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176章 弘皂出宫(一更)

    跟索额图不欢而散之后,胤礽很愤怒的坐在书房。

    他觉得他对索额图的耐性真的告馨了,一开始发觉他走偏了,想全了,还想拉一拉,但是有的人固执起来,根本就拉不起来。

    他总是在做一些自己不能忍的事情,胤礽想过让他致仕, 以保全这个舅公。

    但汗阿玛非要留着他,给自己当镜子。

    让自己用索额图的的无能做警醒,时刻提醒自己。

    胤礽无奈,这几年说实话随着入朝的皇子越来越多,加上胤褆等人加封了郡王,有了自己的势力。他并非没有压力, 只是……这压力在他看来就是动力。

    他足够自信,自己比任何兄弟都更适合这个位子。

    从前对着几个光头阿哥,胤礽除了一开始针对胤褆之外,对其他人总感觉打压怪没意思的。

    但如今他倒觉得挺好,别说郡王,就是亲王,对手强大了,突然让他觉得乏味的生活多了许多的乐趣。

    驾驭这些堪称天才的兄弟们, 胤礽有种说不出的满足, 以及成就感。

    "今日如何了?还咳吗?"撵走索额图, 胤礽也不耐烦在书房坐着,便打开了书架旁边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一坛子蜂蜜。去了后院,将蜜坛子放到长子房间在桌子上, 关切道。

    弘皂含笑摇摇头,将手里的书放下,然后开口道∶"不,不咳了,阿玛的送的蜜很甜。"

    胤礽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摸了摸,柔声道∶"这是你四叔专门给你送的,他这人素来较真,但做的东西甚是干净,味道也不错。蜂蜜止咳,你先喝着。"

    "回头阿玛替我谢谢四叔。"弘皂看着这坛子蜂蜜,脸上扬起了笑意。

    自从四叔知道他的蜂蜜能缓解自己的咳嗽之后,就从没让自己断过蜜。

    到底是孩子,总是再聪慧,听到有人关心自己,也是有些控制不住好心情。

    弘皂想到那个虽然黑脸,但是跟自己说话的时候,却刻意直视自己的眼睛,很认真倾听自己话语的四叔。

    声音中都带着他自己没有发觉的雀跃∶"四叔上回单独送我的大苹果也极可口,他们家的苹果弟弟也很可爱,还会给我送礼物。"

    还不会说话的小弟弟,却在自己难受的时候,把他的小老虎布偶送给自己,弘皂想到那个笑眯眯的胖弟弟,心情就很好。

    对于长子,胤礽多了几分宽容,但是他也早就发现,长子也是个出色的孩子,并不需要别人怜悯。

    只是这孩子整日被关在毓庆宫的这个小院子里,连去上书房都无能,虽然自己让张廷瓒为他授课,但..胤礽总是有些不忍心。

    见他说起小苹果脸上的笑意,突然问∶"你要不要出宫转转?你四叔如今在京郊的温泉庄子,前几年你汗玛法也给阿玛了一个,跟你四叔的庄子挨着。"

    弘皂眼中闪过喜意,惊喜道∶"可以吗?不会麻烦四叔吗?"

    自己出宫去温泉庄子,阿玛必然会拜托四叔,四叔本就大病刚愈,皇贵妃也是出去养病。

    按照四叔的性情,自己出宫,定然是要操心的。他这个身子骨住在四叔隔壁,就是一种麻烦。

    只是出官?

    弘皂是愿意的,他自来就知道自己活不长,从前生母在的时候,就跟关心弟弟,如今的额娘也,是.

    因为活不长,所以备受怜悯跟轻视,但四叔说人生不所谓长短,快活就好。

    他真的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不会,孤会安排好太医伺候。你住的舒心就好。"必然是要麻烦四弟的,但是胤礽还是不忍孩子失望,就决定尽量做好安排,只让胤禛得空去看看就好。

    胤礽从儿子房中出来,直接就去了乾清宫。

    他刚走,弘皂的房门就被打开。

    "阿玛来做什么?"弘皙一进来,就对哥哥质问。

    弘皂看着手里的书,没有看他,而是道∶"你来做什么?"

    "这是阿玛给你送的?"弘皙左顾右盼,然后看到了桌子上的那坛子蜂蜜,于是恼怒道。

    阿玛过来,既没有跟额娘说话,也没有陪自己,而是跟这个病秧子说话,还给他送东西?

    上回他也给阿玛说自己喜欢,可阿玛只给自己了一个茶碗那么多的蜜,但到了这个病秧子这里,却有这么多?

    凭什么?连汗玛法都不愿意见的这个病秧子。凭什么要跟自己抢阿玛的关注 ?

    弘皂早已习惯了弟弟的无理,并不多话。

    两个额娘都说过,弟弟小,日后是自己的依靠,让自己让着他们。还不许将弟弟欺负自己的事情告诉阿玛。

    可如今就欺负自己的弟弟,怎么会成为自己日后的依仗?自己活不活到那个时候都不一定,短暂的人生,为何要委屈自己?

    所以前几次被阿玛无意中发现,他被苛待的事情,都是弘皂做的。

    但是阿玛没有训他,,反而夸自己有乃父之风,身为太子的儿子还要受委屈,没天理了。

    同时当众呵斥了额娘,连嫡母都被他训斥一番。

    自此身边的人换了大半,可却也在没有人敢在自己面前放肆了,只除了这个蠢弟弟。

    "把它给我搬回去。"弘皙不见兄长说话,便直接指着坛子,对身后的太监命令道。

    小太监战战兢兢的看了眼大阿哥,却见对方眼神中充满了不屑,顿时吓的不敢动了。大阿哥便是体弱,收拾他也是不费什么力气的。

    "狗奴才,爷使唤不动你了?"弘皙上前就是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