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三观 作品

73 第73章

    一句话通报:冥后谋逆,行刺雪狼王,被白泠泠斩杀于青雀台阶下。

    这就等于说,谋逆是冥后一人所为,和白泠泠没有关系。白泠泠反而成为了护驾有功的一等功臣。

    雪狼王自然没追究白泠泠那些仿佛“谋逆”的罪行,甚至还嘉奖了他。与此同时,白泠泠以“帮助平乱”的名义居住在了王宫。

    事实上,只不过是雪狼王知道白泠泠不舍得冷角,所以就给他个借口留下。

    而冷角目前仍然当着贵妃,打理着六宫事务。

    白泠泠认为雪狼王这么做不对:“冷角才被从青雀台里解救出来,身体还不太好,怎么就让他去继续工作了?”

    雪狼王答:“他是本王的贵妃。理当如此。”

    话是不假,但白泠泠听了却生气。

    柳椒进殿的时候,就看到俩头大雪狼在打架。

    忘了说,柳椒现在仍是侍卫长。

    作为侍卫长的柳椒,看见居然有人胆敢撕咬大王,自然“嗷呜”一声挺身而出,扑了过去,扒在白泠泠的背上咬。

    白泠泠大尾巴一甩,就把柳椒摔了下去。

    这时候,雪狼王倒也不咬白泠泠了,便扑倒了柳椒身底下,给柳椒垫了背。

    “你袭击本王便罢了,怎可袭击本王的侍卫?”雪狼王训斥道。

    “替大王挨打,本来就是侍卫的工作!”白泠泠也是道理一大条的。

    雪狼王想了想,却呼来了红狐狸:“传令下去,告诉羊贵妃,本王今晚要设宴招待白子,让他今天日落之前务必张罗出一台像样的宴会来。”

    “你!”白泠泠神色一变。

    ——你打柳椒,我打冷角!

    雪狼王的策略便是如此。

    “咩?!”冷角在宫里还算着今天的账目呢,就听见红狐狸来宣布新任务了。

    “是的,贵妃。”

    冷角以为自己没听清楚,还揪了揪自己羊角旁边的白色绒毛:“确定是今晚?”

    “确定的,贵妃。”红狐狸答,“大王吩咐了要是‘像样的’宴会,不是寻常家宴。”

    冷角只得点头,说:“好的。本宫明白了。劳烦大人回去禀告大王,我已经会尽善尽美,不辜负大王的期望。”

    红狐狸便告退了。

    冷角呼出一口怨气:“这贵妃好难当啊……”

    没过一会儿,柳椒就蹦蹦跳跳地来到了冷角的门外,笑道:“角儿,我们出去玩吧!”

    冷角头都大了:“不行,我还得准备今晚的宴会呢。”

    柳椒便说:“这个会很难吗?”

    “会。”冷角想了想,忽然拉住柳椒小声说,“不如这样吧,你让大王今晚不要开宴会了。”

    柳椒闻言只说:“为什么啊?宴会多热闹多好玩啊!”

    冷角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是你要宴会啊!”

    “?”柳椒忙摇头,“不是啊,我什么都没有要。是大王说要给白子大人开宴会的。”

    冷角凝了凝眉:“白子大人吗?”

    柳椒拉着椅子在冷角身边坐下,说:“对了,你觉得白子大人人怎么样啊?”

    “白子大人人怎么样?”冷角斟酌了一下这个问题,沉吟道,“白子大人不是人啊。”

    “哦……”

    柳椒见冷角确实忙得焦头烂额,宫里人来人往的,都是来报事情的。柳椒便不打扰了,先走出了冷角所住的霓裳宫。等柳椒一出门,白泠泠便站到他面前,只问道:“冷角怎么说?”

    柳椒据实以报:“冷角说你不是人。”

    “……”

    到了晚间,正要设宴款待白泠泠。

    虽然是雪狼王在下午临时交代的任务,但冷角确实也张罗得有模有样,并没有失礼之处。

    殿内彩灯辉煌,轻歌曼舞,看得出来是用了心的。雪狼王点头赞许,只说冷角不错。

    白泠泠心里却不痛快。

    冷角听见雪狼王夸赞自己,连忙站起来行谢礼、敬酒。

    白泠泠只也站起来,对冷角敬酒,说:“谢谢贵妃设宴。”说着,白泠泠又道:“这些日子我在宫里,多亏了贵妃的接待。实在无以为报。为了答谢贵妃,打算送您一件小礼物。”

    冷角闻言,忙答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不敢收白子大人的礼物。”

    白泠泠却说:“不是什么贵重之物,您不要担心。”

    说着,白泠泠便让人抬上了一个鱼缸,鱼缸里放着一条丑得奇特的大鱼,嘴巴一张,都是尖锐乱牙。

    “这鱼儿可真是……”冷角仿佛想说“这鱼儿可真是丑”,但还是定了定神,说,“这鱼儿可真是好别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