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172章 母子情深

    胤禛黑着脸看着自家汗阿玛,实在想不明白,前一刻自己心里还在想,汗阿玛日理万机,还能为自己守夜,自己应当更为孝顺他。

    结果下一刻就听到他将自己的儿子福晋安排的妥妥当当?

    感情自己的在意不过是自我感动?

    什么叫小苹果送给太子养?自家福晋封个郡主再嫁?

    自己还活着, 怎么就轮到福晋要再嫁了?

    宫里头有和离的福晋吗?难道不是只有病故的?

    呸……自己跟福晋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就是想想, 胤禛都觉得难以接受。

    所以……这还是自己的亲阿玛吗?

    康熙等到确定了儿子无恙之后,先是哈哈大笑一番,然后看着胤禛的黑脸,想到自己先前的打算,难得的愧疚了片刻,随即便解释道∶"朕这是用激将法。"

    胤禛没有吭声,汗阿玛方才的口气可听不出是什么激将法,反而是认可了自己醒不过来,打算给自己妻儿找后路。

    想到这里胤禛就气结,可康熙又说了一句∶"你醒来便好,朕的心也算是放下来。"

    对着这世上最不讲道理之人,胤禛还能怎么办?

    只能见好就收,轻垂的眼眸,胤禛淡淡道∶"儿子不孝, 让汗阿玛担忧了。"

    才怪,汗阿玛这种人就是天生的心狠之人。

    康熙伸手摸摸他的脑袋,叹气道∶"便是有天大的事情,朕还活着呢?哪里用得着你想不开?"

    康熙略同医理, 也是知道突逢大变,有些人承受不了。

    可他觉得胤禛还不至于如此,无论如何,自己尚且还活着,乌雅氏那个贱人也翻不了天。为了她,胤禛不该想着逃避。

    "你汗阿玛说得对,凡事儿都有他在呢!"皇贵妃颤颤巍巍的走进来,看着儿子靠着枕头坐在那里,就红了眼。

    方才听到叫了太医,她吓得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只要一想到有什么不好的,整个人都觉得难以忍受。

    若非看着身侧呼呼大睡的孙儿,都想拿一把剪刀过来捅康熙两下。

    结果却听到儿子醒来的好消息。

    一悲一喜,让她现在恍若在做梦一样。可如今又看着儿子真实的坐在那里,便再也忍不住眼泪直流。

    胤禛一个翻身就下床站起来,甚至顾不上穿鞋袜,就上前扶着皇贵妃,红着眼睛,哽咽道∶"额娘,儿子不孝。"

    "浑说什么?本宫的稹儿是天下顶顶孝顺的孩子。"皇贵妃一把抱住儿子,流泪道。

    胤禛都这么大了,还被额娘抱,有些抹不开脸,求救的看着汗阿玛。

    康熙自然是看见了,可皇贵妃哭的都站不稳了,想想她的身子,这些年太医们都隐晦的告诉自己皇贵妃还能活着就是个奇迹,不得让她大悲大喜,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因此面对儿子求助的眼神,只当做没看见。

    见汗阿玛如此靠不上,胤禛也不意外。

    雅琦在胤禛离开之后,也出了农场,躺在床上也睡不着,磨蹭了一会儿就过来看—看,结果看到皇贵妃哭的都有些控住不住了,忙上前帮胤禛一起扶着她,还让人帮着倒杯蜜水。

    "额娘,额娘,您看,儿子好好的。"胤禛知道自己一定是吓坏额娘了,可亲眼所见还是忍不住自责不已,跟福晋一起扶着皇贵妃连声安慰。

    皇贵妃哭的差点儿就撅了过去,还是胤禛拿着蜜水喂下去,才好了一些。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当心?你这是要额娘的命呀!"一茶碗蜜水下肚,皇贵妃暂时缓和下来,看着胤禛,就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拍了一下,哽咽道。

    胤禛见额娘打自己都舍不得用力气,真心的愧疚。

    他从前曾经摇摆过,在自己知道不是亲生的之后,在德妃一开始的甜言蜜语中也沉迷过。

    更在额娘怀上妹妹的时候,曾经以为额娘有了亲生的骨血,会不要自己,也曾惶恐不安过。

    可如今胤禛想,自己从来都是幸福的,虽然生母无德,但是额娘对自己从来不缺关爱。这一刻胤禛真的明白,额娘拿自己当命来看。

    胤禛这一刻真的释怀了,此生他就是额娘的孩子,哪怕没有真正的名分,她也是自己唯一的额娘。

    "怎么连鞋袜都没穿?"皇贵妃目光微垂,刚要再教训两句,就看到他的赤脚,连忙焦急道。

    一旁的苏培盛忙拿着鞋袜蹲下给主子穿,郡王醒来了,他心里也是万分的激动。

    "汗阿玛,您也喝杯蜜水歇一歇?"阜贵妃跟胤禛母子情深,雅琦帮着胤植将皇贵妃扶着坐好之后,有些不忍打扰他们,刚好看到康熙红了眼,便上前为他也调制了一杯蜜水,劝道∶"熬了大半夜,汗阿玛着实是辛苦了。也是有您的庇护,四阿哥才能醒来。"

    康熙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接过茶碗,喝了一口,挑挑眉,然后看了眼桌子中央的那个装蜂蜜的小罐子,然后才柔声道∶"滇儿如今醒了,你也莫再担忧了,回去好好歇一歇,别仗着年轻精神好,熬坏了身子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