证清白?

    为什么她就做的这样理直气壮呢?难道就因为她是女人?

    这样一来,她跟那些自以为是,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有什么区别?

    但是,她又能怎么办呢?她又不能对华翰元负责……

    哗啦……一只大手将她从水里拎了出来。

    寒冰虽然吃惊,但熟悉的气息却让她没有本能地挥出拳头。

    她的脸上,不知是因为水的温度,还是因为别的,浮上一朵朵胭脂般的花色,他猛地被她的娇羞摄去了心魂,怎么也抓不回自己的魂魄,眷恋却鸷猛地盯着她,不放过一分一毫。

    第一次被他用这种目光盯着的寒冰,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心虚。

    她竟然对他有一种愧疚感?!

    什么情况?她什么都没有做,没有出轨,心理没有,生理更是没有,那这愧疚感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冉宗延的眼底逐渐浮现了一股怒气,仿佛是为了要证明什么,她毫不迟疑地开始了夺取!

    炙热的唇毫无预兆地覆盖了上去,乱带喊下了她惊恐的低呼,侵略的铁臂圈住她略显娇小的身子……

    寒冰没有推开他,也没有给他半分回应。

    她只是瞪着眼睛,她眼里的陌生和怒意,让他放缓了动作。

    之后,他低叹了一口气:“冰儿……”

    低唤着,把她搂在了怀里。

    “阿延,你怎么了?”

    他沉默不语,只是紧紧地抱着她。

    寒冰眉头皱起,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患得患失的人,今天这个样子也是第一次。

    “发生了什么?”

    他摇头。

    她从他怀里挣脱开来,看着他的眼睛:“发生了什么事?”

    “抱歉冰儿,唐突了你。”

    这突如其来的歉意,跟刚刚他的粗鲁一样让她怀疑。

    说完,他竟然转身走了!

    就像他突然闯进来一样,现在竟然不发一言地走了。

    重新浸泡在温泉里的寒冰,心中百味杂陈,充满理不清的思绪。

    他一定是遇见了什么事情,却不愿意跟她说,这种感觉,还真是让她不爽。

    手不自觉地抚上了脖子,那根红红细细的线,华翰元的玉佩还在她这里。

    她第一次仔细端详这块玉佩,通体雪白,成色就连她这个外行都能看出来,定是难寻的佳品。

    现在尼久莫也重伤了,为什么不问她拿回去呢?

    那她是不是要主动送回去呢?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就立刻被她否决了。

    不知为什么,她不想看见华翰元,不是不敢面对,是根本就不想看见他。

    唉……这样下去,恐怕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若惜苑,安兰低垂着眼眸站在一旁,怡人在替苏云曦梳头。

    一如既往简单的样式,但配上她那张绝世的脸,也显得不那么简单了。

    “表哥回来了吗?”

    “王爷先前回来了。”

    “好,拿着东西,去看看。”

    安兰闻言,赶紧拿起了放在一旁的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包袱,跟在二人身后走了出去。

    她们前往的方向,正是冉宗延的书房。

    以此同时,想要去找冉宗延谈一谈的寒冰,也走在同一条路上。

    “哎呀……”

    一声惊呼,小丫鬟安兰被突然出现的寒冰一撞,差点没直接被撞飞出去。

    幸好寒冰眼疾手快,在她跟大地亲密接触的时候,一把把她给抓了回来。

    她人是没事了,但手里的包袱却掉在了地上个,里面的东西散落了一地。

    “安兰!你是怎么走路的?”

    怡人一阵呵斥,走过去就要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

    “咦?这是什么?还会发光?”

    寒冰先她一步,将地上一颗正在发出微弱光芒的珠子捡了起来。

    苏云曦浅笑:“这是夜明珠,寒姑娘喜欢?”

    寒冰眼睛一亮:“这就是夜明珠啊?我还是第一次见。”

    她大惊小怪的语气,还有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让怡人嗤笑出声:“还真是什么好东西都没见过。”

    寒冰认真地点点头:“那是自然不能跟怡人姑娘比,在苏大小姐身边伺候,什么都见过。”

    她将那夜明珠拿到眼前,仔细端详。

    它通体透亮,如同水晶,却比水晶光亮得多,莹莹的毫光温润而柔和。

    她突然发问:“苏大小姐,你说,要让一条很长的地下通道处处都有光,需要多少颗夜明珠?”

    苏云曦一怔,显然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

    略一沉吟,她开口道:“这个云曦不知,只是,这世间夜明珠并不多见。恐怕就连皇室也拿不出几颗,要让整个地道都发光发亮,恐怕有很大的难度。”

    寒冰了然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这玩意儿还挺稀有的。

    “那有没有那种,很大一颗,足以照亮很大的范围?”

    “这,云曦未曾见过也未曾听说过。”

    “哦。”

    她略有一些失望,将手里的夜明珠还了回去。

    苏云曦见状,拿起了夜明珠,重新递到了她的面前:“寒姑娘若是喜欢,这颗珠子,就送给姑娘把玩吧。”

    寒冰眼睛一亮,正欲伸手接过来,忽然又摇摇头:“不了。”

    “为何?”

    “这夜明珠虽然少见,但我手握王府库房的钥匙,还有王爷金库,里面肯定能找到比这颗更大的。”

    苏云曦的手尴尬地在半空中抖了抖,嘴角不自然地抽了抽,出声附和:“这倒也是,是云曦想的浅了。”

    寒冰只是笑笑:“苏大小姐这是要去哪里?”

    “书房,云曦新得了一副字,想与表哥一同欣赏。”

    “真巧,我也要去找王爷,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走?”

    苏云曦笑脸盈盈:“如此,甚好。”

    说着,将夜明珠递给了安兰,后者慌忙跟那副字一起重新放进来了包袱里面。

    寒冰的眼睛终于从夜明珠上收了回来。

    刚刚拒绝的时候,她的心在滴血!

    这可是夜明珠啊,传说中的东西。据说慈禧太后死的时候,尸体里就含着一颗夜明珠,价值连城,根本就无法用真金白银来股价。

    而苏云曦这一颗,视乎比传说中慈禧太后所含的那一颗还要好!

    要是她拿回现代,那她岂不是靠着一颗珠子就能跻身于世界富豪的行列?

    想到这里,她重重锤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咚的一声,吓了身旁的苏云曦好大一跳。

    “寒姑娘可是身体不适?”

    “不,我心痛。”

    “是旧疾吗?”

    “是新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