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137章 小鸡互啄

    “怎么,你还想动粗”康熙阴森森的看着胤褆。

    胤褆低着头,后退一步,用行动表示自己惹不起。

    康熙见状,又瞪了他一眼,然后转眼在看向大格格的时候,脸上立马挂上了温柔的笑容,招招手,拉着孙女的手,和蔼道∶“咱们大格格喜欢吃什么东西是你四叔种的那个番茄吗朕把他给朕的都给你可好”

    “我喜欢四叔的番茄,二妹三妹也喜欢。额娘说不是天下任何想要的东西都必须是我的,得学会克制。我不能要汗玛法的,汗玛法是要孝顺的。我没关系,真的,蹭太子二叔的就好。而且四叔还答应明年给我很多的种子,这样明年我也就有吃不完的番茄了。”大格格牵着康熙的手,仰头笑道。

    看着太子二叔的脸,饭饭真的就更好吃了,所以没关系的。

    康熙脸上的笑容更加和蔼了,连声道∶“朕的大格格呦!可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都知道孝顺汗玛法了,比你阿玛可是强太多了。”

    “四叔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四婶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这才是进步。”大格格仰着头,得意道“我要跟十四叔好好学,以后努力把阿玛这个前浪拍……在沙滩上,再也退不回去。”

    胤礽真的太喜欢大格格,比自家的大阿哥都喜欢,这孩子简直是长到自己心里了,甚至每一句话都说的自己心花怒放,都恨不能抱回家自己养。

    康熙顿了顿,看了眼傻眼的胤褆,以及嘴咧偷笑的胤礽。

    再看看孙女充满自豪的目光,对比一下,孙女更可爱,小十四也比保清懂事。

    于是果断点头,并附和道∶“咱们大格格就是有志向,汗玛法支持你。好用膳,好好长大,以后争取打败你阿玛。”

    "一定!"大格格充满了豪情壮志。十四叔说了,人要有梦想,否则就跟咸鱼没什么区别。

    十四叔的梦想是做大将军王,那她的梦想就是做十四叔的先锋官。

    胤褆彻底无语了,对着自己非打即骂,对着别人,不管是太子还是自家闺女都是如春风般温柔,汗阿玛这种差别对待也是够够的了。

    还有闺女啊!你打败你阿玛有什么用?还不是要嫁人?不如换个愿望,以后去打额驸玩怎么样?阿妈一定给你找一个耐打的。

    “保清,你还杵在这里干什么?整日也不知道你忙什么,回家陪孩子吃顿饭的功夫都腾不出来,一点儿为父的慈心都没有,还不赶紧回去陪陪二格三格格,真想她们都忘了你的长相?你也就别想要闺女了。”孙女来了,康熙就叫了御膳,刚开口就看到胤褆臭着脸站在那里,直接开口呵斥道。

    呵斥完康熙又扭头对大孙女,柔声道∶“今儿让他们就用番茄做菜给你吃,嗯……再加一个烤羊腿,不过只能吃三口,吃多了不好克化,行不行"

    贵妃重孝已过,荤腥可吃,但不可多吃,因此生病了,传出去就不是好事儿了。

    "行!……能不能把十四叔跟十三叔也叫上"大格格爽快的说完,就想到自己最爱的十四叔,他最近也常说饿得慌,于是连忙问。

    康熙点点头,道“好咱们大格格可真是个孝顺懂事的好孩子。”

    孩子果然是最天真的,谁对她好她就跟谁好,保清这个混账玩意儿,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孝顺懂事

    胤褆往外边走边想,自己都快不认识这两个词儿了。

    如果说姑娘是阿玛贴身的小棉袄,自己姑娘就是稻草做的,不光不暖和,还漏风的厉害。

    还有,自己每天在忙什么,汗阿玛会不知道?

    给自己安排差事的难道不是汗阿玛

    结果现在又怪自己不能回宫陪孩子们用膳他倒是给自己这个时间呀

    汗阿玛的脸,比那天上的月亮还善变,阴晴不定……

    从乾清宫出来,胤褆一扭头就看到四弟妹手里拿着一捧花,身边还放了一个大食盒,满脸笑容的在上书房门口晃悠。

    脚步顿了顿,胤褆转身朝另一边走去,四弟妹已经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作为兄长,应该学会避嫌。

    宫里头的姑娘在胤褆看来,还真没有四弟妹这么好看性情又好的。

    自家闺女要是长成这样,娇嫩嫩会撒娇,还爱笑知道在宫门口迎接自己,他一定能乐死。

    要啥给啥,绝不迟疑。

    甚至以后拼死也要给闺女找个上门女婿,不许她嫁出去,就放到眼皮底下护一辈子。

    可惜呀!就目前来看,自家闺女们都有些随自己。

    这真都是一种沉重的甜蜜。

    “今天累不累呀”雅琦看到胤禛一脸疲惫的走出来,忙迎上去,含笑道。

    哪怕是到了初夏,胤禛浑身都冒着热气儿。

    自家岳父太能折腾了,总有搞不完的花样,作为女婿,他又不想岳父一大把年纪了结仇太多,因此每次展示,都竭尽所能,结果就是每天都累到不行。

    好在有小福晋的笑脸作伴。

    雅琦顺便将手里的花儿塞给后面的费扬古,摆摆手道∶“快拿回去给嫂嫂插花。”

    说完又道∶“阿玛你乖乖的,今年我还给你做葡萄酒喝。”去年的葡萄酒她做成功了,不光康熙喜欢,就连阿玛也喜欢的很。

    费扬古连连点头,然后左顾右盼的看了看,从怀里拿出两个匣子,递过去道∶“明儿你生辰,如今正守着贵妃的孝,也不好给你大办,这个是我跟你哥给你准备的生辰礼。”

    雅琦接过来打开一看,全是发簪。只是一只是浑然天成的白玉发簪,看着古朴沉稳。另一只却闪的人眼睛疼,金镶玉就算了,还缀着许多流苏,上面竟然镶的都是钻石……

    “今年你就十五了,是大姑娘了,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你额娘若是活着,该有多高兴……”费扬古看着姑娘俊俏的模样,忍不住想到自己的发妻,眼眶有些红。

    雅琦盖上盒子,揉揉被闪的有些疼的眼睛,抬头故意问∶“那我明儿带谁的簪子?”

    “自然是我的,我的一看就富贵。”费扬古立马就变了表情,不带一点儿犹豫道∶“你哥这人抠抠索索的,能送什么好东西。阿玛给你准备这个金镶玉的,上面的还镶嵌了你喜欢的那个闪亮的宝石,你看,多好看。"

    不等雅琦附和,胤禛连忙阻拦道∶“明儿再说,岳父,我们还有事儿先走了。”

    说罢就拉了雅琦离开。

    雅琦被他拉着走了好一会儿,才好奇问∶“什么事儿”

    “女子及笄,是要相公给插发簪的。”胤禛停下脚步,看着雅琦的眼睛,开口道∶“只能用我送你的,不能戴其他人的。岳父送的也不行。”

    “那……好吧”雅琦有些不自在的扭过头,轻轻点了头。

    随即两人又走了两步,雅琦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害羞?

    于是直接开口问“可你没送我呀”

    “你打算什么时候送我呀今天夜里,还是明儿早上是什么样子的”雅琦边说还边拽着胤禛的袖子使劲儿摇。

    胤禛就是不说话,脸上还带着笑。雅琦拽着他不放,两人就这么你拖我拽的往前走。

    “不知廉耻的玩意儿…”远远的这一幕被德妃看到,她忍不住低喃道。

    这几年她过得尤为艰难,十四跟自己不亲近,十二虽说亲近自己,但对万琉哈氏那个贱人也不差。

    胤禛身边的事情她是一点儿都插不上手。

    不是亲生的,怎么会真心疼爱

    胤禛都十六了,可身边连一个伺候的女人都没有,皇贵妃不但不关心,还纵着胤德福晋这般没规矩,光天化日之下,就跟男人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雅琦拽着胤禛的袖子一会儿就松手了,她没忘记这里是皇宫。

    胤禛不在意的伸手拉过她的手,道“无妨,汗阿玛也要我好好待你的。”

    他们是夫妻,天下最亲近之人,小福晋没有坏心,也有分寸,便是玩闹,也只是拽着自己的袖子,她的谨慎自己懂的。