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215章 皇太后的心思

    胤禛随着福晋的眼光看了几眼面前的美景,确实很美,但是他觉得浑身流露出惬意的福晋更美。

    他从来都知道自己的福晋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姑娘。

    不光是好吃的膳食,漂亮的衣服,名贵的首饰……甚至生活中一个漂亮的茶碗,几朵艳丽的玫瑰.….或者几句简单的问候,都能让她开心许久。

    跟着她总能在生活中发现美好,能看到许多忽略的美景,所以特别幸福。

    因此胤禛便真心附和道∶"确实,这个风景真真不错。"

    雅琦连连点头,觉得自己跟胤禛简直是灵魂伴侣,他完完全全能明白自己的点在哪里。

    瞧着雍郡王夫妇一副沉醉的模样,郭络罗氏丝毫没有感受到任何不错的景观。@无限好文 ,尽在晋江文学城

    只看到太阳快落山了,心情格外的不舒服,皇上给直郡王等人郊区都送了园子庄子,可八哥什么都没有。

    偏心的如此明显,更让她想想就觉得愤恨,若是八哥是得宠高位嫔妃生的,那该有多好?

    出嫁的时候,原本乌库玛法给自己准备的丰厚的嫁妆,却被人偷偷截去了一些,其中就有一座京郊的庄子,可偏偏如今的安亲王府早已不是自己能随意撒泼的地方,郭络罗氏为了婚礼能顺利举行,只能咬牙吃了这个亏。

    如今她跟八阿哥还没想好今夜入住的地方,结果就看着二人的眼神,心情变得格外不舒服。

    特别是原本自我感觉幸福的生活经过对比之后,越发不如意。

    汗阿玛对自己一般般, 皇太后瞧着也不甚喜欢自己,她娌们跟自己也没有太多的话说,自己的肚子到现在还没动静。

    在自己缺的一切,四福晋都有,明明都是跟夫君青梅竹马的情分。可皇上宠爱,皇太后喜欢,从直郡王福晋到十福晋,似乎人人都喜欢四福晋。

    而且她还有雍郡王独一无二的宠爱,还有聪慧伶俐的儿女。

    八哥虽然对自己极好,但是大婚前却被惠妃安排了两个人事宫女,这原本不是郭络罗氏在意的事情,毕竟胤禩婚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们,也没按规矩抬她们的身份。

    可是四福晋没有,四福晋跟雍郡王之间没有其他任何的女子,一个都没有,婚前婚后,雍郡王都只有她一个,就这居然还没让汗阿玛不满?郭络罗氏恨不能理解。

    越想,郭络罗氏的心就止不住的抽痛,但是有前车之鉴,知道四福晋不是个好脾气,这人最是阴毒,贯会背后告状。

    可偏偏不管汗阿玛就是偏着她。

    "四哥四嫂,你们慢慢看,我跟八哥还有事儿,就不打扰了。"刚好看到车夫将马车修好,郭络罗氏拽着胤禩说完,就直接上了马车。

    惹不起难道他还躲不起了?

    甚至嘟囔道∶"人得有多闲才.……."

    胤禩忙拽拽她的袖子,止住她接下来的话,拉开马车窗帘,尴尬的朝胤禛笑了笑,温和道∶"四哥,弟弟方才已经跟人约好了,不好意思."

    胤禛在不喜欢胤禩,对胤禩福晋也没什么好感,但也不会让他们没有落脚的地方,毕竟明面上还是兄弟,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原是想邀请他们一起去庄子上住一夜的,可看着郭络罗氏这个阴阳怪气的架势,也不愿费这个袖了。

    开口说了句∶"原是想邀请你们去庄子上住一夜的,既然八弟繁忙,那就告辞了。"

    说完便翻身上马,快一步,带着雅琦走了。有些狠话没必要说,汗阿玛在自己身边安排了许多护卫,在京中的时候,胤禛都带着,他知道今日的事情瞒不过,也不愿多说。

    "八弟妹这人脑子不正常,日后跟他相处,防着点儿。"胤禛骑着马跑了一会儿,速度便降了下来,搂着雅琦,轻声道。

    八福晋如何,本来跟胤禛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偶然得知他对已经升为妃位的良妃还不如惠妃官妃热情,而胤禩这个蠢弟弟却压不住他的时候,就对着两口子彻底没了好感。

    雅琦点点头,她跟郭络罗氏本就没什么话说,想来日后也不会有太多牵扯。

    "还是汗阿玛好,突然将雍郡王府隔壁的地给了十四弟。"雅琦记得当初八阿哥的府邸原本是圈在自己隔壁的,但是突然就给换了, 心情瞬间大好了。

    胤禛低叹道∶"那得谢谢小力,是他找汗阿玛说的情。"

    因为不想跟十弟分开,又不想八弟住在自己隔壁得利,所以拿十四顶上,胤禛有时候真的觉得这个弟弟很贴心。虽然更多的时候也也因为胤禟惹事儿,想揍他。

    雅琦连连点头道∶"回头就给九福晋送筐苹果,再送几盆草莓。冬天果蔬少,再送些蔬菜过去。"

    九福晋如今怀孕,雅琦虽然跟她接触不多,但也知道这是个单纯爽朗的小姑娘,据胤禟说是因为他福晋对他非常崇拜。

    胤誐吐槽是因为胤禟算数好,半个时辰就把九福晋的几个陪嫁铺子的账酸的清清楚楚,九福晋便直接把嫁妆交给胤禟,导致胤禟觉得他福晋对自己爱的深沉。但其实只是九福晋不爱懒得动脑子而已

    对此,胤誐深有感触,因为他连自家的产业都交给九哥打理,然后从不亏损。

    而胤禟对于自己挑选的福晋喜欢的是自己的内在,而非颜值, 非常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