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209章 五公主发威(二合一)

    黄家虽是书香世家,但到底祖上在前朝做过官,瞧着如今满人皇帝算是明君,加上家族之中,总得出几个有权有势之人。族中便起了入仕的想法,黄煜因才华出众,是族中推出来的试金石。

    他甚至只是二房嫡长子。

    但说实话,谁也没想到这块试金石这般的有用,不光连中六元成了状元,刷新了家族的辉煌记录,还被满人皇上瞧中, 直接尚了公主。

    不提公主长得漂亮, 还一口流利的汉话,甚至才华也不错。

    而且黄煜便是驸马, 在朝中也是实缺,又得皇上信赖,前途无量。

    让原本观望的黄氏族人无不雀跃,即便身为驸马不能纳妾,也让人羡慕。

    家中老太爷拖着病体进京参加了孙儿的婚礼之后,又见公主虽说脾气不是很好,但真的是精通汉语,文采非凡, 更是写得一手好字之后,便彻底放下心来。

    强撑了一年多,眼瞅着黄家越发兴盛,也算是含笑而终。

    因为老太爷临终前有遗言,若皇上夺情,必要遵旨。

    故黄煜带着公主在江南行宫住了一年多就走,家里族里心中都是有数的,可谁也没想到人还没走,家里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二房嫁到世交陈家的姑娘,也就是黄煜同母亲姐姐,只因为不愿花嫁妆银子给姑爷买瘦马,居然被姑爷打的下不了床。

    黄父原是想隐瞒,自己去找女婿问个清楚的,但是黄母跟公主相处的时间多,知道她的秉性。看着女儿被打的不成样子,心都碎了,恨不能公主儿媳过来给女儿撑腰,

    据说这还不是第一次,从前只打看不见的地方,这次却……想到这里,黄母撕了女婿的心都有了。

    黄煜知道姐姐被打,第一反应就是要和离。

    "打女人会上瘾,有一次两次,就有百次千次,这次没收住手,那下次呢?你我尚在江南,他便如此,我们若是回京,日后还能见到姐姐吗?"五公主拽着驸马的袖子,担忧道∶"姐姐那人是我见过最温顺贤良之人,作何下此毒手?不光和离,我看休夫都不为过。甚至还要告他一个谋杀!连自家娘子都下此毒手,是否有别的受害人?"

    用最温柔的话,说着狠毒的话,黄煜原本心中的郁气瞬间消散了大半儿。有自己的公主在,倒霉的总归不是自家姐姐。

    "烦劳公主了。"黄煜转身对自家公主作指道∶"都听公主的。"

    "我先过去瞧瞧,你慢些来,省的他们胡搅蛮缠欺负你。"五公主点点头,先让身边暗卫去查然后就换了身公主行头。就去了黄家。

    黄煜看着自家公主风风火火的捏了鞭子离开,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意,自家公主是自己见过最好的姑娘。

    "婆母莫哭,本宫带了太医跟医女,先给姐姐瞧病,其他的事儿,咱们慢慢说。"公主扶住要给自己行礼的婆母,看也不看跪在外面痛哭的陈家子。

    黄母娘家也是书香门第,看到女婿可以的鼻涕眼泪都糊了脸,说是喝了酒犯了混,要打要杀他都认,求求岳父岳母让他见见娘子,再恶毒的话都说不出口。

    黄父同样如此,面对如此不要脸面的女婿,气的直发抖。但素来好脸面的他,火也发不出来,又有陈家派人提着重礼来道歉。黄父只是强硬的板着脸,不让他们进去扰了女儿,已经是极限了。

    "公主,这不是……"陈家人看到公主来了,一个老妇忙上前讪讪的叫住五公主。

    "掌嘴!"五公主看也不看看,径直拉着婆母任由宫人扶着往里走。她身边的嬷嬷则是板着脸斥责道∶"公主也是尔等随意呼唤打扰的?以下犯上,当罚!"

    那妇人还没反应过来,便有太监直接几个耳巴子扇了上去。

    啪啪啪的掌嘴声,还有惨叫声,让其他所有的声音瞬间消失。

    陈家子还要爬起来进去见自家娘子,给身后奴才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回去将一双儿女抱到母亲处。

    事后便借着一双儿女求情,介时自己还有翻身的可能。此时他有些后悔,不该几口酒下肚,就受人教唆,对娘子动了手。

    他甚至在心中发誓,日后不动娘子,好好待她便是了,黄家有公主这个儿媳,自是缺不了富贵,刚好做自己的青云梯。

    但是很快黄家就变成了铁桶,进出不能。陈家奴才还没走两步,就被侍卫敲晕了。

    五公主看到黄家姐姐捂着脸靠在奶嬷嬷王氏的怀中哭泣,脸颊脖子上都有青痕,额上还抱着白布,甚至有些渗血。

    "姐姐,让太医给你瞧瞧吧?"五公主看也没看连忙给自己行礼的王氏,而是黄家姐姐道。

    黄家姐姐看到公主弟妹都来了,带着无措低声道∶"惊扰公主了,是民妇的不是。"

    "姐姐说这话做什么?驸马一听到姐姐的事情,当场气的就要去陈家算账,可姐姐也知道,他那人口才不错,但是身手,还不如我身边的宫女。"五公主坐到床边,柔声道。

    五公主先让太医帮着请脉之后,又让身边人出去,医女根据太医说的地方一一检查。

    当黄母看到女儿身上到处的色彩斑斓之后,再也忍不住,直接捂着嘴就哭了出来。

    自己捧在手心娇养长大的姑娘,却被人如此糟践,黄母只觉得自家老爷瞎了眼,给女儿找了这样的岳家。

    "前些年京中出了一件儿骇人听闻的宠妾灭妻之事,想来婆母可能有耳闻,可能没有。那就是汗阿玛的母族佟家二房的老三隆科多,皇贵妃嫡亲的弟弟宠妾灭妻,纵妾行凶,虐打折磨还是嫡亲表妹的福晋。"五公主坐在这里,脸色平静的将李四儿折磨赫舍里氏的事情挑了几件说了出来。

    李四儿折磨赫舍里氏,那手段,简直光是听听就残忍至极。更何况黄家姐姐还有切身的经历。

    更甚者,她还为了显摆隆科多对自己的在意,让隆科多当着她的面动过手,一开始不知道隆科多是如何下手的,但是后来他便也没了忌讳。虽然事发后,他说自己没用劲儿,之事吓唬,但是怎么可能?

    黄母跟女儿原本都在哭,但渐渐的却被公主所说的事情吸引。

    事情说完之后,五公主继续道∶"此事之后,我皇兄便教导我,男人变了心,那就不要他便是了。女人在世上活一遭不易,何苦要为不值得的人浪费感情,伤害自己?再者打女人的男人,不是心里有问题,就是脑子有问题。这男人得多无能,才将打女人当成乐子?打女人跟喝酒一样会上头,一次两次,终会有失手的一日。"

    黄母闻言一时慌了,惊恐的抓着女儿道∶"那怎么办?他下次若是收不住手,我的婷儿怎么办?"

    "所以…为了保住姐姐性命,婆母你这次绝不能心软。"五公主揉揉额头,坚定道。

    黄家姐姐单名一个婷字,黄婷本就不是一个笨人。

    黄母还没说话,原本垂着头的黄婷,突然抬头看着五公主道∶"公主想让民妇做什么?"

    "驸马不能有一个草菅人命的亲戚。"五公主直接道∶"汗阿玛对驸马尤为看中,便是我太子哥哥对驸马的才学也是认可的,日后黄家前程不可限量,姐姐脱身之后,什么样的才俊嫁不得?有驸马撑腰,姐姐定然是要被一辈子都被婆家供着的,非要在这根歪脖子树上挂着?"

    来的路上,暗卫就传来了消息,陈家消失过几个奴婢。

    黄婷咬咬唇,眼中上过挣扎,但到底还是黯然道∶"我还有一双儿女,我……放不下。

    黄婷何尝不想脱身,又有公主弟媳支持,她知道这不难,但是孩子们呢。夫妻和离之后,受苦的难道不是孩子吗?一想到日后孩子们会被人教导的恨自己,黄婷就没办法下决心。

    "八福晋便是自幼养在岳家,如今也没妨碍她嫁皇子。有驸马在,姐姐又没做错事儿,怕啥?瞧瞧陈家的德行,那孩子们留在那里,还有什么好前程?还不如都要过来,随了姐姐的姓,好生教导。日后未必不能给姐姐争一个诰命、"五公主直接道。

    黄氏眨眨眼睛,怎么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她想过狠狠教训女婿一顿,让他日后不敢动女儿,可是…如今....

    但是看着女儿裹着小衣,身上可怕的伤痕,还有纤瘦的不像话的腰身。黄氏张张嘴,挣扎了一下,到底什么都没说。默认了公主的想法。

    "劳烦公主了。"黄婷看着五公主眼中对自己没有怜悯,而是鼓励的眼神,咬着牙点了头。

    她也是父母娇养长大的,家中弟弟又是世人追崇的六元状元,凭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对待?曾经她给过对方机会,也像让儿女能够平安长大,也从未在娘家诉苦,但这一次……她想为自己活一回。

    五公主不怕婆家事儿多,就怕拎不清。

    所以婆母不吭声,就当她同意了。

    等医女给黄婷穿好衣服,五公主突然砸了杯子,大声惊呼道∶"太医,传高太医,大姐姐她是倒了。"

    五公主喊完之后,便是宫人带着在门口候着的太医进来。

    然后黄母跟黄婷就见五公主说了句∶"就说人被打的不成样子,活不成了,往严重里说。"

    高太医本就是康熙派给女儿的专属太医,点点头,看了黄小姐的脸色之后,从后面药箱中,拿出一丸药道∶"这是治疗失眠的药丸,小姐服下,一刻钟便可安睡。"

    五公主点点头,对黄婷道∶"姐姐且睡一觉,醒来什么都好了。"看大姑姐入惊弓之鸟的模样,省得她露馅, 五公主便让她躲过去。

    "给我也吃一丸,可好?"黄母吞吞口水,轻声问∶"我怕露馅。"

    五公主也应了她,甚至还安抚了一句∶"之前驸马就想给婆母亲封诰命,但是品级太低,这次回京,我亲自给婆母请封,有您这个诰命夫人抚养,孩子们怎么可能会被人谈论?"

    黄母使劲儿点点头,诰命啊!她觉得自己有些漂,再不吃药,一定会露馅。

    然后很快就传出黄婷被打的已经昏迷,不久于人世,黄母刺激之下,已经晕厥了的消息。

    黄老爷原本接见了女儿,如今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慌了神,根本不顾上跟陈家人多说什么。就拉着太医慌乱的问,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