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三观 作品

22 第22章

    璎珞跌在枕边,雪狼王的唇却落在了柳椒唇上。柳椒的牙关被撬开,舌尖与舌尖轻轻碰触,甘甜无比。

    柳椒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过了一会儿,雪狼王放开了他,问:“你为什么闭眼睛?”

    柳椒这才缓缓睁开:“仆……仆不知道……”

    雪狼王却解开了腰间的系带,覆到了柳椒的眼睛上。柳椒的眼前便又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雪狼王道:“这是璎珞上的琉璃珠子,珍贵异常,一共一十八颗,要是掉了一颗,本王要治你的罪!”

    却见柳椒闻言,脸色一白,眼睛覆盖着绣带,只露出半张颤抖的小巧脸庞,咬牙忍着,只道:“遵命,大王!”

    “下去,”雪狼王道,“依旧跪着。”

    柳椒便从床榻上下来,屈膝跪倒在地上。

    此时的他,双眼仍被锦带所缚,目不能视,陷入一片黑暗,嘴唇发干,双膝发颤,浑身不能清静。

    他这样苦熬着,跪了好一阵子,才感到大王的手掌拂过了自己的发端。                                    记住网址

    他只觉得,大王的手掌好像清风一样,正是此刻燥热的他所需的。

    终于,柳椒眼前的锦带被解下,双目终于又睁开了。他仰头看雪狼王,却见雪狼王高高在上,身披罗衣,衣衫整齐,相貌端庄,犹如神明一般。而他赤身**而跪,则是草芥一样低微。

    “你知罪么?”雪狼王仍是这一句,但语气里又多了点宽柔。

    柳椒定定看着雪狼王,摇尾巴说:“请大王明示吧,不然的话……仆这么个脑袋,一辈子也想不明白。”

    雪狼王伸出脚来,那一只脚如玉琢似的,只随意撑在柳椒光滑的肩头,说:“你是本王的人,不得上其他男人的床。”

    柳椒总算明白过来了——原来是因为他睡了太后的床呀!

    柳椒前思后想,认为后妃不能上其他男人的床也是很合理的规定,他确实违反了。

    于是,柳椒忙要伏地告罪,但肩膀却被雪狼王的左足撑着,因此无法伏地,便只得仰着脸,朝大王说:“仆知罪了,仆再也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