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157章 小小四来了((一更)

    康熙有时候会想,胤禛的性子到底是怎么养成的?宫里头的阿哥公主们,没一个这么务实勤恳的。

    对就是这么务实,从小时候开始沉迷种地开始, 康熙就发现了,这孩子很多想法,但是他自己不过一遍,怎么都不放心。

    其实康熙没觉得有什么不放心的,哪怕不放心粮种?自己挑好了让奴才干,难道他们敢偷懒?

    一个皇阿哥,整天待在泥巴地里,得亏他做出了成绩,但若没有呢?岂不是会被人耻笑?

    虽然康熙也不觉得胤禛会在乎别人笑不笑的,可到底是亲儿子,康熙总是想的更长远一些。

    这几年他压胤禛的一些功绩,虽然有再多的理由。

    但最重要的一条,不是别的,只是保成是太子,胤禛是皇子。

    都是自己的儿子,即便偏心保成,康熙也不想他们兄弟日后生了隔阂。皇子功劳太过,对他们都不好。

    索性保成也相信这个弟弟,很多时候想法都跟自己一样。愿意纵着他随着心意自由发展,,康熙心中深感欣慰, 也盼着这份情谊能持久下去。

    回头看看自己的其他儿子,哪怕从前嘴上常说自己 ''扶不上墙,求躺平''的胤誐?其实拿出去也都比一般人家的子嗣更为出息,也没有这种借户部银子买瘦马的举动。

    为此听到这些荒唐事, 康熙心中是不屑的。

    所以费扬古虽然是为了泄私愤,所以找出这些把柄,可其实康熙也明白,他管得了儿子,管得了上书房的那群混蛋。

    可对于八旗子弟……….他是管不过来的。

    过于安逸让八旗子弟失去了雄心斗志。他们再也不是草原上的野狼,而是温室中的绵羊。还是-群以为自己是狼的绵羊。

    建一所学堂,把年纪小的都丢进去,这学堂得多大?日后出来,未必不能成材。

    可……..一所学堂真不是抄两个贪官的家就能建起来的。

    听着费扬古振振有词的给自己告状,一点儿都不掩饰他心里的愤恨跟委屈。

    康熙摇摇头,费扬古这人还是太憨傻,直来直去,怪不得他卸职之后,也没几个朋友,整天就去找张英抢孙子玩。

    对于费扬古这样的,康熙倒是很难不信任,于是道∶"行了,别嚷嚷了,让人听见了,你还能好好待在宫里?就不怕日后并不能亲手教导外孙骑马射箭?"

    费扬古瞬间就闭嘴了,这等好事儿自己怎么会拒绝?于是傻兮兮的冲着康熙笑。

    看他这个傻样儿,康熙也不想说什么了,挥手就让他出去了。费扬古查出来的事情,康熙不会全信,这人确实是带着私仇的,于是叫来暗卫去细查。

    在朝堂上被参,,胤禛真的不在乎,可是没多久参自己的人都被汗阿玛找出来大错当众训斥贬责。胤禛心中是感激的,汗阿玛这么护着自己,让他觉得心中有股子暖意升起。

    可能是要做阿玛了,胤禛现在看着康熙,越发觉得他是个慈父。

    "行了别嚎了,朕不是都给你出气了?"可是捧着苹果走到乾清宫门口等待通报的时候,胤禛却听到里面传来岳父感动的哭喊声,还有汗阿玛不耐烦的安抚声。

    大致听了几句之后,胤禛立马就想转身就走,可梁九功却含笑恭敬的请他进去。

    "怎么这会儿过来?"康熙看到儿子,以及他手里的那小篮子苹果,天凉了,剩下的苹果本就不多,再给自己挑出这些,可见孝心,于是脸上扬起笑意道∶"好一点儿就留给你福晋吃,怎么什么都给朕送来?朕又不好口腹之欲。"

    "福晋说汗阿玛整日操劳国事,很是辛苦,理应吃最好的。"胤禛将苹果放下,顺手拿走边上一颗,恭敬的递给岳父。

    康熙瞥了一眼费扬古,没吭声,就让梁九功接住篮子,送到后面去了。

    "今年上贡的石榴味道不错 ,你福晋不是喜欢吗?你拿一筐回去。"康熙闻言,就能想到四儿媳娇憨的一边挑苹果,一边念叨自己的模样,笑道。

    胤禛点点头,然后有些为难的朝康熙请求,这段时间想要只办半天差。头一回当阿玛,他想看着孩子出生。

    "行了,你办好自己的差,便是不出宫也成。"康熙大方的允了,这么孝顺的儿媳妇,他也不能寒了孩子的心。

    这都能答应?费扬古一脸纠结的看着康熙,等胤禛走后,才对康熙道∶"皇上,你怎么能由得四阿哥如此儿女情长呢?男子汉大丈夫….."

    "行了,胤禛福晋不是你亲闺女呀?"康熙斥责道∶"你这么教导十四也就罢了,胤禛往日还不够认真?他要歇就歇着吧!朕这个汗阿玛都没说什么。"

    胤禛跟其他人不一样,这孩子便是办差半日,也会把事情都处理妥当,这个自信康熙还是有的。

    费扬古张张嘴,最后忍不住嘟嚷道∶"到底谁是亲生的?那丫头难道真的就是上辈子积善行德,这辈子才成了您的儿媳妇?这运气,简直是好的没话说。"

    "有个像胤禛福晋这样的甜丫头,也不错。"康熙轻笑后,看着费扬古疑惑道∶"怎么你这个做阿玛的,尽想拉闺女后腿?"

    "奴才不说了,留着力气,以后教孙子。"费扬古连忙做投降状,左右都是对自家闺女他,他劝劝就罢了,然后麻溜的告辞了。

    康熙轻笑着摇摇头,让人给自己切了个苹果端上来,一口下去,香甜满嘴,边吃边考虑下一代的问题。

    胤禛福晋怀的是男胎无疑,这么几个月下来,就没有一个太医提出异议的,不管问哪一个,除非不精通的,都信誓旦旦告诉自己就是男胎。

    保成日后应该是没有嫡子了,弘皂这孩子虽说聪慧,但是身子不行….

    弘皙.……这孩子康熙倒是见过几次,可是一直都是被人抱着,叫自己皇玛法都是战战兢兢的,虽然如今还能用年纪小说事儿,可康熙….总是心有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